第一书库 - 都市小说 - 逢春在线阅读 - 第36章 三叔

第36章 三叔

        尤氏这边收拾妥当,带着冯橙上了停靠在垂花门处的一辆青帷马车。

        马车不紧不慢驶出尚书府,冯橙掀起车窗帘往外看。

        不远处的路边,一株柳树枝繁叶茂,丝绦万条。

        这就是她与陆玄以后用来联络的那棵大柳树。

        如此想着,少女看向垂柳的目光多了几分专注。

        “橙儿在看什么?”尤氏随口问道。

        “看——三叔。”

        由远及近的美貌少年,令冯橙转移了视线。

        冯尚书有三子,长子和次子皆是牛老夫人所出,三子冯锦西的生母是一名婢妾。

        据说那个婢妾是一名官员所送,生得极美,可惜生下冯锦西不久便病故了。

        冯锦西虽是冯橙的亲叔叔,却只比她大两岁,还是一个风流无双的少年郎。

        看着冯锦西走近,冯橙下意识咬唇,本就苍白的脸越发没了血色。

        三叔是世人眼中的纨绔子,祖母眼中的烂泥,待她却很好。

        她与三叔小时候常在一起玩耍,比之寻常叔侄亲近许多。

        可她没有想到,尚书府后来的覆灭却是因为三叔。

        冯锦西走到马车旁,见侄女目不转睛望着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笑嘻嘻道:“回神了。”

        说完这话,他才发现尤氏也在马车中,玩世不恭的表情稍稍收敛,喊了一声大嫂。

        对这个年纪比儿子还小的小叔子,尤氏没有寻常叔嫂那般拘束,笑着道:“三弟回来了。”

        冯锦西一手扶着车壁,视线回到冯橙面上:“正想着去看看橙儿。”

        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奈:“每次去晚秋居你都在睡,今日倒是在大门外见着了。”

        “三叔就该让丫鬟把我叫醒。”冯橙看着他,心情复杂,“我也想三叔了。”

        想知道三叔明明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荡子,为何会恋上风尘女,最后给冯府招来弥天大祸。

        冯锦西没想到冯橙这般直白说想他,一时不好意思起来:“你这丫头,几日不见倒是变得嘴甜。”

        他端详车中少女,好看的眉拧起:“大嫂,我看橙儿脸色不太好,为何带她出去?”

        尤氏无奈道:“前两日她舅母带着表哥、表姐来看她,我怕影响她休息就让人回去了,今日橙儿非要去外祖家一趟。”

        “大嫂就不该惯着她。”冯锦西不赞同睨了冯橙一眼。

        他怕影响侄女休息还不忍让丫鬟把人叫醒,身子都没养好去什么外祖家。

        “三叔,你赶紧回府吧,等我从外祖母家回来再找你说话。”

        “知道了。”冯锦西随意摆摆手,“早去早回。”

        眼见身姿颀长的少年慢悠悠进了尚书府,冯橙放下了车窗帘。

        车厢内一时暗下来,只闻枯燥的车轮转动声。

        尤氏叹道:“橙儿,你失踪那两日你三叔到处找你,第一天大半夜才回。”

        “三叔一向对我好。”冯橙靠着车壁,神情困倦。

        尤氏见此不再多言,抬手替她理了理碎发:“困了就睡一下吧,很快就到了。”

        冯橙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尤氏喊她。

        外头丫鬟挑起车门帘,车内登时亮堂起来。

        舅母许氏带着尤含玉正等在门口,见母女二人出来,忙迎上去。

        “接到大姐的信就盼着,可算是到了。”

        尤氏是个宽厚人,冯、尤两府如今虽然差距大,在许氏这个娘家弟媳面前却从没有高人一等的心思,闻言赧然道:“让下人等着就是了,弟妹怎么带着含玉等在这里?”

        许氏把尤含玉往前一拉,眼圈泛红:“橙儿失踪那两日家里没有一个人睡得安稳,含玉险些把眼睛哭瞎了。那日带他们过去没见着,这不是听说大姐带着橙儿过来,就等着了。”

        尤含玉红着眼睛去挽冯橙的手:“表妹,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冯橙视线在二人交握的手上停了一瞬,露出个浅淡笑容:“还能见到表姐,真的太好了。”

        尤含玉心头一紧,莫名觉得这话有深意,不由仔细看冯橙一眼。

        那双眸子依旧清澈纯净,正是她从小羡慕到大的样子。

        尤含玉松口气,暗道自己太紧张了。

        表妹不缺身份,不缺美貌,不缺钱,许是从小什么都不用争就有了,养得性情单纯,说难听点就是有些傻气。

        这样一个人,哪有什么心思呢。母亲说得对,她还如往常那般就好。

        “表妹,咱们快进去吧,祖母一直念着你呢。”尤含玉恢复从容,语气亲昵。

        冯橙不动声色点了点头,心头涌上几分悲凉。

        这世上,总有些人把别人的好当成犯傻。

        外祖父初入仕途便过世了,外祖母抚养一双儿女长大,嫁女娶媳早就掏空了家底。偏偏舅舅不能支撑门户,表兄背负着外祖母的期望埋头苦读,亦是只出不进。

        尤府是个什么光景,她少时就隐约明白,因而与表姐打交道时诸多相让。

        她们一起去成衣坊,一起去脂粉铺,一起逛珍宝阁,但凡她买什么,总少不了表姐的。

        也许就是这样,表姐便以为她是个傻子吧。

        “橙儿,快过来。”一进花厅,冯橙便被尤老夫人揽了过去。

        等老太太哭了几声,尤氏与许氏一同劝起来。

        尤老夫人收了泪,问许氏:“橙儿她舅呢?”

        “他一早出去喝了点酒,回来就躺下了……”

        尤老夫人皱了皱眉,当着小辈的面把斥责咽了下去:“把含章从学堂叫回来,中午陪他姑母、表妹吃饭。”

        尤氏忙道:“母亲,就不要耽误含章读书了,马上就要秋闱了。”

        “一顿饭耽误不了什么。”

        冯橙跟着劝:“外祖母,耽误表哥读书我会不安的,等下次趁着表哥休息的时间过来,再见也是一样的。”

        在尤老夫人心里孙子读书比天大,听母女二人都这么说,遂不再坚持。

        一顿午饭热热闹闹吃完,冯橙放下筷子开了口:“我想与表姐出去玩一会儿。”

        尤老夫人一脸慈爱笑道:“去吧,园中芍药花开得正好。”

        “我想去外头玩。”冯橙面上挂着乖巧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