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我是实验动物饲养员在线阅读 - 第440章 诡哭

第440章 诡哭

        三人冲出电梯,刚一推开停尸房的门。

        一股阴风就猛地迎面扑来。

        这地下本应该比地上更暖和。

        可似乎,所有地方的停尸房都是例外。

        都透着阴森。

        春城第一人民医院是一家综合性的大医院,每天都有人死亡。

        停尸房也修得很标准。

        推开门便能看到一个个抽拉式的停尸柜,靠在墙的三面。

        中间并没有电影里经常出现的解剖台。

        护士长敲了敲停尸房边上的值班室,一个小老头便走了出来。

        “张叔,大约半个小时前,你有没有见到一位女孩独自走进停尸房?”

        她问。

        张叔啊了一声,疑惑道:“没有啊,今天还没有人送尸体进来过。”

        “不是送尸体的。”

        护士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鲁清涵实在忍不住了,她瞅了瞅停尸房,没见到妹妹的踪迹。急吼吼地掏出自己妹妹的照片,大声喝道:“老爷子,这个女生你见过没有?”

        老头一脸的莫名其妙,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照片,直摇头:“没见过。你们真奇怪,既然是找活人,到我的停尸房来找干嘛?

        这鬼地方哪有活人愿意来。”

        护士长苦笑:“理是这个理,但今天发生了一些蹊跷的事……”

        鲁清涵打断了她的话:“老爷子,我们已经查过监控了。我妹妹在半个小时前一个人走进了停尸房的专用电梯里。

        你若是没有见过她,她又能到哪儿去?

        那部电梯直达停尸房,根本就到不了别处。

        你会不会是擅离职守,自己溜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张叔听鲁清涵毫无证据的血口喷人,老脸撑不住,急着也吼道:“医院里谁不知道我老张的为人。

        我在停尸房里兢兢业业工作了一辈子,只要轮到我的班,我什么时候不尽责尽力?

        你这女娃子好嘴臭,张口闭口就是我擅离职守。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擅离职守了?”

        眼看就要吵了起来,护士长连忙打圆场:“张叔,请你理解一下,病人家属的妹妹失踪了,她的情绪或许有些焦虑。

        但是监控视频我也看了,她的妹妹确实来到了停尸房。”

        有护士长作证,张叔语塞。

        冷哼道:“反正我就是没见到有人来过。你们怎么说,嘴长在你们身上,随你们。”

        刘厚一声不吭,到处瞅了瞅。

        整个停尸间的戾气很重,分辨不出太多的信息来。

        但其中夹杂着拔头鬼的气息,这一点就证明鲁清滢肯定进来了。

        他当即道:“张叔,停尸房里应该也有监控吧。能不能调出来给我们看看?”

        “停尸房的监控是独立的系统,可不是谁谁一来,就可以随便看的。”

        张叔很顽固。

        护士长叹口气:“算了,张叔,让他们看吧。也好给家属一个交代,免得我们医院说不清。”

        “你担责任?”

        张叔一翻白眼。

        护士长拍着胸脯保证:“我担责任。”

        “行,过来。”

        张叔将三人带到监控室,调出了半个小时前的监控。

        只见一号监控正面对着电梯门。

        整个画面都静悄悄的,若不是右上角时间在流逝。

        还以为是在看一幅画。

        没多久,叮咚一声。

        电梯门打开了。

        一位穿着病号服,脚踩粉红色毛绒拖鞋的女生走了出来。

        正是失踪的鲁清滢。

        女孩孱弱的身体被停尸房的阴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哆嗦。

        对着身旁空荡荡的空气问道:“姐姐,你怎么和刘厚先生约在这个地方?”

        她侧耳倾听了一番,就像是身旁有人在说话。

        眉开眼笑地点点头:“哦哦,知道了。原来刘厚先生是这个意思。

        停尸房里的阴气,真的救得了拔头先生吗?”

        “嗯,我不怕。只要能救姐姐,能救拔头先生。我什么都不怕。”

        鲁清滢小脸发白,嘴里一边说自己不怕。

        实际上,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将手放在心口藏着纸伞的位置,就像是纸伞中的拔头,能给她壮胆。

        走到停尸房的门前,沉重的大门咯吱一声,无风自开。

        值班室里,张叔正低着脑袋刷手机短视频。

        对门的响声,以及鲁清滢的到来,视而不见。

        见到真有人到自己的地盘,而自己确实在玩忽职守。张叔的老脸顿时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现在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他的脸色。

        全被这诡异的视频给吸引住了。

        刘厚皱了皱眉。

        不对劲。

        张叔又不是瞎子和聋子,就算在刷小视频,但也不可能忽略了这么大的动静,以及这么大一个大活人。

        除非,他被鬼遮了眼。

        鲁清涵以怪异的姿势,大部分重量都倚靠在空气里。

        缓慢又缓慢地来到了停尸房的中间。

        突然,她又听到了什么话。

        脸色变得疑惑起来:“为什么要我扯开这个停尸柜?”

        “我不明白啊,姐姐。”

        女孩转头四处瞅了瞅,突然打了个冷噤:“不对劲,刘厚先生怎么还没来?”

        “什么?他待会儿才回来?”

        “不,不不不。”

        女孩蹒跚地向后退了几步,挣扎着:“放开我,我姐姐绝对不会让我干这种事。

        你不是我的姐姐!”

        豁然,一阵尖厉的耳鸣声从监控器的喇叭里传了出来。

        看监控的三人冷不丁听到,全都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那声音让人难受,频率高到三人的耳朵孔都流出了殷红鲜血。

        刘厚冷哼一声,掏出三张符纸,迅速扯成两半。

        捏成团,塞入了鲁清滢、护士长和张叔的耳朵里。

        三人这才好受了些。

        张叔惊魂未定地喊道:“这是什么声音?”

        “鬼哭。”

        刘厚淡淡回答。

        就算是无神论者的鲁清涵也吓了一大跳:“什么鬼哭?”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有鬼在哭。”

        刘厚不再解释,又看向监控。

        令人耳鸣的鬼哭声好不容易才消失,视频的画面又出了问题。

        黑屏了。

        就像电视上没有信号时,出现的无数雪花点。

        几秒钟后才恢复。

        可这一次当监控视频恢复了画面后,原本站在停尸房中央的鲁清滢的身影。

        竟然也一同不见了。

        “我妹妹,去哪里了?”

        鲁清涵骇然的用手拍着监控显示器,仿佛用力拍,就能将失踪的妹妹给拍出来似的。

        突然,刘厚对着她嘘了一声:“别出声。”

        鲁清涵六神无主,下意识地看向刘厚。

        蓦地,她明白了刘厚为什么要她噤声。

        有动静。

        噼噼啪啪响个不停,像是锁链在地上拖行。

        环绕在整个停尸间的附近。

        将值班室给包围了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