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恸哭沙丘

第二百零四章 恸哭沙丘

        大群的循声者不断迫近,陈凌风搀扶着凝雨缓缓后退。

        “嗒”很快两人已退到了湖泊边缘,若是再向后一步,踩踏水面发出的声响必定会将那群嗜血狂兽吸引过来。

        眼见循声者越来越近,凝雨急中生智将手臂上损坏的定位仪扯了下来。

        “待会只能靠你了。”凝雨看了眼腿上还在渗血的伤口,示意陈凌风她会把坏掉的定位仪扔进湖中吸引循声者的注意。

        陈凌风点点头,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凝雨深吸一口气,将定位仪扔向循声者集群密集的方向。

        “哗”伴随着重物落入水中的声响,在这空旷的洞窟里是那样的清晰。

        “嘶”原本处于待机游弋状态的循声者全都抬起脑袋,定在原地。

        巨大的嘴部随即张开,从喉咙里发出某种嘶哑的吼声,腥臭的分泌物沿着嘴角滴落。

        下一秒,周遭围拢的循声者全数进入攻击状态,朝着定位仪落水的方向冲了过去。

        “跑!”凝雨话音未落,陈凌风已将她从地面上抱了起来。

        说起来这还是陈凌风第一次和凝雨如此靠近。

        虽然她的双臂上满是战斗留下的疤痕,但白皙的肌肤,娇小的身躯。

        以及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阵阵幽香,都在告诉陈凌风,怀里抱着的仍是一个有着倾城容貌的女孩。

        “队长原来这么轻的……”陈凌风晃了晃脑袋,暗自在心里唾了自己一句,急忙掐住了不该出现在当下紧张状况的想法。

        “怎么了?我…是不是有点重?”凝雨见陈凌风直摇头,加之自己也很少这么近距离与男人接触,眨巴着眼睛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没…没有的事。”陈凌风匆忙回了一句。

        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下去,空气里除了尴尬,只余下起伏的呼吸声。

        也不知朝着与循声者集群背离的方向跑了多久,湖泊和怪物的嘶吼都已没有了踪迹。

        “放我下来吧。”沉默许久的凝雨重新开口。

        陈凌风赶忙停下脚步将她放了下来。

        这会腿部的伤口已不再渗出血水,凝雨扯掉包扎用的战斗服碎片,伤口已基本愈合。

        虽还不能很好的发力,但用不了多久兽体细胞便能完全修复机体。

        两人停下歇息了一会,四周地形早已发生变化。

        湖泊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干燥的空气以及连绵不绝的像是沙丘一般的凸起。

        要不是洞顶摇曳的蓝光,这里的环境倒是真的与陆地上的沙漠无异。

        凝雨从近处的沙丘上抓起一把沙子放在鼻尖嗅了嗅,随即皱起眉头。

        “这些不是沙子。”凝雨看着从指尖滑落的白色细沙。

        “那这些是什么?”陈凌风也抓了一把沙子握在手里,除了有明显的粗糙颗粒感外,并没觉得和普通沙砾有什么区别。

        “被磨成粉末的骨渣……”凝雨半晌吐出一句。

        “什么!”陈凌风慌忙拍掉手里抓着的骨渣,那些细小的粉末并没有落回地面,而是飘向空中。

        起风了。

        白色的沙丘瞬间刮起迷雾般的尘暴,粗糙的骨渣借着风力如同刀削似的切割着肌肤。

        前方的沙尘里,阵阵嘶鸣由远及近,就像某种生物隐逸在风暴中发出的恸哭哀嚎。

        那嚎叫声搅的人心绪不宁,直到风沙停歇,周遭才又重归寂静,只余下沙丘上规则的切割痕迹。

        “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狐火和剃刀。”凝雨拿起两人的武器,她深知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武器几乎就等同于死亡。

        不过刚才的风沙过境也带给她一个好消息,既然有风刮进来,那这处深渊般的地底洞窟便一定存在另外的出口。

        两人沿着层峦叠嶂的沙丘走了一阵,地形又再度发生变化。

        一根根像是石头一样的柱子从沙丘下冒了出来,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矗立着。

        待两人走到近处才看清楚,那些石柱周身遍布孔洞,表面上纵横交错着像是皮肤一般的褶皱。

        阵阵恶臭从石柱下传来,两人低头望去,石柱的底部向外翻着,簇拥着一堆血红色的肉团。

        肉团上牵出许多丝状组织与石柱连接。

        这些矗立在沙丘之上的石柱,更像是某种幼虫蜕掉的外壳。

        两人警惕的在石柱间搜寻,很快发现两条遗留在沙丘上的拖拽痕迹。

        沿着痕迹往前,一根数十米长的石柱突兀的斜插在沙丘上,四周围着一圈淡白色的矮小石柱。

        细看之下,那些白色石柱正在不停蠕动,如同蜂蛹一般。

        “狐火和剃刀!”陈凌风抬头望去,正发现两人一前一后的被一些白色丝线缚在那根巨大的石柱上。

        整个下半身已被丝线严严实实的包裹,就像蛹化的虫茧一样。

        听到叫喊声,那群围在石柱下方的幼虫皆是转了过来,然后全部潜进沙丘里。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陈凌风和凝雨目不转睛的盯着沙丘之下,提防着随时出现的杀机。

        “来了!”凝雨向后退了一步,只见沙丘下快速隆起成球状,接着一个深色的黑影从她刚才站的位置钻了出来。

        那东西上半部分是一具干尸状的尸骸,双手环抱于胸前,背身向下。

        肋骨两侧各伸出三对骨刺充当支撑身体的腿部。

        靠近头部的骨刺形似两把镰刀,竟和蝎子的巨钳有几分相似。

        腰部以下则完全成了巨大的白色蜂蛹,蜂蛹底部此刻正裂开一个孔洞,从中伸出一根漆黑的蜂针。

        原来刚才看到围在石柱下的白色幼虫全是这东西倒立于沙丘之下的样子。

        更多的尸骸毒蝎接连从地下冒出,它们围拢着朝陈凌风和凝雨逼了过来。

        两人只得背靠而立,将武器握在手中,随时准备迎战。

        而在不远处的巨型石柱上,更多的白色丝线从石柱上的孔洞中喷出。

        不住缠绕的虫茧已延伸至狐火和剃刀的颈部。

        “轰”就在战况与救援极度焦灼的局面下,沙丘地面忽然传来剧烈的震颤,仿佛大地即将撕裂。

        轰隆的咆哮声过后,远处白沙陷落,一个巨大的黑影向着巨型石柱缓步迈进。

        /66/66102/29425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