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漩涡

第二百零二章 漩涡

        从这悬空的海洋下逐渐浮出的水母通体成透明状的白色,内里的血管组织在圆环蓝色辉光的映照下一目了然。

        水母巨大的触须缠绕住连接发光圆环的黑色经络,两者如同产生心灵感应一般,辉光不住闪烁,很快在触须上形成了星星点点的蓝色光斑。

        众人看着眼前这奇特的生物,一时间有些愣神。

        当水母所有的触须都泛起光斑时,它整个身体渐渐悬浮,离开水面。

        只剩下身体中间一根粗壮的深色长条状组织与水面下的托盘相连。

        “呜”一种说不出的旋律传来,那水母竟开始缓慢的扭动身体。

        “这玩意儿是在唱歌吗?”剃刀揉了揉耳朵,有些不置可否的自言自语。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这里绝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凝雨蹲下身子,双眼凝视着泛起雾气的水面。

        托盘边缘较浅的水面下,浮现出无数缓慢跳动的经络组织,以及人类尸骸的残片。

        “看来得去会会这软体动物了。”剃刀举起枪,将子弹压上膛,冲凝雨打了个眼色。

        凝雨看向不远处还在扭动的水母,没有退路的局面,只能选择打破僵持前进。

        她点点头,示意剃刀可以射击。

        火光闪过,大口径狙击步枪的子弹如同炮弹般高速撞向水母。

        那生物似乎早已预料到剃刀的射击般,在他开枪的一瞬,缠绕住圆环经络的两条触须迅速回收,在身前形成一面盾牌。

        子弹击中水母触须的刹那,并没有想象中的爆炸。

        两条触须竟将弹头完全包裹,然后触须开始融合,最终形成了一条巨大的筒状长鞭。

        长鞭未做停顿,兀自卷起弹头,将它甩了回来。

        “小心!”凝雨喊道。

        几人急忙闪到一旁。

        水母甩回的子弹虽不及枪膛发射的速度,但破坏力也是不逞多让。

        轻松击穿数条碗口粗的枝干后才嵌进树身中停了下来。

        “看来我们似乎惹怒了一头疯兽。”狐火望了眼身后被轰的粉碎的枝干,又看向收回触须的水母。

        刚才融合在一起的触须又重新分开,缠住圆环经络的其余触须也全都收了回来。

        水母半截身体重新潜入水下,只将扭动的触须露出。

        触须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原本浮现在上面的蓝色光斑,也逐渐变成了红色。

        几人各自握紧武器,等待着发怒的野兽发动攻击。

        “咻”割裂空气的破风之声。

        水母所有的触须齐发,闪烁着妖异红光的触须不住旋转拉紧,形成一根根硕大的骑士长枪,朝托盘边缘的几人刺了过来。

        几人不敢怠慢,迅速散开,那触须也是异常灵活,在空中不断变换位置,紧追不放。

        “真是阴魂不散。”狐火左挪右闪,眼看避无可避,只得回身迎击。

        短刀裹挟着火焰劈向后方追击的触须。

        “叮”狐火反身劈出的一刀竟似劈中钢板般,震的她虎口生疼。

        诧异之际,触须瞬间由坚硬的长枪状态恢复成之前的模样,将她裹了个结实。

        凝雨在一旁看得真切,闪过追踪她的触须后,反身举剑刺向触须长枪末端。

        借着反震力道,凝雨旋身落到狐火身旁,长剑聚起冰晶之力,全力斩向包裹住她的触须。

        这一次却是没有停顿,剑身就像切中豆腐,将触须尖端的一段削了下来。

        水母吃痛,将触须全部收回身前,而刚才被凝雨切断的一段,自切口处又长出了许多透明组织,很快便恢复了原状。

        “这算是软体动物的特质吗?”狐火拍打着身上的黏液调侃道。

        “看来普通的攻击方法对这东西是行不通的了。”剃刀话音刚落就被狐火糊了一脸,险些将黏液吞进嘴里。

        “队长,刚才闪躲时我发现那东西顶部的中心位置有一团橘黄色的发光组织,兴许便是它的弱点了。”陈凌风看着远处的水母,向凝雨比划着那团组织的位置。

        凝雨思索片刻,眼下确是没有太好的办法,尝试攻击陈凌风所说的弱点,即是试探,也是出路。

        拿定主意,几人无需过多商量,战斗形成的默契早已刻进他们的血肉。

        剃刀架起狙击步枪,深呼吸后,五发子弹朝着不同的方向射向水母。

        透明的触须迅疾展开,故技重施地将子弹包裹住。

        在剃刀射击的档口,凝雨也同步发动攻势。

        她翻转剑身,长剑由剑柄处直至剑尖已经具象化出急冻的冰晶。

        踏步,斩击,凝雨全力将冰晶之力轰向水面。

        整个水面即时起了变化,一条凝固的坚冰通道直抵水母跟前。

        “该我们了。”狐火朝陈凌风打了个眼色,便踏着坚冰通道冲向水母。

        陈凌风紧跟而上,两人避开触须甩回的子弹来到水母身前。

        来到近前,两人看的真切,在水母透明的皮壳之下,隐藏着许多中空的管道,而那些管道里正塞满了半消化状的尸骸。

        “看来先前下的那场尸雨就是这玩意儿干的了”狐火想起之前的画面,仍是不住干呕。

        “轰”没等两人再度细看,水母卷起触须从空中袭来。

        两人急忙闪躲,触须径直砸向坚冰通道,将其轰个粉碎。

        “先上去!”狐火在半空中向陈凌风打了个手势,接着举刀削向下砸的触须,凭借反震的力道,很快攀上水母顶部。

        陈凌风也是如法炮制,爬了上去。

        水母或许是意识到头顶的弱点被人发现,整个身体剧烈摇晃,想将头顶的二人甩下去。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陈凌风将星痕插入水母头顶,极力控制着身体不被甩下去。

        “此地不宜久留,行动吧!”狐火舞动短刀,刀身迸射出具象化的赤色火焰刺向水母顶部那团橘色闪光的组织。

        “噗”刀身悉数没入,就像熔岩贯穿泡沫般。

        那团橘色的组织从伤口处裂开,随即喷涌而出。

        “呜”水母发出颤抖的悲鸣,就像被抽走脑髓的动物,整个身体僵硬地绷直,连接身体下的那根筒状管道也重新露了出来。

        陈凌风知道机不可失,眼中绿芒闪过,兽体细胞解放出的力量将星痕与他的手臂融为一体。

        暴烈的雷电之力凝结于星痕刀身之上,就连下方的水面也开始起了反应。

        陈凌风翻身下落,举刀斩向连接在水中的筒状管道。

        长刀具象化出的黑色闪电穿过水母的身体,将它撕成两半。

        巨兽轰然倒下,透明的身体转眼间化为深黑色,那些硕大的触须也开始不断坍缩。

        “呜、呜”刚才像是悲鸣的哀嚎这会却转变成了刺耳的尖啸,吵的人头晕目眩。

        凝雨捂着耳朵注视着水面,自水母倒下的那刻,某种平衡似乎也被打破了。

        “哗”水下不住翻涌出浪花,水位也开始急速下降,无数尸骨残骸逐一浮现,像是庞大根系上的寄生虫般紧紧贴附在托盘底部。

        一股强大的吸力袭来,在水母筒状管道的连接处,漩涡如同黑洞睁开了它吞噬一切的深渊之眼。

        /66/66102/25793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