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蜂鸟

第一百八十一章 蜂鸟

        “警报!警报!热凝塔修复甲板将在三十分钟后开启完毕,指令操作不可逆,模型计算,压力超过临界值,将强制脱离。”

        弧形的金属面板缓缓回缩,陈凌风虽然听不懂机械的警报中说的是什么意思,但脚下的熔岩热浪再度卷了上来,绝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渡鸦群感受到了薇尔薇特的召唤,纷纷落下,鲜血让它们变得异常兴奋。

        为首的渡鸦转动着红宝石的双眼,径直降落到薇尔薇特流血的手臂上,铁钩一样的利爪回收,深深的固定在手臂的肌肉里。

        接着翅膀收拢,脖颈伸长,顶着脑袋上尖利的喙,整个飞翔的渡鸦转眼变成了突出于臂膀之外的利爪。

        空中俯冲而下的渡鸦群纷纷效仿首领的举动,很快,薇尔薇特流血的手臂上便延展出一面闪烁着猩红光芒的铁甲坚盾。

        “嘭”沉重的盾身凿进金属面板,薇尔薇特压低着身体,另一只手臂上早已反握着一把匕首。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被我杀死,二就是和我一起,等到三十分钟后同归于尽!”薇尔薇特提起那面机械渡鸦组成的盾牌挡在身前,咆哮着冲向陈凌风。

        黑色铠甲已被破坏,薇尔薇特不再有随意闪现的能力,但渡鸦结成的坚盾,上面闪烁的红芒,像是无数双致命的利刃,从没有死角的角落,透视着陈凌风的灵魂。

        “轰”一刀一盾碰撞在一起,能够捕捉的进攻,并不能伤到陈凌风分毫,然而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再度降临到他的身上。

        渡鸦组成的盾面在迎上星痕的一刹,盾身上的渡鸦群忽地集体张开翅膀,封堵住了陈凌风的视线,只这一刹,看不见对手的行动,便等同于将自己变作标靶,暴露在旷野中。

        腹部传来的刺痛便是最直接的答案。

        借着渡鸦盾牌瞬间的遮挡,潜伏在盾面后的薇尔薇特翻转匕首,一击中的。

        陈凌风捂着腹部,单手挥动星痕,借着刀身砸击盾牌的力量,拉开了与薇尔薇特的距离。

        可对方一击得手,又怎会轻易放过这个来自不易的机会。

        薇尔薇特没有给陈凌风喘息的机会,继续持盾推进,极具压迫的猩红盾牌再度逼近到他的面前。

        “啪”星痕的刀身上又凝聚起落雷的黑色电芒,连续作战的消耗已让陈凌风的身体有些透支,但面对求生的死斗,他也只得强催起体内兽体细胞的力量,想凭借落雷震碎那面铁壁坚盾。

        雷暴犹如神罚正面轰击在了渡鸦盾牌上,黑色的闪电穿过无数猩红宝石,然而真的仅仅只是穿过而已。

        渡鸦相互之间扣合的严丝合缝,流线型的结构竟将陈凌风绝强的雷电劈击弹了开去。

        “唰”盾身上的渡鸦又故技重施的展开翅膀,盾面瞬间暴涨一倍有余,反射着银色和红色的闪光。

        被完全遮挡住视线的陈凌风腹部再度遭到重创,血液溅射而出,还未落地便又化为了红色的蒸汽。

        金属面板已开启了一人宽的缺口,无疑又为接下来的战斗形成不小地障碍。

        一个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誓要完成一枚棋子的使命。

        而另一个,保全自己的同时还有必须拯救的人。

        双方心内已有了不同的决断,而没有束缚的人,进攻便不会有任何保留。

        陈凌风输在了他的牵挂之下,腹部连中两刀,再强大的修复能力,也撑不住接二连三的重创。

        他单膝跪地,星痕斜插进金属面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看着薇尔薇特凝视蝼蚁一样的眼神,死神的镰刀仿佛已缠绕在了他的脚踝之上。

        “看来你是做好选择了,被我杀死,的确比掉到岩浆里来得痛快。”薇尔薇特讪笑着,缓缓的朝陈凌风走过去。

        陈凌风紧紧握住刀柄,想支撑着站起来,但腹部的伤口实在太深,一时间竟让他动弹不得。

        鲜血没过长刀护手上那颗从战陨机甲处得来的赤色晶石,橘红色的高热闪光突然从刀身末端延展开来。

        很快,星痕锋利的刀刃尽数化为了赤红,高热的能量令周遭的空气也燃烧起来。

        看着凝结出另一种力量的星痕,陈凌风似乎有了破敌的办法,他拖着颤抖的双脚,艰难的直起身子,他要向死而生。

        具象化的燃烧烈焰包裹住整个刀身,陈凌风双手横握长刀,瞳孔中爆射出的绿芒让火焰再度膨胀了一倍。

        他像是披着燃烧翅膀的不死鸟,迎上了薇尔薇特振翅的红宝石之腕。

        凤凰与渡鸦的咆哮,赤红与银白的碰撞,两股暴烈的力量交拼在一起,让整个热凝塔也开始晃动起来。

        然而凡尘的渡鸦又怎敌得过神鸟的炙炎,兽体细胞催生出能量晶石的高热火焰在接触到渡鸦盾面的一刹,便将这些机械生物熔成了一堆废铁。

        薇尔薇特被灼热的能量轰的飞退出去,整个附着渡鸦的手臂也宣告报废。

        陈凌风这边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强行鼓动激发的力量也在反噬他的身体,双眼恢复了人类正常的颜色,腹部伤口也再度撕裂,鲜血正汨汨的从体内流出。

        “呵呵,原来你是选择的第二条路吗?

        那就和我一起迈向死亡的终章吧!!”薇尔薇特瞪着血红的双眼疯狂的咆哮,她早已是精神凌驾于肉体的状态,仅剩的一只手臂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摇晃着身体朝陈凌风冲了过来。

        陈凌风也爆发出绝命的怒吼,他很清楚此刻是意志力的缠斗,退缩一步,便是无尽深渊。

        两人拖着残破的身躯,撞在一起,长刀,短刃,以及飞溅的鲜血。

        他们不住受伤,然而攻势却越来越凌厉。

        数回合的交拼过后,陈凌风逐渐占据了上风,但他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眼前与自己对战之人攻击中突然没有了狂躁的暴戾之气。

        “叮”双方武器碰撞,薇尔薇特手里的匕首被击飞,星痕瞄着她的咽喉袭来,却在离她脖颈只有毫厘的地方停了下来。

        “梅莉亚,我知道是你,我知道是你回来了!”陈凌风收起星痕,一把将面前的女孩搂进怀里。

        “蠢货,为什么犹豫了?

        斩下那一刀,一切都结束了……”梅莉亚闭着眼,温热的泪水不住从眼角滑落。

        陈凌风的怀抱,是她思念了无数个夜晚的温暖,而这一切似乎都来的太迟了,她贪婪的搂紧他的后背,害怕只是一个闪念,他就会溜走一样。

        “该放开我了,再这么抱着,你心里的那个女孩会吃醋的。”梅莉亚挤出一丝微笑,从陈凌风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她凝望着上方管道处的莫小璃,眼神里透着羡慕、不甘、释怀和祝福。

        转眼她又将目光落在了陈凌风身上,这个曾让她经历生命中最美故事的男人,那是她专属的公主骑士。

        梅莉亚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带着幸福的笑意,她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一把专属于她,牵着丝线的匕首。

        “凌风,出口就在上方,跟着这把匕首就能逃出去。”梅莉亚说完将手里的匕首掷向悬空管道上方的黑暗中,直到卡在热凝塔墙壁的某处。

        陈凌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惊恐的望向梅莉亚,而她正带着温柔的笑容倒向热浪翻涌的熔岩。

        千钧一发,陈凌风飞扑过去,双手攥紧连接着匕首的丝线。

        “你干什么!

        快上来,我是不会让你死的!!”陈凌风强忍着裂开伤口的剧痛,想要将梅莉亚拉上来。

        “凌风,放手吧,快回到你该去的地方。”梅莉亚眼里含着泪,将手指缓缓从丝线中抽了出来。

        “为什么?!

        住手,不要那样对我!!”陈凌风近乎疯狂的拼命拉紧丝线。

        “人格是无法杀死的,有我在的话对你们终究是个负担,我不想某一天醒来,手上染满你的鲜血。

        所以这是我最好的选择,我,并不后悔。

        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她是那样的幸运,幸运到能够陪在你身边,真的有些不甘心呢。

        不过,我却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因为我会比她更幸福。”梅莉亚松开握着丝线的手臂,然后迅速朝着陈凌风掷出了另一把匕首。

        “噗”匕首的刀尖精准的插进陈凌风的左胸。

        “记住这一刻的疼痛,那便是我永远在你心上占据的位置。

        我不想成为你的回忆,所以我要将自己刻在你的心上。

        别了我的骑士,公主又该长眠了。

        当某日繁花似锦,蓝色的蜂鸟会舞动翅膀翩翩而来,若是你见到了,就当是我在想你吧。”梅莉亚幸福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在胸前,像是天使一般归去那圣洁的天堂。

        陈凌风拔下仅没入左胸寸许的匕首,他用力的按着伤口,撕裂的痛楚让他发不出任何声响,只是那般跪倒在地上,无声的抽泣着。

        /66/66102/19165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