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云顶天险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云顶天险

        挂在天险之上的云中楼阁正是卡斯塔诺矿坑的写照,飞瀑断流的末梢,五个人局促的挤在河心的岩石上,突然暴涨的河水正在逼迫他们尽快做出选择。

        “队长,我们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十分钟这块石头就得沉到河里去。”陈凌风俯下身抓紧岩石边缘,浑身湿透让他很难在岩石上保持站立。

        “凝雨姐,那边崖壁上像是有条小路能爬上去。”莫小璃指着崖顶高塔下近乎光滑的峭壁上凿进去的一条缝隙。

        那已经不能算作是一条路了,仅比单脚鞋面略微宽一些的裂缝,只能允许一个人侧身勉强通过。

        裂缝的外侧原本有一排护栏,但或许是因为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已经断裂缺损,让本就艰险的猿猱之路变得更加难以攀爬。

        “没时间选择了,先过去那边再说。”凝雨长剑出鞘,双手反握猛地将剑身倒插进岩石中。

        “凝雨姐,这么远的距离,河水又这么湍急,我们怎么过得去啊?”安娜眼见着一寸寸上涨的河水,眉头紧皱,焦急万分。

        “凌风,帮我一把。”凝雨从背包里拿出一段绳索,紧紧的系在长剑末端。

        陈凌风看着凝雨的举动即刻会意,将绳索的另一端系在了星痕的刀柄上。

        “这个距离没问题吧?”凝雨看了看陈凌风,又把系紧的绳索检查了一遍。

        陈凌风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握紧星痕,将长刀对准了左岸的崖壁。

        “嗖”长刀急射而出,如同满弦离弓的利箭,笔直的嵌入到岩体之中。

        凝雨用力拉了拉,绳索两边已牢牢固定,能够承受住成年人的体重。

        “呼,一会大家爬上绳索的时候,双脚一定要并拢钩紧,不要往下面看,明白了吗?”凝雨认真的讲解攀爬绳索的要领,她的心里实在有些忐忑,毕竟大家现在的处境不比平地,稍有闪失便是粉身碎骨。

        交代妥当后,凝雨率先爬了过去,不愧是常年征战的身手,只见她敏捷的攀上绳索,用了不到一分钟便到了对岸,似乎颇为轻松。

        接下来是南宫葵,她也算是受过一些系统的训练,很顺利的爬了过去。

        安娜和莫小璃就差了许多,好在凝雨和南宫葵全力在对岸接应,也是有惊无险的安全着陆。

        等到殿后的陈凌风攀上绳索时,河水已经彻底将岩石淹没,他想快速爬到对岸,但湍急的水流将立于岩石上的长剑推的左右摇晃,让他根本无法找准发力的时机。

        艰难的爬过一半的行程,粗糙的绳索勒得他双手生疼,手臂也有些酸麻。

        “凌风,小心!”随着凝雨惊慌的提醒,陈凌风只觉身体忽地一沉,瞬间淹没在了白水激流之下。

        长剑终是抵不住水流的冲刷,卡在岩石里的剑身被推了出来,绳索也即刻失去着力点,径直掉进了河里。

        湍急的河水猛灌进陈凌风的鼻腔,呛的他不能呼吸,他本能的浮出水面,可脑袋刚冒出来,又被河心的暗流拉了下去,几番挣扎后,力量快速的从他身上抽走,眼见就要抓不住绳索。

        “嘭”陈凌风在河底翻卷着,后背猛地撞上一块坚硬的东西,疼的他忍不住张开嘴,又被灌进了几大口河水。

        疼痛反倒让他清醒了几分,他知道砸中后背的一定是一块嵌在河里的岩石,于是急忙反转身体,使出全力,手脚并用的攀着岩石爬出了水面。

        久违的空气让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岸上的所有人都在朝他呼喊着什么,但此刻他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岸边距离陈凌风所处的位置还有几米,这会他半身淹没在水里,双手抓着岩石边缘抵抗着巨大水流的冲击。

        陈凌风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重新握紧绳索将自己拉上岸在眼下的场景不切实际,机会只有一次。

        他沿着水中的绳索握住凝雨的长剑,和他想的一样,剑身开始凝结霜寒的气劲,接着他用尽全身的力道跃出水面,挥剑斩向激流,冰晶的气息瞬间将河水凝结。

        短暂的一刹,陈凌风单脚落在临时冻结的河面上,借力再次跃起,终于成功的到达对岸崖壁。

        “呼、呼”陈凌风双手撑地跪倒在河岸边,刚才极度惊险的局面让他近乎脱力。

        “凌风,有没有伤到哪里?”莫小璃抚着他的后背,关切的问道。

        陈凌风摆摆手,他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队伍重新集结,开始沿着绝壁夹缝中凿出的小径艰难攀登。

        这一路上虽有种种天险,但好在凿出的小径整体还算完整,众人相互扶持,总算是平安抵达了悬崖顶部。

        崖顶的矿车高塔矗立在众人面前,近距离观察下这座庞大的金属建筑更显巍峨。

        塔身成中空构造,内里建有一部电梯直通塔顶,不过这会已没有能源可供电梯运行,要想上去只能使用塔身侧面的维修爬梯。

        望着仿佛置身云端的高塔,众人心里皆是不由得心跳加速,爬梯悬置于塔身之外,且没有任何安全保护,若是踏空一步,便绝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凝雨从旁边的大树上取过一些可供燃烧的柴火,篝火点燃,看着暖暖的火苗,众人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大家抓紧时间把衣服烤干。”凝雨解开湿漉漉的长发,胡乱的用手拧了拧。

        “凝雨姐,那个,我们真的要从这边爬上去吗?”安娜指了指高塔外侧的爬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没得选择。”

        众人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烘烤着自己的衣物,就像是等待着某种审判一样。

        修整妥当,凝雨又从背包里拿出绳索,这一次她将所有人逐个捆牢连在一起,以防止攀爬的时候任意一人掉落,其余的人也可以凭借身体的重量将其拉住。

        “好了,我们,上吧。”凝雨首当其冲的伸手扶住爬梯,向上望了望,这一次连她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陈凌风依然位于队伍的最后面,因为他既是唯一的男人,同时也是队伍重量的绝对保障。

        看着高耸入云的塔身,陈凌风不由得想起了梅莉亚,想起了那日在瑶光的空中监狱,两人凭借着梅莉亚独有的操丝之术,从数百米高的支撑柱体上一跃而下的光景。

        那也是两人别具一格的邂逅。

        “是呀,要是你在该有多好……”陈凌风闭着眼摇摇头,一丝伤感稍纵即逝,接着,他也紧握住爬梯,开始跟随队伍的步伐向上攀爬。

        脚下的景色逐渐变得渺小,飞瀑汇流的巨大水声也在渐渐消散,高空寒风拂过,吹动塔身不住摇晃。

        塔顶近在咫尺,那些盘旋在云端的矿车轨道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交错纵横的轨道编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笼罩在卡斯塔诺矿坑上空。

        细看之下,部分轨道的连接处已经断裂,成了吊在天边的半截彩虹,这些云顶天险又将是摆在众人面前的另一道绝境关卡。

        /66/66102/19071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