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纯白的吊唁

第一百六十章 纯白的吊唁

        树林间,暴雪已经过境,白色的恶魔停止了咆哮,一切又重归寂静。

        “噗”随着雪崩而下的积雪还未压实,一只冻得有些发红的手臂从雪层之下钻了出来。

        陈凌风艰难的刨开压在身上的积雪,一阵阵刺痛袭来,他检查了下身体,除了一些擦伤外,所幸并没有更严重的伤势。

        众人陆续咳嗽着爬出地面,大家瘫坐在雪地里,大口的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留给他们的更多是害怕和不知所措的迷茫。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幸运,经历过狼群的攻击和雪崩后,二十人的远征小队骤减至八人,而且还有人正在死去。

        一个士兵卧倒在被拆成碎片的雪地机甲旁,从腹部流出的血液已将身周的积雪融化,染成了扎眼的红色。

        机甲上的金属碎片刺穿了士兵的小腹,他浑身抽搐,嘴角也有大量血沫涌出,显是内脏破裂,已无生还的可能。

        南宫葵立马跑了过去,双腿跪倒在雪地里,两手握着士兵染满鲜血的手臂,寒冷的风雪转瞬便将两人的手冻在了一起。

        士兵面部痛苦的扭曲,不住的翻着白眼,嘴部微张,喉咙里不断发出“嚯、嚯”的声响,但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南宫葵紧咬着嘴唇,冰冷的眼泪从脸颊划过。

        她与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早已建立了家人般的感情,眼下的惨景让她感觉好像被无数把尖刀刺中胸口一样。

        血泊中的士兵挣扎着抬起手,他不想这般痛苦的死去,嘴角抽搐着挤出一个浅笑,将手指指向了南宫葵腰间的手枪。

        南宫葵看着士兵的举动,她明白他想要干什么,啜泣着拼命摇头。

        士兵强忍着剧痛,直视着南宫葵的双眼,嘴里不住咳嗽,更多的鲜血喷涌而出,他不再说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南宫葵双眼已经哭的红肿,她闭上眼急促的喘息着,然后咬着牙松开握着士兵的双手,从雪地里站了起来。

        她的右手按在腰间,一口气将手枪拔出,打开保险,黑洞洞的枪口颤抖着对准了奄奄一息的士兵。

        安娜和莫小璃两人并没有见过多少太过惨烈的画面,纷纷转过头,不忍再继续看下去。

        南宫葵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手托着手枪,一手颤抖着将手指挪向扳机。

        “啊!!!”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南宫葵扣下了扳机,枪口冒着白烟,子弹正中士兵的眉心,永久的结束了他的痛苦。

        南宫葵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般,她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容,只看到发梢处有着些许鲜红的液体滴落,那是她紧咬的嘴唇破开后流出的血液。

        “你做的没错,在这个崩坏的世界,伙伴,如果救不了他的话,便帮他解脱吧。”凝雨眉头微微抽动了一下,但说出的话语依旧是那样的冰冷。

        战场上的生离死别对于她来说早已习以为常,感情,对于他们这些老兵无异是一种不再需要的东西。

        “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了,我不需要你们这些怪物的同情。

        想看笑话吗?

        来呀!

        现在你们有人数上的优势了,是不是想趁机把我们也杀了?”南宫葵瞪着血红的双眼抬起头,将手枪对准了凝雨。

        “第一次亲手杀死自己的伙伴,痛苦、自责,这些情绪会让你喘不过气,你需要痛快的释放出来。”凝雨并没有躲闪,反而继续冷冷的说道。

        “住口!

        别再说了!”

        “砰”枪响,子弹擦着凝雨的脸颊划过,一道灼烧的伤痕留在了她的脸上。

        “队长……”陈凌风想上前阻拦,凝雨挥挥手,示意他不要过来。

        “好受些了吗?

        想哭的话,就大声的哭出来吧。”凝雨闭上眼睛,转身不再看着南宫葵。

        “啊!!!”南宫葵将手枪指向空中,不住扣动扳机,直到手枪不再射出子弹,发出“咔、咔”的声响。

        站在她身后的两名士兵急忙走过来,将她搀扶住,压抑的所有情绪在此刻爆发,南宫葵凄厉的哭声久久的在山谷中回荡。

        凝雨漠然的看着南宫葵,她的思绪在记忆中搜寻着,曾几何时她也像那般痛哭过,只是那已经是太久太久的往事,模糊到她甚至连祭奠的是谁也忘记了。

        火光自雪雾的树林中升起,南宫葵在情绪平复后选择将死去士兵的尸体火化,她不想让士兵成为野兽果腹的食粮。

        烈火升腾的气浪在众人的脸上摇曳,出征的二十人浩浩荡荡挺进雪原,但还没能从这片极寒之地走出去,人员却已伤亡惨重,用于运输物资的雪地机甲也在刚才的雪崩中成为了一堆废铁。

        剩下的七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天色已临近黄昏,重新返回汐斯诺塔,在没有代步工具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何况即使能回去,也不会再有多余的人手组成远征队前往卡斯塔诺。

        若是原地扎营,在这空旷的雪原地带极有可能被黑暗中的异兽伏击,免不了又是一场血战,对于人数不占优势的远征队来说无疑等同于自杀式的行为。

        凝雨抬手看了看手腕上仪器显示的海拔高度,按照时间计算,若是能找到下山的路,众人应该能赶在日落之前走出雪山。

        “还能找到下山的路吗?”凝雨走到南宫葵身旁,四下打量着几乎一样景致的雪原。

        “你们这会不是更应该让我们三个自生自灭吗?

        岂不是少了很多麻烦?”南宫葵抬起头,冰冷的挤出一句。

        “如果你还要选择在这浪费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分开行动。”凝雨没再搭理南宫葵,转身走了回去。

        “河谷,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条终年不会结冰的溪流,只要顺流而下,我们在天黑之前就可以从雪山里出去。

        雪山外面就是贝尔诺特利,只要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南宫葵拍着身上的积雪,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不过语气上倒是缓和了不少。

        “贝尔诺特利?

        地图上好像没有这个地名,那是个什么地方?”陈凌风在记忆里搜寻着,先前看到的地图上的确没有标注这个地方。

        “那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去的地方。

        贝尔诺特利,在旧世界曾经是一座秘密的军事核试验基地,由于它的存在属于高度机密,所以在地下建立了繁杂的各种实施,堪比一座结构完备的地下城市。

        末日来临后,一群战争贩子占领了那里,那些家伙都是些彻头彻尾的疯子,酒精、迷幻还有硝烟的味道便是他们的一切。

        他们也逐渐将贝尔诺特利改造成了一座狂热的暴力之城。

        极度排外与暴力统治便是他们的信条。”南宫葵将贝尔诺特利的过往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听起来那里好像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凝雨双手抱在胸前回了一句。

        “我和父亲曾经到那里做过几次交易,与那里的统治者还算有些交情。

        走吧,就像你说的,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南宫葵朝身旁的士兵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把从雪地机甲上卸下的物资带上。

        落日的余晖穿过树林映照在纯白的雪地上,踏着金色的印记,远征队又继续踏上了征程。

        /66/66102/19009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