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刻不容缓的战局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刻不容缓的战局

        汐斯塔诺,坐落于门格拉玛山脉最高峰之下的山谷平原里的末日圣城,在旧世界,这里只是有钱人稀有树种的采集地,而汐斯塔诺在土著语里的意思指的是独一无二,如今却是真的成了唯一的圣城。

        进入汐斯塔诺后,陈凌风发觉这里远比在山腰处居高临下时看到的城镇还要宽广,基础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很多机械化的小型工具。

        电力系统也是极为完善,从生存到医疗,所有的一切都能自给自足,如果不是处在异兽四起的末日世界,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旷野小镇。

        只是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陈凌风却从过往的行人眼里读出了焦虑和恐慌,仿佛在惧怕着某种即将到来的可怖之物一般。

        “他们在害怕什么?”陈凌风实在憋不住,向南宫葵问道。

        “到了市政厅你就明白了,都是因为你们,才会把那些不速之客引来的。”南宫葵语带愤怒的挤出一句。

        “我们?”陈凌风越发感到疑惑,他不再说话,只期望赶快到达市政厅,他急迫的想见到母亲,也想弄明白汐斯塔诺的人为何对他们如此反感。

        雪地摩托驶过房屋比肩接踵的住宅区,很快到了医院、工厂所在的行政办公区域,在先前山腰处见到的广场后面出现了一栋独立的两层楼房建筑,木质的房屋用深色的单色油漆漆过,显得古朴稳重。

        “我们到了。”南宫葵将雪地摩托停在了市政厅外的院子里,吩咐另外几名士兵在原地待命,自己则带着陈凌风和莫小璃走了进去。

        “南宫天成,现在争论这些还有意义吗?!”

        还未进门,市政厅内便传来一个女声言辞激烈的质问。

        推门而入,阳光从窗户外直射进屋内,穿过大厅,大厅中央是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会议桌的两侧对立坐着两拨人马,一队是整齐划一的军用制服,与南宫葵的一致。

        另一队便是萤火小队的成员,而在他们当中一位英姿飒爽的高挑女子起身而立,刚才的驳斥质问想必正是她发出的。

        “博士,你要的包裹给你带回来了,请签收吧。”南宫葵双手抱在胸前,靠着市政厅的门框说道。

        “博士?妈妈?”陈凌风看着站在会议桌前的女人,难掩内心的激动。

        此时,女人也转过头来。

        清秀的脸庞带着一丝疲惫的神色,黑色的长发简单扎起盘在脑后,前额的刘海则用一个笔盖替代发卡将其别了起来,结合精致的五官,透着一股特有的知性美感。

        高挑匀称的身材比起凝雨她们又多了一分成熟的端庄稳重,右手无名指上那枚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戒指只有陈凌风才能读懂其中的故事。

        “妈妈”

        她还是陈凌风记忆中的模样,只是在她的脸庞上爬上了名为衰老的年轮。

        “妈……”陈凌风再也克制不住,快步上前正欲表达内心的思念,却被诺馨怡一个眼神压了回去。

        坐在一旁的狐火此时也同步举起了手,示意两人赶紧先坐过来。

        陈凌风这才环视了下四周,会议桌上的双方均是透着剑拔弩张的气氛,只得默默的拉上莫小璃坐到了狐火旁边。

        “呵,诺博士,这下可好了,我女儿把你的儿子带回来了。”坐在诺馨怡对面的一个留着络腮胡子和干练短发的中年男人嘴角上扬,挤出一个带着些许戏谑的微笑。

        男人眼色像尖刀一般锐利,带着如同孤狼的野性,口中叼着的雪茄腾起的烟雾又为他增添了几分军队精英的气质。左臂内侧纹着一个匕首刺穿骷髅的图案,像是某种特种部队独有的呼号。

        “南宫天成,我想我们没必要如此猜忌的对话。”诺馨怡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

        “没错,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群变异人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引来了本不应该出现的战争,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们?”南宫天成一把将手中的雪茄摁在会议桌上,溅起一片火星。

        “你错了少校,我们应该感谢萤火小队拼死将敌人躯离了门格拉玛,为我们传来了这么重要的情报,正是有了他们,才让我们在这场遭遇战中有了短暂的喘息和准备迎击的时间。”诺馨怡继续驳斥着南宫天成的偏见。

        “凭什么让我们相信这群变异人?如果不是他们,这个世界怎么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谈到不可逆转的末日和异兽,南宫天成激动的一拳砸在了会议桌上。

        “因为他们是值得信赖的伙伴,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愿意付出生命的战士,他们是末日里的萤火,人类最后的希望之光!”诺馨怡也毫不相让,争锋相对的顶了回去。

        “伙伴?不,我们可不想把筹码压在这些早已不是人类的怪物身上,还有,你已经这么久没见过他们了,怎么能确保他们不是和那艘巨型飞船上的人串通好的。

        我看你已经不适合再做汐斯塔诺的领导了。”南宫天成重新点燃了一根雪茄,放在嘴边猛吸了一口,烟丝燃烧释放出特有的味道,接着他摇着头,眯起眼睛吐出一串长长的烟雾。

        “说来说去你只是想找个借口完全控制汐斯塔诺,我劝你别做梦了,别忘了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看我们还是说回关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遭遇战吧,以我对那群人的了解,可能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内。”诺馨怡平复了语气,深深的皱着眉头,关于教官的行事作风,她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少来了,要想我们和这些变异人合作,门都没有!

        你有尝试过至亲之人死在你怀里的那种痛楚吗?!”南宫天成忽地站了起来,额头上青筋四起,内心的创伤此时都化为了喷薄而出的愤怒。

        诺馨怡缓缓的撑着会议桌站了起来。

        “我没有尝试过,可是,你有见过真正的尸横遍野吗?

        我有。

        你口中所谓的怪物的尸体和战士的尸体重叠在一起,堆的和一座座小山一样,那些狰狞可怖的面孔,戮穿胸膛的利爪,满地的鲜血和内脏,那样地狱般的画面你见过吗?

        我有。

        那些为了人类最后的荣光拼死抵抗的战士,那些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倒下的画面你见过吗?

        我有。

        我为何会在这不毛之地建设起汐斯塔诺这座独一无二的圣城?而我们一起守卫这里最初的信念是什么?

        是因为我们还是人类,可能是这末日世界最后的人类,我们需要的是信任,是团结,如果有一天这些羁绊变成了猜疑,变成了分崩离析,那我们守卫这个家园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刚才说至亲之人死在怀里的痛楚,是的,我没有感受过,但你起码还有那种痛楚可以刻骨铭心的回忆。

        而我的丈夫,那般凄惨的死去,我连痛楚的感觉都体会不到!

        所以,我们还有必要这样争论下去吗?”诺馨怡嘴唇抽动的颤抖,她举起右手,将无名指上的婚戒亮了出来,那般光彩夺目的颜色,此刻却是流转着莫名的哀伤。

        一段掷地有声的发言让整个市政厅鸦雀无声,南宫天成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出话来,缓缓的坐了回去,转头向旁边的部下示意,部下点点头,将一份绘制精准的作战地图拿了出来。

        陈凌风重来没有见过母亲如此威严高大的一面,在他的印象里,母亲总是温柔的和他说着话,哄他睡觉,给他念喜欢的故事,虽然这般温馨的画面,总共也没有出现过几次,但他却是记得那样的深刻。

        会议桌上的双方总算是达成了一致,起码在对待这场不知何时会发生的遭遇战上,有了共识,刻不容缓的战局或许留给汐斯塔诺整备的时间并不多了。

        远处的雪山飞鸟掠过,树林里无数黑影闪动,它们正在集结。

        /66/66102/18926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