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觉醒于恐惧之时的双子

第一百三十八章 觉醒于恐惧之时的双子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自陈凌风一行奔向未知楼层的身影,与刀锋和爆破分开后的上一层楼,并没有遇到教官安插的守卫,于是众人马不停蹄的继续向上攀爬。

        又上了一层楼后,这里的装饰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周遭不再是冰冷的裸露金属,而是像奢华的顶级酒店一般被红色的墙布包裹起来,只是那红色过于扎眼,宛如涂抹的鲜血一般。

        整层楼的装潢颇为古典华丽,却又带着浓重的宗教色彩,壁画浮雕以及一扇巨大的雕刻着天使塑像的厚实木门,无不透露着这里的诡异与神秘。

        只是在那扇木门上方,用灰色大理石镌刻着一只有着巨大瞳孔的眼睛,瞳孔的边缘遍布暗红色条纹状裂痕,像是凝视着天堂大门的恶魔之眼。

        众人寻找了一会,整层楼只有这一间屋子,也没有楼梯再通往上面,凝雨伸出手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放慢脚步,自己则走到那扇怪异的木门旁,轻轻用手推了推,木门没有上锁,伴随着“吱呀”的声响,随即朝两边打开。

        木门后是一个方形的硕大房间,两边的窗户已被黑色的布幔围上,布幔上绣着一些不明所以的符号。

        房间的正中央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极尽奢华。

        吊灯的前面是一个类似古老宫殿的威严王座,只是由于灯光照射的缘故,王座上看起来有些阴冷黑暗。

        王座前的座椅上,一个头发有些斑白的中年男人,靠在椅背上,用手枕着座椅扶手,撑着自己的低垂的脑袋,看不清他的面容。

        医生和教官分站在王座的两旁,医生依然带着眼镜,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绅士的微笑,只是不清楚现在的他是克隆体还是医生本人。

        教官则依旧一脸严肃,双眼盯着房间里的众人,锐利的目光像是尖刀一样,哪怕只是与他的目光对视,也能让人不寒而栗。

        王座的背后被一整块赤红色的布幔遮挡着,在那块布幔的正中央描绘着和木门上方一样的恶魔之眼图案,不知怎么的,那只眼睛透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诡异与邪恶,恐惧正在悄然的爬上众人心头。

        “应该先说些什么呢?好久不见吗?

        不,我想还是先称赞你们的勇气吧。”教官面无表情的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

        “不用再说那些废话了,你们已经无路可退了。”陈凌风心里的复仇之焰再次燃烧,双眼又闪现出一抹淡绿的光芒。

        “呵,看起来对你的历练算是成功了,现在你已经是完全体的纯血融合了。”教官看到陈凌风眼睛的变化,脸上终于有了些微变化。

        “你在说什么?”陈凌风皱起眉头,正欲拔刀的手也按了下去。

        “看来还是该给你一些对等的情报交换了,否则的确配不上你们到这里来的勇气。

        ”教官挪步到坐在王座上的中年男人一侧,扭头瞥了他一眼,随即又看向大厅里的众人。

        “该从哪里开始呢?

        就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

        我的代号是教官,相信你们已经很熟悉了,原本我是黑潮计划第一位兽体细胞融合率超过90的战士,也是第一位与女王细胞融合的第一人,就是你体内存在的纯血细胞。”教官指着王座前的陈凌风说道。

        “从我研究结果开始,社长与博士算是正式叩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黑潮计划也算是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由于我的特殊性,我被定义为整个计划的专项领导者,这也是我代号的由来,专门负责教授新的黑潮计划战士适应自己新的身体和身体与兽体细胞融合后的各项反应,以及一些特殊的战斗技巧。

        当然台下的两位曾经也是我的士兵,而且是最顶尖的几人之一。”教官用手指了指凝雨和狐火。

        “另外这位也算是各位的老朋友了,代号医生,这个代号很好理解,他是瑶光制药最高超的医疗技术持有者,几乎没有他不能治愈的疾病,不管是肢体的创伤,还是各类病毒,他都能迅速的为病人解除痛苦。

        他所负责的是治疗黑潮计划诞生的士兵出现的身体融合排异反应,以及研究机体与兽体细胞融合的数据分析。

        不过他有着极度病态的一面,相信你们也已经了解的很充分了,或者说你们可以简单的认为,他就是一头怪物。”教官简单说明了医生的情况,后者只是平淡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接下来可就是压轴的大人物了,一定也是你们迫切想见到的,瑶光制药现任社长,莫北城。”教官郑重的侧过身去,看着王座上的中年男人说道。

        “莫北城……”陈凌风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那个不惜将自己的细胞与异兽结合诞下孩子的狂人,那个给世界带来惨痛末日的罪人,那个与父亲对抗长达数年的瑶光最高的统治者,这些名头此刻套在眼前这个没有一丝生气的中年男人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怎么?让你们失望了吗?

        和你们在别墅油画上见到的不一样吧。”教官活动了下手臂,慢慢的说道。

        众人这才发觉王座上的男人与先前别墅油画上的一模一样,只是油画上的男人英气十足,透着威严和霸气,完全不像现在这副模样。

        “的确是不像,因为现在这个人已经没用了。

        本来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从你们登陆瑶光城开始,就已经安排好了,可是没想到博士竟然还留有这样的后招,想毁掉瑶光让我们一起埋葬在这座天堂之城里。

        不过可惜他还是棋差一着,为了更好的收集战斗数据,我们设下了另一枚最为关键的棋子。

        说起来真是应该感谢博士呢,毁掉瑶光,也意味着瑶光制药的落幕,社长,你也该就此长眠了。”教官忽然握紧拳头,猛的砸向莫北城面门,拳头接触到他脑袋的一刹,整个脑袋立刻像是熟透的西瓜一样爆裂,赤红的鲜血和白色的液体瞬间涂满了整个座椅。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莫北城转瞬之间便成为了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陈凌风愣愣的看着王座上的一片狼藉,紧绷的思绪仿佛被人生生切断了一般。

        “你们不是早就想这么做了吗?

        我只是帮你们走了个过场罢了。

        差点忘了,最后还有一位关键的人物没有介绍。”教官擦拭着手上残留的血渍,转头向医生打了个眼色。

        医生点了点头,转身来到王座后的那块红色布幔旁,一把将其拽了下来。

        布幔缓缓掉落,而在那后面,众人看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原始恐惧。

        那是一只硕大的正在跳动的巨眼,整面墙壁上涂满了暗红色像是血管经络一样的人体组织,一直延伸到巨眼的眼白部分。

        瞳孔则是淡黄的琥珀色,里面的瞳仁竟像是一个被吊起来的人形。

        巨眼像心脏一样缓慢的搏动,而每搏动一下,整只眼睛便浸出汨汨的血液。

        这只巨大的恶魔之眼直视着王座下的所有人,它要将隐藏在人类身体里的恐惧悉数剥取抽离。

        “啊!!!”就在大家极力克制内心恐惧之时,梅莉亚突然发出撕裂般的尖叫,她的心里已完全被恐惧所占领。

        不,那并不是精神崩溃的征兆,因为尖叫过后,梅莉亚又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脸部,整张脸极度扭曲,正发出几近发疯似的狂笑,就连声音也变得陌生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陈凌风双手扶住梅莉亚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试图将她唤醒。然而梅莉亚依然是癫狂的痴笑着,笑声也越来越可怕。

        “不,不要,这声音,这声音不是莉莉,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安娜看着狂笑的梅莉亚像是看到了比王座上的恶魔之眼还要可怕的东西。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告诉我!”陈凌风快步走到安娜身前,抓着她的手臂问道。

        “该是醒来的时候了,飞鸟,你的任务已经圆满结束了。”这时王座上的教官伸出手,对着已陷入疯狂的梅莉亚,那动作像是在欢迎她回归一样。

        “这个人格,这个人格不是莉莉,那是她的姐姐,薇尔薇特?卡尔德诺!”安娜惊恐的双眼不住跳动,终于将梗在喉咙的那个令她无比恐惧的名字说了出来。

        /66/66102/18856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