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地底深处的颤栗咆哮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地底深处的颤栗咆哮

        众人在凝雨的指挥下,慢慢的靠近旷野上那栋孤零零的别墅,随着距离的拉进,别墅内里的布局环境也越发的清晰。

        凝雨靠在别墅门边往里看了看,沙发茶几烛台以及堆放着木材的壁炉,所有的一切摆设都和一般的住房无异。

        先前听到的响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鞋子踩在木制地板上嘎吱作响的声音。

        “大家小心点。”凝雨扭头对身后的众人说道。

        众人陆续进入了别墅,凝雨吩咐刀锋爆破剃刀几人对整个别墅进行仔细的搜索,但并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

        这间别墅除了破败一点外,同一般的房屋并无二致,唯一有些异样的是客厅的沙发和各类陈设,在如此破败的地方竟没有落下一点灰尘,像是刚被人打扫过一样

        狐火不以为然的径直坐到了沙发上,既然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倒不如借此机会好好的整顿休息一番。

        很快大家也陆续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连夜的长途奔袭,却是让人身心都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何况又是从那样一个人间炼狱般的实验室里逃出来,众人心理上都有着不小的压力。

        “呀!”靠在梅莉亚肩头上小憩的安娜突然小声的尖叫了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般。

        “娜娜,你怎么了?”梅莉亚扶着安娜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突然看到那里有幅画,被吓到了。”安娜指着壁炉上方的墙壁说道。

        众人跟随着她的手指看去,这才发现壁炉的上方悬挂着一幅人物肖像的油画,画布上蒙着厚厚的一层灰,难怪刚才并没有人留意到它。

        剃刀走到画框面前,用手拂去了上面的灰尘,大家这才看清了油画上面描绘的内容。

        这是一幅中年男人的半身肖像画,画中的男人一袭黑色西服,背部挺立,左手正调整着西服内搭的衬衫上小巧的红色领结,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略微有些宽厚的银白色戒指。

        男人整个头发涂满了发蜡,显得格外光亮,右侧鬓角处的发梢,已呈现出些许花白。整个面容还算精神,严肃中又透着几分不怒自威的神色。

        最特别的是男人的那双眼睛,两道剑眉之下,眼内的两只瞳仁竟是淡淡的琥珀色,绝非正常人类所有。

        “看起来这家伙和我们一样,一定也是融合了兽体细胞的人类,不过模样倒还可以接受,要是再年轻一些就好了。”狐火靠在沙发上,语带调侃的打量着油画里的男人。

        “队长,你过来看看,这里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剃刀在油画右下角的画布上发现了一个橙红色的符号。

        凝雨走到油画旁边,仔细的看着剃刀发现的符号。

        那是一个简易的高塔结构,只是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了一个螺旋上升的高塔形状,在高塔的顶端,用英文之母刻着“babel”的字样。

        “这是巴别塔的记号,我们确实没有找错地方。”凝雨触碰着那个简易的高塔符号,像是在回忆着些什么。

        “哗啦哗啦”刚才在别墅外面听到的那阵异响又从房间里传来,只是这一次恍如近在咫尺一般。

        “响声是从这面墙后面传来的。”剃刀将耳朵贴到壁炉上方的墙面上听了个真切。他急忙用手敲了敲墙壁,果然传出了空心的回音。

        凝雨仍然在观察着那幅油画,她握着刻有巴别塔符号的画框边角,轻轻的将油画向左旋转,墙面随即一阵晃动,然后从一侧弹出缩到了一边。

        隐藏在墙体后面的竟是一部电梯,刚才的“哗啦”声想必也是电梯运作发出来的。

        “叮”电梯门自动打开,里面出奇的干净,像是特意为别墅里的众人打扫过一样,颇有一丝请君入瓮的味道。

        “走吧,看来这里的主人已经给我们发放邀请函了。”狐火第一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的确,他们已没有别的道路可选,紧迫的时间更是不允许他们从长计议。

        众人很快进入了电梯,电梯门也随即合上。

        巴别塔的主人恐怕担心他的客人们会迷路,所以电梯里根本就没有设计楼层按键,只有上下两个三角形的按钮。

        凝雨疑惑着按下了向下的三角键,是呀,这栋别墅处于地面之上,何来的向上的楼层呢?

        “大家小心一点,这里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巴别塔原初实验室了。”凝雨再次提醒众人小心,接着这部诡异的电梯晃动了几下,缓缓的向地层之下降落。

        约莫二十秒后,电梯停止下落,凝雨挥动手臂,让众人紧贴着电梯两侧的护栏散开。

        “叮”电梯门打开,并没有人站在外面迎接,连接着电梯的只是安静的实验室通道和明亮的白色灯光,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众人谨慎的走下电梯,四处打量着。

        这是一处普通的实验室通道,通道的两边有很多关着门的房间,剃刀转动了几扇门的把手,皆是处于上锁的状态。

        通道顶部的灯光将众人的影子斜斜的拉长着,莫名的让人感觉有些阴冷的寒气从四面八方传来。

        很快,众人走到了通道的尽头,这里有一道封闭的扇形机械门阻隔着,机械门左右上下共有八个锁头,看起来坚固厚重,门体当中则是一块亮着蓝光的显示屏,显示屏旁边留有一个可供卡片插入的卡槽。

        “这东西可不是能用蛮力破开的。”狐火抬起手,敲了敲面前的机械门,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

        “这里一定是开锁的用的卡槽,我们需要身份识别卡之类的东西。”凝雨用手扫过显示屏旁的卡片插槽。

        “身份识别卡?你身上不是带着你父亲的身份识别卡吗?”梅莉亚听到身份识别卡几个字,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陈凌风身上带着的陈子昂的身份识别卡。

        “这个能行吗?”陈凌风将陈子昂的身份识别卡拿了出来。

        “管他的,这里是博士曾经的实验室,说不定真的能行。”狐火一把拿过身份识别卡,迅速的插进了机械门上的卡槽里。

        “滴,身份识别中,请稍后……

        系统数据库检索,卡片信息确认……

        确认成功,卡片权限:a级,资料比对正确……

        欢迎回来,陈子昂博士。”

        机械语音的播报过后,门上的八个锁头缓缓转动回缩,全部收回后,巨大的机械门终于从中间向里侧打开。

        “这是什么味道!!”站在门边的狐火捂着鼻子迅速退了回来。

        随着机械门的打开,一股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腐臭气息从门后的通道内传来,门后通道的灯光也逐渐亮了起来。

        陈凌风瞪大了双眼,尽管已经经历了各式恐怖的场景,门后的画面还是对他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那是怎样的光景?

        无数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倒在过道上,地面和墙体上遍布干涸的深褐色血迹,黏稠的绿色液体涂满了那些尸体全身,已经无法分辨出他们的性别。

        更为可怕的是,那些尸体上已经长满了像是发霉孢子和肉体组织结合的物体,它们正在不停的蠕动,每一次蠕动都会从顶部的孔洞里排出恶臭的气体以及绿色的黏液。

        这些生长在尸体上的变异组织,靠着吸食尸体的养分,竟然一直处于存活的状态。

        “吼”灯光没有亮起的漆黑通道深处,此时又传来了宛如地狱恶鬼的低沉咆哮,像是没有上油的老式铜管,一阵阵的诡异声响如同撕扯在众人的心上一样。

        /66/66102/18802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