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剧与欺骗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剧与欺骗

        白银铠甲的骑士成合围之势向陈凌风聚拢,似乎像是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一上来便要全力以赴的将其打败。

        赤手空拳没有武器的陈凌风,面对四名全副武装的铠甲骑士,并没有太好的应对之法,只能借着灵巧的步伐,闪避着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势。

        但和他一样,几名骑士也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经验丰富的战士,相互间配合极为默契,几个回合下来,已将他逼到了图书馆大厅的角落。

        “轰”冲在前面的两名骑士挥动手里的长刀和战斧,从陈凌风的身体两侧劈砍而来,他缩在书架和大厅墙壁的夹角处,看准两把利刃即将要击中他的一刹,猛的俯下身子,堪堪避过两把武器的夹击,身后的书架则被拦腰切成了两截。

        躲过这致命的一击,他就地翻滚,转到了前面两名骑士的身后,但另外两名骑士又接踵而至。

        两把利剑破风而来,陈凌风身形未稳,只得立刻脚尖点地,从交叉的剑身缝隙中挤了过去。

        从一连串的致命攻击中闪了出来,陈凌风只觉后背有些刺痛,伸手摸了一把,背后的衣服已经破开了一条口子,幸好只是伤到些皮肉,要是刚才的情形再迟疑半秒,恐怕将是另一个下场。

        陈凌风开始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测试,对方是想置他于死地。

        他不敢怠慢,必须先解决武器的问题,空手搏击绝对不是这几个铠甲骑士的对手。环顾四周,空旷的图书馆里并没有可以用做武器的东西。

        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二楼的墙壁上挂着一把装饰用的骑士长剑,没有时间犹豫,他翻身跃上一旁的楼梯,冲到骑士长剑面前,双手砸碎玻璃,将长剑取了出来。

        铠甲骑士并没有给他多余的喘息机会,四人分成两拨,又已合围之势冲他扑了过来。

        但这一次武器在手,陈凌风也从容了许多,举起长剑沉着的应对四人的攻击。

        “必须要想办法将他们格开逐个击破才行。”陈凌风深知双拳难敌四手,长久的缠斗,只会对他不利。

        趁着铠甲骑士围攻的间隙,陈凌风急速闪至一列书架的背后,铆足全身的力道,将敦实厚重的实木书架推到,两名骑士躲闪不及,一时间被困在了书架下面。

        有了这片刻的优势,陈凌风立马踏步上前,朝着动作较为缓慢的战斧骑士猛攻,后者武器沉重,疲于应对,很快陷入了被动防御的地步。

        陈凌风将战斧骑士逼至二楼护栏的边缘,他握紧手里的长剑,又是一轮凌厉的猛攻,终于让战斧骑士招架不住,被他一脚踹了下去。

        眼见战斧骑士落败,另一名没被捆住,手握长刀的骑士即刻冲了过来。

        单打独斗,陈凌风已然成竹在胸,几轮交拼便将长刀骑士的武器打落,随即反握剑柄,用力敲击在长刀骑士的头盔上,霎时间便让他晕了过去。

        剩下的两名骑士半身被压在书架下,正在拼命挣扎,一时间挣脱不得。

        “喂,小个子,轮到你了。”陈凌风站在护栏边,将骑士长剑抗在肩膀上,对着大厅的黑骑士喊道。

        “四个饭桶!”黑骑士嘀咕了一句,抡起长枪攻了过来。

        一对一陈凌风可轻松多了,双脚踏上护栏,提起长剑自二楼一跃而下,迎上黑骑士的长枪。

        “当”两把武器碰撞在一起,陈凌风却感到一阵诧异,设想中沉重的反震力道并没有从剑身上传来,反倒是黑骑士被冲击的力道逼退了好几步。

        一招下来,陈凌风断定眼前的黑骑士并不擅长打斗,比起那几个白银骑士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决定戏耍下眼前这位伪装的惟妙惟肖的冒牌骑士,以回报马尔萨斯财团别样的欢迎仪式。

        黑骑士并未察觉到自己与陈凌风的差距,长枪点地止住倒退之势,立马又反扑过来。

        枪出如龙,黑骑士使出全力抢攻,意图在短时间内将陈凌风击败。

        陈凌风则且战且退,一边格挡着长枪的攻击,一边思考如何惩治眼前的敌人。

        他在枪尖的横扫中游走,黑骑士久攻不下,越发急躁,挥动长枪疯狂进攻,而失去理智的攻击,只会破绽百出。

        陈凌风抓住长枪一招刺击的破绽,反手用剑柄顶住黑骑士握枪的手腕,一击便让长枪脱手而去,旋即没等长枪落地,他又抬脚将其踢至空中。

        紧接着陈凌风快速闪至黑骑士身后,没等黑骑士反应过来,便将他的双手别住,然后接过掉落的长枪,将他的双手穿了起来。

        “嘿嘿,这下看你还怎么挣脱。”陈凌风戏谑的笑着,将手里的长剑竖着插进枪柄与黑骑士后背铠甲的缝隙中,闹闹的把黑骑士的双臂锁在身后。

        “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家伙!”黑骑士背着双手,样子极其狼狈,只能羞愤的叫嚣着。

        “这时候了还嘴硬?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陈凌风伸手抓住黑骑士的头盔,一把将它摘了下来。

        头盔掉落,银色的长发如瀑般翻卷而下,前额的头发上别着一个可爱的粉色兔子发卡,皓齿轻咬着下唇微微上扬,脸颊上印着一抹如蜜桃般的粉色,细长的睫毛忽闪着,两撇墨黛般的眉毛朝眉心处略微隆起,一双凤眼正怒视着手拿头盔的陈凌风。

        陈凌风愣在原地,没想到头盔之下,竟是一个妙龄少女。

        “嗯,气死我了,不玩了,不玩了,快放开我!

        莉莉,你自己的男人,你自己来搞定吧!”银发少女愤怒的抬头吼叫着。

        话音刚落,二楼书架的阴影里闪出一个爱神的箭分了家阿萨德龙卷风老师阿萨德弗兰克煎熬了房间案例三等奖看发拉丝机的分了家阿萨德了飞机啊沙地里费加拉斯的肌肤路撒大家发拉大锯了发卡受打击了飞机啊沙地里复健科是倒垃圾发了大家了复读机啊了房间艾莉说的紧了紧

        /66/66102/18723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