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苏醒的无我之兽

第一百章 苏醒的无我之兽

        狮蝎见陈凌风半道上停止了进攻,不慌不忙的从升降台上拿过一把弩箭。

        这把弓弩造型独特,除了可以正常击发箭矢外,弩身两侧各装有一把锋利的刀刃,亦可作为近战武器使用。

        “就在那里蹲着,被我远距离狙杀吧。”狮蝎向前走出两步,陈凌风便已进入了弩箭的射击范围。

        “咻咻”接连的两发箭矢射出,均是瞄准了陈凌风头部的要害。

        艰难的起身,脑袋晕眩的厉害,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陈凌风强撑着身体,勉强的避开了射向他的箭矢,但听觉和视觉都已受到了一定损伤。

        他不明白,比赛前都没出现任何异状的身体,为何会在开赛后急转直下。靠着长刀支撑,他思索了一阵,所有问题的根源都集中到了和狮蝎的握手上。

        陈凌风颤抖的抬起刚才和狮蝎握手的右臂,手心处有一个细小的黑点,周围的皮肤已开始发绿,整个手掌也在迅速失去知觉。

        他开始意识到,这是毒发的迹象。

        “呵,你果然很厉害,这么快就发现了,不过就算是发现了又如何,你的命运已掌握在我的手上了。”狮蝎将弩箭架在肩膀上,一步一步的走向陈凌风。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如此卑鄙的事情?”陈凌风靠在场边,浑身已被汗水湿透。

        “卑鄙?这里可没有这种说法,不择手段,胜者为王才是竞技场的信条,你可以看看他们的反应。”狮蝎将两只手指伸进嘴里,对着现场的观众吹着响亮的口哨,顿时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回应。

        “看到了吧,他们享受的只是猎物被宰杀时的快感,而你就是现在的猎物。”狮蝎张开双臂,像圣殿骑士般沐浴在人们的赞颂里。

        陈凌风支撑着站起身,从嘴里吐出一口漆黑的鲜血,毒液估计已经到达了他的心脏,不需要狮蝎下手,剧毒随时都有可能将他杀死。

        “看你这么痛苦,还是让我来送你一程吧。”狮蝎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嘶嘶”声,虽然戴着头盔,但能感受到隐藏在头盔后面的嘲讽与狞笑。

        弩箭挥击而至,弩身上两把利刃交替斩来,狮蝎刻意避开攻击陈凌风的身体,而是瞄准长刀的刀身,逼迫陈凌风去格挡。

        他想要羞辱陈凌风,这场比赛已沦为了他的个人表演,现在他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残忍        的杀死眼前的猎物,血腥和暴力将为他带来更多的财富。

        弩身上的刀刃一刀刀的劈向陈凌风,起初他还能格挡,但很快沉重的劈击力道让他再也无法握住手里的武器,长刀脱手,整个人便成了狮蝎的活靶子,利刃穿透他身上的铠甲,在身体上划出道道血痕,鲜血霎时间从铠甲的各个缺口处喷涌而出。

        狮蝎则像跳着优美华尔兹舞步的舞者,不停的旋转着,从陈凌风身上剃下一片片血肉。

        很快,陈凌风像是被抽去了灵魂的尸体一般,径直瘫倒在地上。

        “欢呼吧,我就是新的王!”狮蝎高举双手向在场的观众做着欢呼的手势,人们也配合着起身呐喊,但很快呐喊声小了下来,变成了低语的议论。

        陈凌风不声不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低垂着脑袋,仿佛傀儡一样没有丝毫的生气。

        “呵,还没有放弃吗?”狮蝎转过身来又朝陈凌风的身上射出两箭,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箭矢轻易的射穿铠甲扎进他的皮肉里。

        他缓缓的抬起头,没有头盔保护的脸部,绿芒闪烁的瞳孔里满是杀戮的凶光,只此一眼,便迫的狮蝎后退了两步,某些不该唤醒的东西正在从陈凌风的体内苏醒。

        接着,陈凌风动了,他开始扯掉身上的铠甲,没有束缚和保护的身体让他的动作能够最大程度的延展。

        低垂着的脑袋也缓缓抬起,他咧着嘴,露出野兽般嗜血的笑意。

        虽然整个人仍然处于意识模糊的状态,但狮蝎能够确认的是眼前这头猎物已进入了攻击的状态。

        陈凌风拿起地上的长刀,缓缓抽出利刃,反手握住刀柄,佝偻着身体摇晃着拖刀而行,走出几步后,忽然蹲下了身体,四肢贴向地面,摆出野兽扑食的架势。

        下一秒,陈凌风启动了,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和极快的速度冲向狮蝎,冲至近前,他急速扭动身体,将冲击的力道全部灌注进长刀里。

        “嘭”狮蝎勉强举起弩箭格挡,但长刀瞬间切入弩身上的刀刃,一刀两断,直接将弩身的刀刃削了下来。

        狮蝎急忙闪躲,手臂上的腕甲擦着刀锋抹了过去,虽是轻巧的擦过,但腕甲立时爆碎,如此恐怖的破坏力,让他不得不迅速拉开与陈凌风的距离。

        “为何他会有这样的变化,他应该已经死掉的……”狮蝎实在想不明白眼前发生在陈凌风身上的一切。

        “咔咔”陈凌风的喉咙里发出几声低沉的嘶吼,身形游动,又踏着诡异的步伐扑向狮蝎。

        “咻咻咻”数支利箭连续射出,狮蝎意图阻止陈凌风前进,但陈凌风动作更快,长刀舞动,刹那间便截断了所有的箭矢。接着,他双手握住刀柄,自下而上的一记斜斩挥出,狮蝎再无闪避的空间,硬接下了绝命的一刀。

        刀刃从狮蝎的身体中间划过,他身上的铠甲立时化为两半,整个胸腹上渐渐出现一道刀痕,血液顺着伤口喷出,这一击显是让他遭受了重创。

        “吼!”陈凌风仰天长啸,此刻,兽性已完全侵蚀了他的身体。

        这边,狮蝎也从受伤的状态中缓了过来,低垂的双臂机械般的抬起,随即开始捂着脸狂笑,好似发疯一般。

        接着,他突然举起弩箭,用弩身上剩余的一把刀刃剃掉了自己遮住半边兽脸的长发。

        整个兽化的面部暴露出来,怪异粗糙的皮肤,扭曲的骨骼,以及一只血红色的眼睛,狮蝎停止了狂笑,将手里的武器扔向一边,双手开始不住的抽动。

        “嚓”是利物刺穿皮肉的声音,伴随着鲜血,两根异化的骨刺从狮蝎的手臂上伸出,他再度开始狂笑,血红的兽眼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陈凌风。

        两人如同两只狂怒的野兽,亮出利爪和獠牙,即将用最为原始的武器将对方啃噬殆尽。

        /66/66102/18614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