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光翼的耀之骑士

第九十五章 光翼的耀之骑士

        承载能量球体的装置上并没有任何按钮,陈凌风摸索了一阵,并没有找到能量球体的使用方法。

        手里武器略微有些冰冷的触感似乎提醒了他,看来开启能量球体的钥匙竟是如此的原始狂野。

        陈凌风拿起手里断裂的枪柄,像使用棍棒一样横扫过电击的能量球,球体接触到武器的一刹便瞬间被完全吸收了进去。

        整个枪柄刹那间遍布紫色电芒,陈凌风紧紧握住枪柄末端,将自身体内的异兽之力慢慢灌注进电芒内,很快,紫色的电芒变得更加狂躁,雷电跳动具象化成了苍蓝色的雷刃长刀。这是他所熟悉的武器。

        另一边,维克多也完成了手里武器的转化,断裂的斧柄具象化成了一把全新的寒冰战斧。

        “继续舞动吧,该是第二回合了!”维克多嘴角上扬,露出棋逢对手的豪迈笑意,寒冰战斧顺势劈出,爆裂的冰晶气劲裹挟成风暴袭来。

        陈凌风踏步上前,迎着冰晶风暴沉着的挥动雷电长刀,将风暴从中间破开。

        维克多也紧随其后,两人手里凭依着能量的武器再次碰撞到一起,冰霜与雷电的交击将整个竞技场瞬间化为一片焦土,刺耳的能量冲击之声让全场的观众不由的捂住了耳朵。

        两人全力厮杀,数回合的打斗过后,身上皆已伤痕累累,鲜血洒满了整个竞技场。

        维克多的速度和力量因为受伤的影响开始慢了下来,但反观陈凌风这边,除了有一定的体能消耗外,身上的伤口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维克多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知道,这场决斗,不能再僵持下去了,时间消耗的越久,对他来说战局的情况便越是不稳定。

        拿定主意后,维克多决定再次灌注全身的力量,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分出胜负,因为这场决斗不光是胜负这么简单,他知道金钱和利益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吼!”震天的怒吼再次将维克多体内的所有能量催生至顶点,冰晶战斧又暴涨了一截,寒霜的气劲将周围的空气全部冻结,他每踏出一步,便会自地面上升起一根根冰凌,将脚下的通道转化成晶莹的水晶之路。

        维克多脚尖点地一个横扫,顿时在他的身前出现了数根尖利的冰柱,他转身蓄力,然后抡起战斧使出一记横斩,冰柱立时断裂,如同子弹出膛一般,急速的飞向陈凌风。

        冰柱飞行速度很快,但陈凌风也看穿了维克多的攻击意图,他想隐逸在冰柱之后,趁陈凌风应付冰柱攻击而无暇顾及的时候,对其发动致命的一击。

        陈凌风单手握刀指向地面,面对袭至身前的冰柱,他并没有采取闪避或格挡,而是将具象化的雷电刀刃解除,让其回复了缠绕电芒的状态。

        “自暴自弃了吗?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维克多没有时间去细想陈凌风的用意,此刻,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全力的抓住这次的进攻机会,一击将对手轰杀。

        冰晶战斧寒芒暴涨,维克多高高跃起,双手握紧斧柄,将整个身体弯曲成新月的形状,以撼天动地的态势全力向地面上的陈凌风砸去。

        陈凌风抬起手臂,枪柄上的电芒瞬间张开,幻化成数条雷电长鞭,将空中的冰柱悉数缠住捆绑到了一起。

        接着他双脚稳稳的站在地上,扭动身体,将汇集的冰柱当成刀刃,迎着下坠的维克多挥出了同样是全力的斩击。

        “嘭”两股绝强的力量碰撞到一起,天地为之变色。

        空中四散的冰凌落下,将本就破败不堪的竞技场轰的满目疮痍。

        看台上的观众此时已忘记了呐喊,如此惊世的一战早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突然,冰晶的烟尘中闪出一道苍蓝色的电芒,紧接着是某种东西碎裂和皮肉撕裂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嘶吼,维克多从冰晶烟尘中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到地面上,整个上半身自腹部的位置一直延伸到肩膀,被劈出了一道巨大的伤痕,鲜血正汨汨的流出,但所幸这一刀避开了他身体所有的要害,才不至于让他当场毙命。

        冰晶烟尘散尽,陈凌风手里的枪柄也碎成了粉末,左臂上的衣服全部被撕裂,整个左臂也布满鲜血,手指不住颤抖,显是也受伤不轻。

        陈凌风一步步的艰难行走至维克多身前。

        “还…还站得起来吗?我已经避开了你身上的要害,你…你死不掉的。”陈凌风抹掉嘴角的血液对维克多说道。

        “输了,我彻底的输了,你还真是强的可怕。”维克多抬手放在额头上,脸上挤出一丝苦笑,随后又将手伸向陈凌风,示意拉他起来。

        这场决斗陈凌风终于艰难的取胜了。

        全场观众这时才像幡然醒悟一般,爆发出震天的呐喊,但兴奋的喊叫过后,却是可怕的死亡宣言。

        “杀了他!杀了他!输掉的骑士不配拥有姓名!”广播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沉闷而又威严的声音。

        竞技场中的两人警惕的环顾四周,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但这个声音,陈凌风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动手吗?那就只好我自己来了。”广播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竞技场的地面一阵晃动,一个平台自地面下方升了上来。

        平台上并没有放着武器或是能量球,而是站着一个身着铠甲的骑士。

        骑士身形威严,通身的铠甲呈现出耀眼的纯白色,左手持着一面与身高相等的巨盾,右手则握着一把漆黑的钉头锤。

        陈凌风瞪大了双眼,平台上站着的骑士竟然是那晚攻击刚登陆瑶光的萤火小队中的一员,他记得这个骑士名叫光耀。

        “吼!”观众们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呼声,甚至集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耀骑士!耀骑士!耀骑士!”整齐划一的欢呼,让全体观众近乎陷入癫狂。

        光耀举起巨盾朝着陈凌风和维克多冲了过来,纯白的铠甲和巨型盾牌映着太阳的光照反射出的闪光晃的人完全无法睁开眼睛。

        很快光耀便杀到两人中间,没等陈凌风做出任何反应,左手的巨盾已将他推的飞了出去。接着光耀抡起右手的钉头锤,没有丝毫怜悯的朝着维克多头上砸去。

        “嘭”维克多的头部像西瓜一样爆碎,整个躯干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喷溅的鲜血瞬间将光耀白色的铠甲染成了鲜艳的红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输掉的骑士唯一的归处便只有脚下的泥土。我会在最后的荣誉殿堂等着你的。”光耀背身对着跌坐在竞技场边的陈凌风,这时的他如同沐浴在耀眼光芒中的血色雕塑,又像是坠落地狱的堕天使般掌控刑罚与杀戮。

        /66/66102/18592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