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科幻小说 - 末日萤火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兰斯切特绿都

第十五章 兰斯切特绿都

        

        大地不住的震颤,转瞬间潜伏在沙地下方的虫王已冲到了混凝土建筑旁,漫天黄沙将那处小小的人类建筑裹了个严实。

        被困在建筑里的几人相互背靠着背,狂暴的风沙吹得他们睁不开眼睛,恐惧在每一个人的身体里蔓延。

        突然,建筑下方的沙地凹陷,虫王硕大的脑袋从沙地里一跃而起,獠牙从生的巨口裹着腐臭的腥风将建筑内的几人吞噬殆尽,他们甚至没有发出一声喊叫,便成了巨虫果腹的饵料。

        张定川虽早有耳闻在沙漠里有虫王出没,但现实和想象总是有着天大的差别,他何曾亲眼见识过这等骇人的景象,吓得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虫王昂着头怪叫了两声,又把身子伏在地上,嘴边凸出的尖刺晃动着,似是刚才吞下去的血肉并没有填饱他的肚子。借着狂风,它又悄悄的潜进了沙地里。

        “老张,快起来!”陈凌风抓着张定川的衣领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但张定川早已吓破了胆,全身脱力,只能跪在那里动弹不得。

        虫王故技重施,又潜到了陈凌风他们所在位置的沙地下方,眼看脚下沙土不住的下陷,情急之下,陈凌风抽出了张定川挂在腰上的弯刀,夹着他的胳膊,将他甩了出去。

        此时虫王也从地下钻了出来,一股腥臭袭来,陈凌风差点没有晕过去,他急忙拿起弯刀,看准巨虫嘴部的动作,竖着将刀卡在了虫嘴里。接着两手抓住虫嘴边凸出的尖刺,就这样和巨虫僵持着没有被吞下去。

        巨虫嘴里吃痛,身子拼命的扭动着,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面前这个渺小的人类所伤。恼怒之余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忍着痛生生将嘴里的弯刀压成了两截。

        没了借力的地方,陈凌风只得抓住巨虫凸出的尖刺掉在了半空中,巨虫大嘴不停开合,利刀般的锯齿眼看就要将陈凌风撕碎。

        忽然,陈凌风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里正在起着异样的变化,力量逐渐的开始在他的手臂上汇集,他又想起了那日剃刀用仪器扫描他的面部后说的话“兽体细胞融合率99.9,纯血”难道自己其实也是它们中的一员。。。

        这个末世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带来了这可怕的变异兽潮,但如今这毁灭的一切竟然也和自己有关吗?还有。。。还有小璃也有着同样的情况。。。

        陈凌风想到这里,愤怒在他的身体里化为了力量,虫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但为时已晚。陈凌风双手猛的用力,硬生生将巨虫的两根尖刺扯了下来。

        粘稠的黄色液体从巨虫的伤口处喷涌而出,巨虫哀嚎着滚落地面,重重的砸在了沙地上。随着巨虫倒地,风沙也逐渐停歇。

        陈凌风握着巨虫断裂的尖刺,不住的喘着粗气,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一时竟于那些凶兽无异。

        没等巨虫爬起身来,陈凌风握着断裂的尖刺朝巨虫冲了过去,死命的将尖刺插进了巨虫的下巴,然后顺着下巴一路往下,巨虫痛苦的惨叫着,然而很快便没有了声响,黑漆漆的内脏流了一地,腥臭无比。

        陈凌风扔掉尖刺,躺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他爬起来走到张定川身边,见他还蜷缩在地上,便将他扶了起来。

        张定川起身坐在沙地上,看着不远处的虫尸,又环顾了下四周,他的队员全部遇难,骆驼也是死的死,逃的逃,运送的物资也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全完了,全完了,你为什么救我?没有带回物资我们一样得死,暴君不会放过我们的,不会的。。。不会的。。。”张定川跪在地上,双手不停的锤击着地面。

        陈凌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个末世还要可怕。

        说话间,从不远处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不一会,一群身着黑衣骑着摩托的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这群人不停的围着他们转悠,每人身上都携带者武器,看样子并不友善。

        张定川看到这群黑衣人,身体早已抖成了筛糠。这时为首的一个身材较为壮硕的黑衣人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他走到张定川面前,瞥了一眼一旁的巨虫尸体,又把头转了回来。

        “老张,运气不错嘛,竟然没被虫王吞掉,是你杀的?还是你杀的?”黑衣人把头转向了陈凌风,上下打量着他。

        “不过,这不重要,物资一件都没有带回来,你知道暴君会怎么处置你吧?”黑衣人看着张定川,脸上透着戏谑的微笑。

        “周队长,我。。。我这不是遇到。。。”没等张定川说完,被称作周队长的黑衣人便打断了他的话。

        “你遇到了什么这不关我的事,我只知道你一件物资都没有带回来。”周队长恶狠狠的说道。

        “好了,多说无益,明天准备进斗技场吧,正好明天暴君要迎娶新的皇后,我可是会在你们身上下重注哦,                毕竟你们连虫王都能杀死嘛。”周队长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两人绑起来。

        “不,不要!”张定川拼命的扭动着反抗,很快头上便挨了结实的一记敲击晕了过去。

        陈凌风看了看周围的形势,只得选择了顺从。一来他感觉身体里已没有了刚才那股力量,二来即使自己逃脱了也救不了张定川。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沿着沙漠中那条依稀可见的陈旧公路,陈凌风很快见到了他们的目的地。那是一处聚集着各式低矮帐篷的小型绿洲,不大的区域里竟是绿树成荫,与不远处的沙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绿洲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十层楼高的建筑物,外墙已经斑驳,成片的玻璃幕墙也只剩下了金属的框架。

        楼顶浮凸的字体依稀还可以辨认出这栋建筑物的名字——兰斯切特绿都酒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沙漠中的洛亚方舟”。

        /66/66102/18393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