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修真小说 - 心狐九变在线阅读 - 第221章 文昌天君的借刀

第221章 文昌天君的借刀

        飞舟启动,进入了莽莽山区。

        赵三全问道:“大人,药王谷分为内三阁,外六堂,不知大人要去那里?”

        “我奉文昌天君之命,来见一名鹿芸儿女修。”秦牧风回答。

        赵三全脸色一变,恭敬道:“大人是奉了天君上谕,卑下失敬,鹿芸儿丹师隶属景丹阁。”

        秦牧风点头,问道:“你认识鹿芸儿?”

        赵三全回答:“只是见过几次,鹿芸儿丹师一向深居浅出,某记得是三十年前来到药王谷,丹师在药王谷地位尊崇,一百多位丹师,鹿芸儿丹师属于中游。”

        “这么说,鹿芸儿有些孤僻?”秦牧风说道。

        “多数丹师孤僻,一个丹师的成长不易,需要天赋,毅力,修为,某也尝试过炼丹,结果不得不放弃,根本消耗不起。”赵三全感叹。

        秦牧风点头。

        赵三全又问道:“大人来此,莫非是打算修习炼丹术?”

        秦牧风摇头,道:“非是,文昌天君让我来见鹿芸儿,若是中意就结为夫妻。”

        啊?赵三全失声,眼神怪异的看着秦牧风。

        秦牧风脸一沉,阴森如狱的威压瞬息笼罩。

        赵三全脸色惨变,忙不迭低头作揖告罪。

        安福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望着,主上鬼仙?

        秦牧风收敛威压,问道:“我的话,有什么不妥吗?我要听实言。”

        “大人,卑下无状,知罪,因为,卑下听说,鹿芸儿是文昌天君的侍姬,药王谷没人胆敢不敬。”赵三全惶恐回答,心里苦涩,压根想不到遇上鬼尊大人。

        秦牧风问道:“鹿芸儿的容貌如何?”

        赵三全恭敬道:“大人或许失望,鹿芸儿丹师容貌平庸,体形富态,不过炼丹高明,成丹率七成。”

        秦牧风意外,温和道:“谢谢你。”

        “卑下不敢当。”赵三全恭敬回应。

        秦牧风望向前方,问道:“药王谷守卫如此森严,难道有外敌窥伺?”

        赵三全回答:“大人,药王谷是秦氏种植昂贵灵药和炼丹重地,免不了遭到窥伺。

        自古以来遭受过很多次洗劫,所以不但内谷笼罩护山锁空大阵,还坐镇两位虚神帝君,三位天君阁主,十位护法大王。”

        秦牧风吃惊。

        赵三全又道:“卑下只能在外围活动,没有资格进入内谷,大人虽然地位尊崇,但进入内谷算不上尊崇,遇事千万别冲动。”

        秦牧风点头,明了赵三全的一语双关,意思进入内谷,不能威压手段,否则后果严重。

        “我吓唬你,只是了解鹿芸儿。”秦牧风微笑解释。

        赵三全苦笑,道:“鹿芸儿丹师,知名的事情没有,若非我曾经向往炼丹,不会知道很多丹师的名字。”

        “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或许能够帮你,不过别指望太多。”秦牧风笑语。

        “谢大人。”赵三全欢喜道谢。

        秦牧风一笑:问道:“鹿芸儿什么境界?”

        赵三全愣怔,数息后,尴尬道:“只知道是化灵境修士。”

        “你还是说说药王谷。”秦牧风笑语,转了话题。

        ......

        幽静的山谷,谷中流淌曲折溪水,植物郁郁葱葱,坡地,山壁,溪畔,无序生长了数不清的奇花异草,灵木芝果。

        一名身穿布裙的女人,手提竹篮,行走于谷中,偶尔采取果实。

        她的腰身如桶,姿容平庸,唯有一头披肩后束的长发,柔顺如瀑。

        忽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化现在女人的前方,变成云图锦袍的中年人,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眼睛和煦的看着布裙女人。

        “君上?”布裙女人止步,惊怔轻语,神情难以置信。

        “我们多久未见了?”文昌天君温和说道。

        “君上,有十二年了。”布裙女人柔和回答,迈步走到了近前。

        “十二年,似乎不久。”文昌天君温和道。

        “奴觉得很久。”布裙女人柔和轻语。

        文昌天君温和道:“你归属本君有三十年了,与本君相见不足百次,对于你而言寂寞难耐,但本君说过,对于女人没有兴趣。”

        “奴归属君上,心甘情愿。”布裙女人柔和回应。

        “你的甘愿,是为了鹿氏家族,本君的接纳,是为了一份久远的美好回忆。”文昌天君温和轻语。

        布裙女人垂目默然。

        文昌天君又温和道:“本君此来,打算送你给予一个后辈。”

        布裙女人猛然抬头,震惊的看了文昌天君,道:“君上,奴情愿终老,请君上不要送走。”

        文昌天君说道:“你庸碌终老,于我而言非善事,三十年了,你的丹道受制境界,只能炼制化灵境丹药,留着你没什么大用,故变通的给你一个机缘,让你拥有真灵境界。”

        “奴不懂?”布裙女人困惑不解。

        文昌天君解释:“鹿氏家族仅存一个真灵境老修,日后失去上等家族,本君与一个后辈达成约定,那个后辈有一门合修法门,能够让你拥有真灵境界,合修后,你归籍鹿氏。”

        “奴懂了,谢君上庇护鹿氏。”布裙女人柔和回应。

        “你炼制的丹药收获,三七分成不变,鹿氏的供奉不变。”文昌天君说道。

        “奴知恩,都不会改变。”布裙女人柔和回答。

        ......

        文昌天君离开了布裙女人,转而去了一座形如海螺的奇峰。

        奇峰的朝天螺口,事实上是一处火山熔岩口.

        螺口四周,无序的盘坐数十名修士,吐纳螺口溢出的浓郁火灵元息。

        “文昌,寻某有事?”文昌天君才落足,一个男音在脑海中响起。

        “叔父,文昌此来为一位后辈,请叔父照拂。”文昌天君神念回答。

        “你又玩什么借刀杀人?不听,走吧。”男音不耐道。

        “叔父可曾听说,白景天晋升虚神?”文昌天君说道。

        “听说了。”男音冷道。

        “叔父,白素王再嫁的秦牧风,开辟祖窍先天灵界,有可能成为修炼周天星斗的祸害。”文昌天君说道。

        “开辟祖窍?他那来的‘璇玑天衍术’传承?”男音意外道。

        “秦牧风非是‘璇玑天衍术’,而是生死轮道体,...,故不能论罪,入修了天蜃宝瓶,先天值得夺舍。”文昌天君解释,鼓动。

        男音说道:“夺噬先天的成功率极低,延误某突破虚神,不值当,你直接杀了。”

        文昌天君说道:“秦牧风修炼本命衍尊道,只有夺舍才能铲草除根。

        白景天虚神剑修,对于秦氏影响变的举足轻重。

        叔父出手控制了秦牧风,白景天无迹可寻,利于维护秦氏稳定。”

        男音沉默,稍许,说道:“白景天擅自指婚,无视某在先,某为了秦氏的稳定,应你一次。”

        文昌天君说道:“我安排了秦牧风与鹿芸儿合修,叔父乘机分身夺舍,增大获得先天的几率。”

        ......

        秦牧风抵达一处峭壁夹道的山谷口,谷口的左侧山壁刻着药王谷三个大字。

        赵三全恭敬告辞,不敢接近谷口。

        秦牧风走近谷口,一个冷淡声音忽起:“外院子弟秦牧风,来此何事?”

        “来见鹿芸儿丹师。”秦牧风止步,从容回答。

        “药王谷的规矩,不许乱走,入谷之后,你的令牌有指引,进来吧。”冷淡声音说道。

        “多谢。”秦牧风道谢,迈步前行,来福跟随在后。

        走着走着,忽然如同接触了水面,涟漪波动的出现阻力。

        但阻力不大,宛如走入水中,三步后忽而阻力消失,仿佛自水中走出。

        浓郁的草木灵息扑面,秦牧风的神情微讶,眼睛看见一片远山环抱的绿野盆地世界。

        世界里丘陵起伏,奇峰林立,云雾缭绕,一片片亭台楼阁,渺小的分布其中。

        秦牧风左右看一看,没有人,他知趣的不去探寻,念头触入令牌,获得了整个药王谷的布局,不能去的所在,令牌显示模糊红光。

        秦牧风与来福登舟飞去,根据令牌的指引,鹿芸儿的所在是云隐谷。

        令牌显示鹿芸儿是五品丹师,隶属景丹阁。

        云隐谷属于鹿芸儿的私人驻地,修士洞府。

        飞舟一路云行,秦牧风心情惬意的游览景色,呼吸浓郁的草木灵息。

        忽而,秦牧风毛骨悚然,心灵生出莫名的危机感觉,仿佛遭到什么凶煞盯上。

        秦牧风愣怔,十方心语:“强者的恶意窥视。”

        “虚神吗?”秦牧风心问。

        “差不多。”十方回答。

        秦牧风迟疑不决,考虑要不要回头离开药王谷?

        思索片刻,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既然被盯上,离开药王谷反而危机。

        接下来,秦牧风猜度可能的危机来源。

        正常而言,他是外院子弟,只要不惹事,不会引起药王谷镇守者的恶意。

        “药王谷的危机,或许来自文昌天君,文昌天君在外院不好为恶,我在药王谷出事,文昌天君能够撇清干系。”秦牧风内心阴沉猜度。

        寻思中,抵达目的地,望见一座飞檐牌坊,牌坊上横匾三个黑字‘云隐谷’。

        牌坊下伫立一名布裙女子,女子腰身如桶,姿容平庸。

        “秦牧风公子吗?奴,鹿芸儿。”飞舟临近,布裙女子走前两步,柔声招呼。

        “鹿丹师,我是秦牧风。”秦牧风微笑回应,飘下飞舟收起。

        “公子请入谷。”鹿芸儿柔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