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修真小说 - 心狐九变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妙仙儿

第110章 妙仙儿

        绿袍中年人回到家族,厅堂见到家主,另一位绿袍中年人。

        “秦牧风杀了柳如是。”绿袍中年人禀告。

        柳氏家主脸色一变,道:“你去了怎么还出现相残?”

        “来不及,一个照面瞬杀,我放弃追逐,顾虑误会大了。”绿袍中年人解释。

        这是一名剑眉虎目的人物,与柳震云有几分相像,他是柳震云的近支族弟,柳凌云。

        柳氏家主皱眉,若有所思。

        另一绿袍中年人问道:“你说瞬杀?”

        柳凌云回答:“秦牧风的战力,化灵境高阶。”

        另一绿袍中年人扭头,说道:“家主,莫非那个人物?”

        柳氏家主摇头,说道:“非是,但他的战斗力,或许与那个人物有关。”

        另一绿袍中年人点头,他的容貌儒雅,名柳凤屿,柳家主的一位叔父。

        柳氏家主又道:“我失误,没有重视柳震云的提点。”

        柳凤屿问道:“提点了什么?”

        柳家主说道:“柳震云说,他能获得机缘,秦牧风的帮助,我心理忌惮那个人物,没有家族亲近之。”

        柳凤屿说道:“家族生存第一,家主的想法非是失误。”

        柳氏家主问道:“你们说,族内怎么处置?”

        “某建议不处置,不宜引起内讧扩大化。”柳凤屿回答。

        柳凌云说道:“不宜公然化,暗中警告一下。”

        柳氏家主点头,柳震云和柳凌云,是他一手栽培的化灵境高阶修士,信任的左膀右臂。

        柳氏家族内部利益,亲情,错综复杂,不好管理。

        柳氏家族拥有八个化灵境高阶,相比黑龙城秦氏强势太多。

        但也造成,柳氏家主的权柄,不如黑龙城秦氏家主。

        柳凌云离开,烟云走进来,恭敬道:“大人,奴婢有事情禀告。”

        “说。”柳家主回应。

        烟云禀告:“大少主房里的左氏侍姬,说得到依雪阁主,阁主夫君的允许,迁居依雪阁。”

        柳家主皱眉,稍许,说道:“我知晓了,你去吧。”

        烟云意外的诧异,女礼告退离开了。

        柳家主轻语:“叔父见笑了。”

        柳凤屿轻语:“依雪晋升化灵,强者为尊,正常。”

        柳家主冷脸,忆往昔,他对于前妻的妹妹,漠视的任由续弦做主,沦为长子的侍姬。

        长子庶出,不成器,畏惧死亡的不肯晋升化灵,作威作福的花天酒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柳家主很少与长子见面,也就祭祖的时候,形同陌生人的朝面。

        柳家主十三个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柳依雪。

        “家主,我带队去妖神山。”柳凤屿不管柳家主的俗念,打扰的说道。

        柳家主意外,注目道:“妖神山凶险,叔父怎可去往。”

        “不搏一搏,此生休矣。”柳凤屿说道。

        柳家主若有所思,明白柳震云的机缘,刺激了柳凤屿。

        当初,家族化灵境修士,只有柳震云,依雪,自愿去往云天灵界。

        ......

        秦牧风心情愉悦,这一次的天钺攻击耗损,相当于第一次的两成。

        天钺攻击,随着对手而付出,不可控,亦可控!

        五日后,秦牧风中转黑龙城外,取得宗门令牌,抵达妙仙宗。

        他直接去往凝练神煞,通过镇守修士,进入抉择朱雀洞中。

        洞中炙热,暗红色的岩浆火光,一尊展翅的赤红巨鸟雕塑。

        秦牧风飞上鸟背盘坐,开始凝练朱雀神煞。

        哦?秦牧风发觉不能吸纳,任凭他用灵识,心灵之力,都不能。

        “莫非神煞只能凝练一尊?”秦牧风懊恼寻思,无知害的自己空劳。

        他下来走出朱雀洞,进入阴森森的青龙洞,骑上盘身的青龙雕像。

        结果不成,他不死心的又往白虎洞,还是不成。

        秦牧风死心的离开了,伫立在僻静山腰,盘算何去何从。

        “想什么呢?”突兀的,一个飘渺女音耳畔响起。

        秦牧风惊吓的一哆嗦,戒备的心灵之力发散,寻觅。

        “你吞噬过一丝玄武灵韵,不能四象俱全。”飘渺女音响起。

        “大人是?”秦牧风小心翼翼的问道。

        “通玄仙灵妙仙儿。”飘渺女音回答。

        秦牧风惊吓的差点跪下,弯腰作揖:“弟子拜见祖师大人。”

        “无趣,我不喜说老。”飘渺女音说道。

        秦牧风直腰,温和道:“大人说,我不能四象俱全。”

        “非是不能,你吞噬玄武灵韵,获得本命圣兽,其他的只能以后修出来。”妙仙儿回答。

        “谢大人解惑,弟子弱小,大人有何教诲?”秦牧风温和询问。

        “没什么教诲,你在本宫眼皮底下,不亦乐乎的偷情,觉得有点意思。”妙仙儿说道。

        秦牧风汗颜,惊悚,恭敬道:“弟子罪过。”

        “你的修炼可惜了,断了仙门,人身无望元神。”妙仙儿说道。

        “大人说的元神?”秦牧风探询。

        “通玄的境界,于你而言太过遥远。”妙仙儿回答。

        秦牧风心一松,又听道:“与你说话,出于你有可能祭炼本宫法宝。”

        “弟子怎么可能?”秦牧风吃惊道。

        妙仙儿说道:“能不能,在于你的成长,百年光阴弹指一挥间。”

        秦牧风不知所措,天上掉的馅饼犹如一座山。

        妙仙儿又道:“不须惶恐,本宫只与你说说,不干涉你的成长。”

        秦牧风说道:“大人,应当宗主祭炼。”

        “宗主修不成虚神,滞留真灵天仙二百年。”妙仙儿说道。

        秦牧风恭敬道:“弟子懂了,太过遥远,能不能祭炼,随缘。”

        “随缘心性,不愧能修成天魂。”妙仙儿说道。

        “大人说的天魂,就是我的身外化身?”秦牧风探询。

        妙仙儿说道:“你修成了天魂,本尊神魂不亡,天魂不死不灭,本宫寄望你的天魂,有可能祭炼法宝。”

        秦牧风说道:“弟子不知怎么修成的。”

        “你的宝瓶真灵,如何修成?”妙仙儿询问。

        秦牧风回答:“弟子在云梦大泽,遭遇一位强大修士,利用一道玉符造化了弟子。

        弟子已知那个修士居心不良,意图第二分身,不知那个强大修士,何时回来。”

        妙仙儿说道:“你的资质平庸,造化你的修士,莫非眼瞎?”

        秦牧风回答:“造化历程痛不欲生,弟子自小苦修,资质上佳的力士,未必比得上弟子的坚韧。”

        妙仙儿说道:“你的说法符合修心至理,你在妙仙宗,本宫保你无事。”

        秦牧风说道:“弟子不能带给家族灾难,情愿舍身脱灾,与那个修士拼死了断。”

        妙仙儿说道:“本宫说了,不干涉你的成长。”

        秦牧风恭敬道:“谢大人宽容。”

        妙仙儿没有回应,稍候,秦牧风呼唤:“大人。”

        还是没有回应,秦牧风愕然,犹豫一下,继续呼唤:“大人,弟子有事请求?”

        “什么事?”妙仙儿回应了。

        秦牧风恭敬道:“弟子需要完整空蝉幻蝶术,请大人赐予。”

        “你只能天书阁换得,本宫不破坏基本规矩。”妙仙儿拒绝。

        秦牧风无语,只能恭敬辞礼,迈步走去。

        他去往地宝阁,了结当初狐丹的欠账。

        妙仙儿的巨大馅饼,秦牧风理智的不当真。

        正常思维,他与妙仙宗主相比,妙仙儿不可能亲疏一致。

        妙仙儿的砸馅饼,大概率探询他的修密。

        但不排除,妙仙儿失望妙仙宗主不长进,选择备用修士。

        因为,宝灵需要宝主蕴养。

        秦牧风不想了,太过遥远的虚无缥缈。

        他近前的危机,妙仙宗主对于他知晓多少,会不会梦魇他?

        秦牧风近年,不会去往天书阁求法,一是功德不足,二是忌惮妙仙宗主获知。

        他抵达地宝阁,寻到百灵阁。

        执事听了来意,请他候着,呼唤卖家过来。

        秦牧风耐心等候,约莫半个时辰,当初的卖家来到。

        “抱歉,我不卖了。”黄袍男子说道。

        秦牧风意外,脸一沉,冷道:“你说不卖了,凭什么单方面违约。”

        黄袍男子说道:“依据规矩,我能赎回,原因价值太低了。”

        秦牧风望向执事,眼神询问规矩。

        执事说道:“大人,他能够付出十分之一卖价赎回,但因为他的地位低于大人,需要付出多一倍的卖价。

        当然,大人宗门长老,如果用掉了,可以拒绝赎回。”

        秦牧风回头寻思,另一自己,没有吞噬紫衣人给的狐丹,大概率吞噬有害无益。

        他取出狐丹,注目冷道:“你拿来一万灵珠。”

        黄袍男子脸色难看,想不到买家变成宗门长老,这一下赔大了,还得罪化灵境修士。

        黄袍男子咬牙赎回了狐丹,拿出五千灵珠,百灵阁代付五千灵珠。

        之后,秦牧风耗用两万灵珠,买了两颗冰魄玉髓。

        他离开,去往丹鼎阁,抵达一看生意兴隆,进出的人络绎不绝。

        他走进去,凭着长老身份,优先获得执事接待,询问力士境丹药。

        “大人的霸龟丹,能够换取三颗元甲辟灵丹。”执事回答。

        秦牧风换了,心下唏嘘,两万灵珠一颗呀,用于增加元甲力士,凝结本源灵种的成功率。

        他打算给予芷兰,蝶衣姨母,如萍备用一颗。

        秦牧风出于爱屋及乌,给予蝶衣姨母机缘,修成高阶力士增寿。

        至于蝶衣居阁的两个美丽奴婢,都是中阶力士。

        两个奴婢对待秦牧风,少言寡语的不亲近,但也算尊重。

        秦牧风明白两个奴婢的轻视,理所应当的一毛不拔。

        他离开地宝阁,去往缥缈峰的玉衡府月影阁,亲近莲如。

        莲如在门外等候,见了秦牧风,欢喜的牵手里走,娇语连珠的说个不停。

        秦牧风微笑听着。

        莲如属于有缘分的邻家小妹,身为奴婢,养成了附庸心态。

        秦牧风亲近过莲如,当日就离开了妙仙宗。

        他放弃了回归弥风府,不宜在危机之地久留。

        /107/107377/29365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