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修真小说 - 心狐九变在线阅读 - 第47章 又见香奴

第47章 又见香奴

        秦牧风问道:“大兄,妖修化身的法门,易得吗?”

        李惠回答:“对于兄弟而言难得,还有上佳妖身昂贵,平庸的妖身不如不修。”

        秦牧风点头,忽而看见了很多飞舞的蝴蝶,惊讶道:“蝴蝶。”

        李惠警告道:“那是青桑宫培养的灵蝶,宫主大人修炼空蝉幻蝶术,培养了很多灵蝶,这些灵蝶不可去碰,否则死罪。”

        秦牧风点头,又好奇道:“难道能够培养出空间灵蝶?”

        李惠回答:“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有的灵蝶是妖修化身。”

        秦牧风点头,问道:“大兄,这里说话有什么忌讳吗?”

        李惠回答:“不能说侮辱上位者的话语,其它的酌情遵守,当值的时候最好闭嘴。”

        秦牧风点头,又问道:“大兄,妖修化身的法门,如何获得?”

        李惠回答:“可用五百功德,或者价值相当的天材地宝,或者五千灵珠换取。”

        秦牧风吃惊,道:“那般昂贵,难道都是那么换取的?”

        李惠解释:“当然不是,入修妖修化身的修者,多数是家奴。

        主人恩赐了他们,他们的妖身种下御妖血禁,生死在主人一念之间。”

        秦牧风吃惊,道:“御妖血禁?那是什么法门?”

        李惠解释:“禁妖为道兵的符法,心无抵制才能种下。”

        秦牧风寻思,妖修化身能被禁制为道兵,这一弊端不亚于致命,毕竟弱者容易成为强者的猎物。

        他又问道:“御妖血禁不能解除吗?”

        李惠回答:“能够解除,易主,需要主人割舍禁符。”

        秦牧风忽然听到一个细小女音:“你也来了。”

        秦牧风一怔扭头寻视,没有看见什么女人。

        忽又听到:“向左看,我在飞。”

        秦牧风看去,没看见有女人,只看见了五只彩蝶在飞舞。

        其中一只巴掌大的彩蝶,面对了他在缓慢扇动翅膀。

        “通灵蝴蝶?”秦牧风讶异,边走边看着。

        “看见了吧,猜我是谁?”细小女音,语气顽皮的又道。

        秦牧风诧异,察觉了女音熟悉,应该是他见过的女人。

        他一品思,忽看了那只蝴蝶,传语:“你是香奴?”

        “不错呀,主人还能记得奴婢。”细小女音欢悦笑语。

        秦牧风意外,传语:“听说你去了宗门,怎么变成了蝴蝶?”

        那只蝴蝶飞来秦牧风近前,落在了秦牧风左肩。

        李惠回头看一下,神情平静的又转回头,没有做出理会。

        “你猜一下。”蝴蝶宛如小女孩,笑语。

        秦牧风传语:“适才听前面的大兄说,送我来的灵圭鹿,修炼的妖修化身,你莫非是妖修化身?”

        “你却是知道了。我这是妖修化身,我的人身在宫里,蝶身在外面巡游,我这个身子破茧成蝶三月多。”蝴蝶细语回答。

        秦牧风传语讶道:“你入修了妖修化身,应当是拥有了本命灵种,你获得了启灵机缘。”

        蝴蝶回答:“我获得了启灵机缘,但前提,需要成为愿意入修蝶身的家奴。”

        “莫非不好?”秦牧风传语问道。

        蝴蝶回答:“对于奴婢而言,最好的大机缘,那怕折寿也是心甘情愿。”

        秦牧风恍然,传语:“蝶身的寿命不长。”

        蝴蝶细语:“妖蝶的寿命,最长的只有二十几年,短命的一年就死去,我的寿命只有了七八十年。

        但我不悔,只要我的人身晋升高阶力士,失去的寿命补回很多,错失了机缘,奴婢此生无望高阶力士。”

        秦牧风听了心头黯然,传语:“对不起,我理应对于你们有所付出。”

        蝴蝶细语:“你的修炼资源匮乏,付出也不能改变我的命运。”

        秦牧风点头。

        蝴蝶又细语:“你来宗门是想入外院吗?”

        “不是,我只是想凝练真煞。”秦牧风传语回答。

        “感觉你的气息,莫非凝练了真煞?”蝴蝶细语。

        秦牧风传语:“凝练不久,我得到了所愿,打算回去家族,我这一生只能成就高阶力士,但想成就一个战力不弱的高阶力士。”

        蝴蝶细语:“你的修炼,晋升化灵境渺茫,空间木宝太难得了。”

        秦牧风心一动,抱着一丝希望传语:“听说这里的宫主,修炼的是空蝉幻蝶术,他是用的什么空间灵物?”

        “不可失敬,你要尊称宫主大人。”蝴蝶语气严肃的细语。

        秦牧风一惊,忙传语:“是,宫主大人。”

        蝴蝶语气转柔:“我听说,是自灵界获得的一株空间灵树。”

        “灵界?在那里?”秦牧风问道。

        蝴蝶解释:“灵界属于古老的空间世界,有的灵界里,存在很多修炼资源。

        灵界的空间不稳定,存在空间扭曲或塌陷,正因为空间不稳定,衍生了具有空间属性的灵物。”

        秦牧风受教点头。

        蝴蝶又道:“听说,妙仙宗掌握有一个灵界,定期让宗内弟子去入历练,寻觅修炼资源。

        你有一百功德,也是可以进去一次,但最好不要去,进去十个,只能回来三个,死亡率太高。”

        秦牧风一听没了兴趣,不说他还欠着五百功德,就是有功德也不愿送死。

        空间灵物那么稀罕,进去灵界也是大海捞针,不值得。

        “我不去。”秦牧风传语。

        蝴蝶细语:“不去是明智,就算你在灵界找到空间灵物,不能在里面用了,出来也会被强行买走。

        但有时候不去还不行,宗门每隔十年,命令一批外院弟子入灵界历练,找到合格宝物的,晋升内门弟子。”

        秦牧风一听,暗骂宗门有够无耻。

        蝴蝶又轻语:“就算死亡率很高,愿意去往历练的大有人在,需要斗法排名,入了内门,晋升化灵境的希望大增。”

        秦牧风无语,道:“我是不想去。”

        蝴蝶细语:“身在宗门,心态和追求与家族不同。

        宗门的修者向往更强的力量,更长的寿命,但愿能与天地同寿,那怕希望渺茫,至死不悔。”

        秦牧风默然,听出了蝴蝶的高远追求心境。

        但是,道不同难生共鸣,平凡一生固然平凡,但却是珍惜生命的一生。

        为了所谓的更强力量,更多寿命,却是不惜舍命的去冒危,秦牧风认为不值。

        蝴蝶细语:“你不认可我的说法?”

        秦牧风传语:“我喜欢踏实的为活着而奋斗,我能够得到的,就去想办法得到,为了得到而不惜付出生命代价,我或许会放弃。”

        蝴蝶驳说:“那你为什么去了云梦大泽?那不是冒危吗?”

        秦牧风回答:“我只在云梦大泽外围寻找机缘,我去了是为不后悔。

        但不愿为了不后悔而深入送死,就像来到宗门凝煞,若是需要冒了生命危机,我不会来了。”

        蝴蝶细语:“你有你的生存理念,我不说了。”

        秦牧风传语:“我对于妖修化身有兴趣,你知道如何获得修炼之法吗?”

        蝴蝶细语:“除非你有机缘,成为如我这般的家奴,不然获得不了,而且你很难寻觅如意的妖舍转生。”

        秦牧风点头。

        蝴蝶又细语:“我在天书阁获传的修炼之法,想传你也是做不到,你获得合格宝物或足够灵珠,能够入天书阁,但你很难达成吧。”

        “达不成,那就算了。”秦牧风传语。

        蝴蝶细语:“修炼妖身对于你,还真是很重要,妖身晋升灵妖境,你在家族的地位尊崇,你先等着,我询问别人有没有办法。”

        “谢谢你。”秦牧风感动道。

        蝴蝶细语:“本以为此生无缘再见了你,如今再见了你,我很欢喜。”

        “我也是欢喜,你是什么名字?”秦牧风心暖传语。

        蝴蝶细语:“名字不说了,我只属于宫主大人,愿意与你说话,是因为以前的情谊,还有故乡人的亲切。”

        秦牧风感慨点头,还是抱着希望的问一句:“天书阁在那里?”

        蝴蝶回答:“三大主峰,各有一座天书阁,你出去就能寻到。”

        秦牧风传语:“你这么跟着我,久了可以吗?”

        蝴蝶细语:“进入宫域和天门不成,我现在属于巡游,你应该是来做巡天力士,此去是领取天兵金甲。”

        “天兵金甲有什么用吗?”秦牧风传语。

        蝴蝶回答:“彰显出巡威仪,于你没什么用,但据说非常珍贵稀少。”

        秦牧风点头。

        蝴蝶又道:“好了,我走了。”

        蝴蝶翩翩飞走了,前面的李惠这才扭头,问道:“你们认识?”

        “原本是在一个家族,想不到能够遇见。”秦牧风回答。

        李惠说道:“你认识一个灵蝶宫娥是好事,或许有利于你的修炼。”

        “她是宫娥,或许帮不了我。”秦牧风说道。

        李惠说道:“灵蝶宫娥是宫主大人的道兵,妖身有血禁,比我们尊贵的多,甚至算得我们的半个主人,在宫主大人那里,或许说上话。

        力士境的修炼机缘,在宫主大人眼中微不足道。”

        秦牧风点头,看着远处成群飞舞的蝴蝶,随口道:“宫主大人的灵蝶宫娥很多?”

        李惠回答:“灵蝶宫娥不可能很多,但我们分不清哪个是,所以不能冒犯,我们不要说了,以免不敬。”

        两个人不再说话,一前一后走入了宫域。

        /91/91717/21144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