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70章 端倪!

第270章 端倪!

        毛发瞬间紧缩,又疯狂开始滋长!



        其尖端就像是活着的蛇一样,快速朝着我口鼻处逼近,像是要钻进我脸上孔窍中!



        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女道士身上,必然有什么护身的东西,才能阻挡这毛发入体,只是被拽出来阳气。



        我身上可没有什么护身之物。



        就算不怕被它们吸死,也要怕被吸出来地气!



        更关键的是,我身后是什么鬼东西!?



        要是人的话,小鬼肯定会发现。



        如今,小鬼也没什么反应,还是杵在原地。



        就连老龚,都没有提前做出反应。



        这会儿不停的斯哈,斯哈,惊恐万状。



        “罗兄!”韩趋颤栗挣扎,眼珠子变得更猩红。



        只不过,韩趋自身都难保,根本无暇来帮我。



        我只是被缠住一条胳膊,另一条胳膊还活动自由。



        快速收起剃头刀,我随即摸出来的,便是一把剪刀!



        锋利尖锐的铜剪刀,散发着幽幽寒芒,上方还布满了锈迹,不过并非铜锈,而是一种红锈。



        这铜剪刀,一般情况下,我没有拿出来使用过。



        红锈来自于一种特殊的血,红鲤。



        都说鲤鱼跃龙门,可化作龙,红鲤就是生长超过一定年份的老鲤拐。



        老鲤拐的血,又叫小龙血。



        用一次,红锈减少一分,次数多了,这剪刀也就废了。



        下九流中有接阴术,离不开这剪刀,也只有它,能分开母体和阴胎的联系,还有镇压的作用。



        思绪在电闪之间。



        我毫不犹豫,一剪刀铰在那毛发上。



        撕拉的声响,就像是烧红的烙铁碰到了肉。



        那毛发直接就被绞断。



        不过,绞断的也就是从韩趋身上分过来攻击我这一股。



        断茬后的毛发,飞速滋长,又要缠绕韩趋。



        我来不及多思考,再挥下去几剪刀。



        韩趋身上的毛发从根部被绞断了。



        他一个趔趄,撞在了洞壁上。



        活尸没有气息,他便没有喘息出来。



        只是警觉的看向后方,显得万分谨慎。



        我立即又用铜剪去绞断女道士身上的毛发。



        物有相克。



        那些毛发寸寸断裂。



        可我手上的剪刀,红锈也快速剥落,只剩下薄薄一层。



        再用上一两次,这剪刀也就废了……



        女道士一声轻哼,眉心痛苦的拧起。



        她并没有睁开眼,摇摇晃晃,要朝着后方倒下。



        韩趋双目圆睁,赶紧探手去抓女道士。



        可他碰到其手臂,竟有噼啪一道电弧闪过,韩趋一声闷哼,缩手后退,掌心呈现一片焦糊。



        “罗兄!”韩趋稍显的焦急,立即喊我。



        我紧皱着眉,还是探手,抓住了女道士的胳膊,其身体稍稍一摇晃,惯性便朝着我身上倒下。



        纤瘦的身材,很轻,整个人又柔弱无骨一般。



        我脑子里倒是没任何念头。



        老龚兴奋的脑袋都发颤,连着嘶了好几声。



        我快速摸出来一个瓷瓶,单手开瓶,倒出来一枚滋阳丹,塞入女道士口中。



        她紧抿着唇,不过脸色从病态,逐渐恢复红润。



        我稍稍松口气,目光却同样扫向周围。



        韩趋早就看过了,他都没什么发现。



        我同样没有察觉到异样。



        推我那东西,隐藏性太强……



        这地方诡谲异常,天知道那鬼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



        “先出去吧,去另一个洞窟,看看是不是师尊被困。”韩趋的话音稍显的沙哑。



        他又看了一眼女道士,眼中闪过一丝怜惜。



        可那怜惜深处,我似是看到了一股卑微的情绪。



        ……



        很快,我们就离开了这洞窟。



        那三只小鬼狡黠的看过我一遍后,便朝着另外一洞窟方向窜去。



        我的戒备心并没有放下,告诉韩趋,这些洞窟里边儿,肯定有类似于媪的鬼物,不算是太强,却能够影响人。



        先前我就差点儿中招。



        这种情况,我们肯定不能带着昏迷的丝焉道长进去,这就是那些毛发的活靶子。



        顿了顿,我又和他说明了,我那把剪刀快失效了,最多能救一个人,再中招,就挣脱不开那些毛发。



        话语间,我将女道士平放在地上。



        昏暗的天色,没有阳光。



        女道士的面颊恢复的愈发红润。



        可他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韩趋的脸色阴晴不定,眼中透着焦虑感。



        我心头却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



        隐隐有种失重感,落空,忌惮。



        另一个洞窟中,若真的是韩鲊子,那孙卓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没上这山?



        若是没上山,他又进了殡仪馆,那他藏在了什么地方?



        至于死……



        我先前是有这种想法,可事实上来说,这也太侥幸了。



        孙卓作为候选,便是真的要死,也一定会闹出一个天大的动静,不可能这样悄无声息死去。



        “拖太久,变数太多……罗兄,你先前的药呢?再给她服用几枚!”



        韩趋猛地抬起头来,他语气凿凿。



        我心跳落空半拍,有了一丝迟疑。



        说实在的,滋阳丹,我身上不多了。



        没有出阳神,空有炼制的药方,我也没办法再做。



        很多时候,我明明能用滋阳丹,我都没用。



        椛萤吃了数枚,我自己一直省着。



        现在瓷瓶里头,至多还有六枚。



        一旦耗尽,再遇到阳气受损,就无法迅速弥补……



        “那药……的确不简单,应该是滋阳丹。”



        “靳阳城中,能拿出来滋阳丹的,就只有一位老先生。”



        韩趋的话音变得愈发沙哑,眼中更多恳求。



        “你若是他的弟子,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东西,我一定会和师尊好好说明孙卓的问题。”



        “师尊知晓了情况,他都会偏向你的。”



        韩趋这番话,让我心咚咚狂跳两下。



        他这意思,是认识老秦头!?



        我先前和韩趋说出孙卓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多言我自己的来历身份,更没有提起过老秦头!



        当年老秦头的身份不简单,只是我家认知不够而已。



        没想到……居然还能影响到监管道场!?



        没有再犹豫,多说多话,我摸出来了瓷瓶。



        倒出来了一枚滋阳丹后,我重重吐了口浊气,干脆又倒出一枚。



        收起瓷瓶,我俯身要给女道士喂药。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我身后传来!



        “要死!要死!”



        老龚尖利的喊声入耳!



        我一个激灵,猛地往右侧斜冲闪避!



        这动作间,我一把抓住女道士肩头,拖拽着她一起蹿了出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