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60章 惊退

第260章 惊退

        无皮鬼!



        我头皮蹭的一下,就发麻炸起!



        当初,看似是赵康给我带来了极大麻烦。



        实际上,是无皮鬼顶替了赵康的模样。



        赵萳,施瑜,都是死在无皮鬼手下。



        我是万万没想到,被老妇哭散了吞吃的魂魄后,无皮鬼居然能和施箐凑到一块儿。



        难道,施箐不记恨无皮鬼杀她?



        来不及多想其他。



        无皮鬼猛地窜出屋门,从施箐头顶越过。



        她拽着领头肥胖,以及书婆婆削瘦的身体,直接朝着我这个方向袭来!



        血肉模糊的身体,没有嘴皮的嘴巴,就是一个圆洞,能瞧见下边儿的牙齿。



        尤其是那双眼睛,满是血丝,更永远无法闭合。



        一声怨毒尖厉的嘶吼,无皮鬼猛地将领头和书婆婆甩出!



        两人同时朝着我倒飞!



        我哪儿敢面对面抵御。



        硬接下领头和书婆婆,我自己吃不消。



        用招式的话,他们必然伤的更重,就只能朝着一侧闪躲!



        堪堪避开他们两人。



        轰然闷响中,他们撞在了院子栅栏上。



        领头沉闷哼了一声,书婆婆却噗的一口,喷出一大片鲜血。



        两人都瘫软倒地。



        无皮鬼没有丝毫停顿,又朝着我斜冲而来。



        她顷刻间到了我面前,一手,便掐住了我的喉咙。



        这速度太快,我完全没有机会闪避。



        随后,无皮鬼血洞洞的嘴巴,朝着我狠狠一吸!



        我双目圆睁,一股浓郁的后怕感袭来!



        先前在我家别墅,我就是这样,让无皮鬼吸出来了地气,而后她被地气收进了纸人中,才有了赵康被吃,这一系列后续的事情。



        这节骨眼上,孙卓在暗处,韩鲊子在附近,司夜搞不好也盯着我。



        我要是暴露地气,那就是找死!



        思索在电闪间。



        我动作格外迅速,在阳气被吸扯,失去行动力之前,拔出了身上最后一个陶人!



        食指狠狠塞入陶人口中。



        我明显察觉到了吸扯感!



        此前用陶人,或有顾虑。



        现今,韩鲊子清楚我杀过鬼龛的人,这自然能解释的通。



        真要寄托孙卓动手挽回局面,那我也就斗不过他了!



        轰然一声闷响,是一团灰黑色的雾气炸开!



        陶人迅速落地,继而出现的,便是一只如同骷髅披着皮的鬼!



        膏肓鬼直勾勾的盯着无皮鬼。



        无皮鬼身体一颤,她血红的眼珠,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一声凄厉的惨叫,无皮鬼猛地松开了我的脖颈,速度快得出现了残影,朝着另一侧疯狂逃窜!



        然而,那膏肓鬼就像是跗骨之蛆。



        我对无皮鬼用了,他就盯死了无皮鬼,朝着其逃窜的方向径直追去!



        冷冽的哼声在近处回荡。



        我蹙眉,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右侧。



        入目所视,正是青袍道士张栩。



        他一手持剑,却垂在身侧。



        显然,他是打算动手,现在却不需要他帮忙了。



        “鬼龛的东西用多了,不知不觉,贪欲就变多了,罗显神,你最好有一点儿底线。”张栩冷冰冰的训斥我一声,他才朝着后方退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领头将将从地上爬起来,书婆婆却蜷缩瘫坐在栅栏边缘。



        我没注意到施箐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总归堂屋门前空空荡荡,半个鬼影子都没了。



        看似有惊无险,可实际上,我用掉了陶人,已经是吃了大亏。



        要是让施箐跑了,就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只是,我心头有种郁结感。



        施箐对我这态度,如果我将她送到施家,天知道当时施家会怎么反应?



        会不会立即对我倒打一耙?



        就在这时,我腰间的灰雾凝聚速度变快。



        先前崩散的老龚,又恢复脑袋。



        他干巴巴的脸上,一阵苦楚。



        “嘶……小娘子邪门哟,拿我挡针……”



        “心肝儿疼。”



        话音戛然而止,老龚稍稍低头,他能瞅见的不是身体,只有夜壶。



        “找到她。”



        领头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他语气罕见的有了怒音。



        老龚一激灵,才看向领头。



        而后,老龚又稍稍仰头看向我。



        “找。”我只能顺应领头的意思。



        老龚眼睛提溜转了一圈儿,眉头蹙起,成了个疙瘩。



        像是一时片刻,老龚没有分辨出施箐的方位。



        偏偏在就在这节骨眼上。



        一股子阴风骤起!



        那屋子上方的瓦片,都被掀翻不少!



        粉色的雾气,裹挟着灰色阴气,直挺挺朝着领头冲去!



        “哼!”



        领头一声冷喝,他抖手,便甩出一枚符篆!



        啪的一下,符篆打在了那两种雾气混杂的雾上。



        施箐狰狞的面颊,变得妩媚,瞬间又扭曲收缩。



        那张符篆簌的蜷成了一团,啪嗒一下落在地上。



        说实在的,这一幕让我愣住,错愕不已。



        施箐明明跑了,老龚都找不到踪迹,怎么又回来了?



        表象看,她是袭击领头,实际上,根本就不是。



        领头本就有直接收了她的本事。



        这就像是她主动自投罗网一样。



        领头弯腰,一抄手就将符篆捡了起来。



        随后,他盯着瓦顶半秒钟,才瓮声说道:“有变故了,耽误的时间,有些长。”



        我心头落空半拍。



        领头快步来到书婆婆身旁,将她背起来后,又对我眼神示意,便朝着来时方向疾走。



        我快步跟随上去。



        不多时,我们就回到了正常的村路上。



        祁家村的风,变大了。



        村路两侧,隐隐约约能瞧见有人走动。



        距离稍远,从他们走动的方式,依稀能辨认出来,像是饿死鬼……



        身后又不停的传来芒刺感,像是被某种东西盯上!



        领头脚下的速度更快,我们直接从这一侧的村路钻进荒田。



        在田地里头,风就更大,传出呜咽的嘶鸣声。



        老龚不停的传出,嘶,哈,嘶,哈的声音!



        我们疾走了三四分钟,远离了村路,我还是打了个冷颤。



        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



        先前我们下来的位置,竟站着一排人。



        距离虽然远,但依旧能看清楚,他们四肢纤瘦,腹部却滚圆硕大!



        赫然是饿死鬼!



        而且,至少得有十几个!



        再下一秒,饿死鬼忽然让开了路。



        站在村路边缘的,是一个身材很瘦小,甚至有些像是侏儒一般的人。



        距离太远了,只能看出他瘦小,瞧不见脸颊。



        那股子芒刺感,重了好几倍。



        “这荒田是内村外村的分割线,外村有报应鬼,内村是一群鬼东西,中间不只是有媪这种鬼物,应该还有一些防备,让内村鬼,无法进入外……”



        领头话语间,他同样扭头,顺着我的视线看。



        并且,他步伐停顿下来。



        这一刹,他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那侏儒一般的人,竟跃下了荒田。



        他太矮小了,身体比荒草高不了多少,却一下子隐没在荒田中!



        我头皮一阵阵发麻!



        “走!”领头脸色难看至极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