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27章 有人死了

第227章 有人死了

        婚约?



        我和尸仙的婚约?



        不,是和无头女的婚约!?



        两人名字的后边儿是日期。



        不过,这日期是空洞的,并没有填写。



        我手微微发颤,艰难的将视线从婚书上挪开,扭头看向四周。



        白雾并没有散去。



        椛萤推断错了,婚书不是破开梦魇凶狱的关键。



        甚至,就连尸仙诈尸,都没有将其破开……



        我再盯着尸仙的尸身,心中涌起的是淡淡恐惧。



        说真的,无头女的确在保护我,为了我,她甚至愿意豁出去魂魄。



        可她毕竟是个鬼。



        就算上尸仙这尸身来说,她是个尸鬼。



        尸鬼和人,完全是殊途两道,怎么可能有结合!?



        老秦头疯了不成,给我和尸鬼立婚约?



        他难道早就计算好了,徐家会悔婚?



        那我不会隐姓埋名,是否也是老秦头的计算!?



        我思绪一瞬间发散出去,猛地扭过头,看向竹棚的一侧。



        竹子间有缝隙,从缝隙中能瞧见外边儿老秦头的棺材!



        勉强压下心头的惶恐,可随之涌起的,还是茫然。



        老秦头到底想要做什么?



        强忍着思绪弥漫,我迈步,径直朝着白雾中走去!



        老龚瞪大了眼睛,又是大口呼吸,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结果,我进了白雾后,竟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身处于雾气中。



        本身疯狂涌动的雾气,显得很平和,都没有形成人影……



        老龚的惶恐,变成了咧嘴的笑!



        他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这就不是看人要死的鬼笑了,而是他如释重负。



        我沉默片刻,哑声道:“老龚,怎么进这里的凶狱?”



        瞬的,老龚的脸色极其僵硬。



        “爷……三十六计,走为上记……没脑袋的小娘子,不好惹的哟,小心她一个不高兴,掰了你的头。”老龚眼中格外胆怯。



        “你不是说,椛萤有事,就喊老龚吗?被困住的不只是邵老先生三人,椛萤你不管了?”我止不住脸色的阴霾。



        “这……这……”



        老龚额头上都冒汗珠了……



        “做人窝囊了一辈子,做鬼,你也要窝囊一辈子?”



        “我罗显神不是小人,这辈子没有贪生怕死的字眼,要是你帮不了忙,那就没有价值,让你意识被那个先生压制了,对我来说,也没有影响。”



        我话音格外冰冷。



        老龚被吓到了,脑袋猛地甩动。



        “回去!回去!”



        “躺棺材里!”



        我瞳孔又是一阵紧缩。



        “没脑袋的小娘子……不想您进去,爷……您去了,怕是要遭罪哟。”



        老龚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转身,三两步就回了竹棚。



        尸仙的尸身依旧杵着,陶制罗盘的指针还在簌簌的转动。



        我走到棺材一侧。



        这棺材其实很大,因为尸仙诈尸,红布被掀开,能瞧见棺材底部,竟然有两个头枕。



        只不过……尸仙没头,头枕对她又有什么用?



        另一个头枕……



        是提前准备好,给第二人的?



        一时间,心头又天人交战,不过仅仅持续了几秒钟,我就毫不犹豫的翻身进了棺材。



        躺在一旁,脑袋靠在头枕上!



        “嘶!”



        “呼!”



        “嘶!”



        “呼!”



        老龚仰面朝上,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丝丝缕缕的凉意,从四肢百骸钻进身体。



        我好像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拉扯感。



        身体,好像在下坠!



        眼皮却变重,完全睁不开了!



        漆黑,笼罩了一切!



        一声闷哼,我双手猛的往两侧一抓!



        这完全是本能。



        实质上,我左边儿没人,尸仙诈尸站起来了。



        右边儿是棺材板。



        按道理,我只能碰到棺材板。



        可没想到,双手竟然抓了一个空。



        失重的下坠感消失不见了。



        四肢百骸的冰凉,同样消失不见。



        笼罩我的,是一股淡淡的水汽还有温暖。



        眼皮一颤,我睁开了双眼。



        入目所视,是宽阔的房间,是高大的房梁。



        整个房间都是古色古香的。



        可温暖之余,又透着一股子空寂。



        坐起身来,我四扫屋内。



        左边是一道屏风,水汽和暖意,就是从那边漂来。



        其余地方则显得正常。



        屋中央摆着一张实木雕刻的方桌,靠窗的位置有一张桌案。



        桌案上铺着白纸,旁边放着砚台,以及笔。



        右侧墙前有木质衣柜,而柜门上,居然悬挂着一柄桃木剑。



        这就是凶狱梦魇?



        低头,我正要喊老龚。



        夜壶上却空空如也。



        老龚并不在。



        “嘘……”



        耳边麻痒,小到几乎不可记的声音钻入耳中,还携带着一股凉风。



        我余光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上,竟然多了一颗头……



        不正是老龚干巴巴的鬼脑袋吗?



        “莫说话,莫吱声,尸仙小娘子在找头。”



        老龚的话音更小,额头上汗珠更多,甚至脑袋都在微微颤栗。



        我眉头紧皱着。



        梦魇,其实也算是亡人最为坚韧的执念。



        尸仙就是无头女。



        谁会想自己身亡,还身首异处?



        只是,她怎么可能找得到头?



        棺材里都没头,十有八九,她死的时候,就是头被人收走了。



        “爷,赶紧找到椛家小娘子,咱们得快点出去……她越睡越沉了,尸身上是残魂杂念,本身那部分魂,完全深入梦魇了……她被分成了好几块儿……”



        老龚话音愈发显得恐惧。



        我脸色又微微一变。



        老龚说的这好几块儿。



        不单单指的是身首异处,怕是还有魂魄……



        无头女是一部分,处于梦魇中剩下的魂是一部分。



        尸仙那尸身上,居然是残魂生出的杂念?



        这就代表,就算她诈尸了,其实都没醒来,因为那一部分魂,都在梦魇里。



        也是万幸,我身边儿有老龚这个阳神鬼,否则,我根本就不知道做什么。



        “椛萤在哪儿?”我嘴唇微动,并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唇语。



        老龚怔了一瞬,看向房门的方向。



        随即,他僵硬的摇摇头。



        我心跳落空半拍。



        不过,我并没有觉得失望,老龚已经提供了很多信息和帮助了。



        “有人死了。”



        老龚眼角一抽搐,哑声又道。



        “谁死了?”我瞳孔一缩,嘴唇再动。



        老龚还想要开口,可他眉心郁结,闪过一丝丝的痛苦神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