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19章 寡妇戏

第219章 寡妇戏

        u“这些都不算怪事,刘姨才刚出了王斌年的事情,你又去偷看,难保不让人觉得你和王斌年一样。”我告诫村长。



        村长连连摇头,脑袋甩得和拨浪鼓一样,急道:“我咋个会是王斌年?就是……”



        村长欲言又止。



        片刻后,他还是满脸复杂的说道:“也没啥大事……就是村里风言风语的。显神大侄,你得知道无风不起浪不是?”



        “嗯?”我脸色疑惑。



        村长才长叹一声,道:“刘寡妇是真的偷了人……这几天晚上,她在院子里咿咿呀呀的唱着曲儿。搔首弄姿的,惹火的很,村里好多汉子都去偷看了。”



        “整个村都传的沸沸扬扬。”



        “我估摸着,王斌年开始也没想着打刘寡妇的主意,是发现她骨子里浪荡,才会动歪心思。”



        “嗐,我是臊得慌,前几天显神大侄你才去帮了她,结果你刚离村,她这都不避着人了,传到别的村里,我这老脸也挂不住啊!”



        说着,村长就显得格外气愤,还跺了跺脚。



        没由来的,我心跳就落空了半拍。



        先前刘寡妇为了名声,能一脑袋朝着老槐树撞下去,宁死都要保住贞洁!



        现在她就偷了人?



        是先前她掩饰的太好,还是另有隐情?



        我并没有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村子不大,半点儿风声草动,村民都会口口相传。



        也正应了先前村长那句话。



        无风不起浪。



        “夜深,村长你早些休息,我会去看看刘寡妇的。”我语气略沉。



        村长连连点头,说那就太好了,这事儿,可得管管。



        罢了,他才转身离开。



        我关闭院门,扭头瞥了一眼院子中间的纸扎。



        雷击木的符并不起眼,纸扎人依旧木然站着,像是魂魄散去了一般。



        唯有悬着离地一尺的那陶制圆盘,才说明纸扎依旧蕴藏着鬼魂。



        我径直走到了老秦头的房门前,拱手抱拳,低声道:“邵老先生,我打算出门一趟。”



        “听见了。”邵嗣平缓的话音传出:“有能之人,肩头自有其责任,既然村里将你当主心骨,发生了事情,你是该去看看。”



        我心头微怔。



        邵嗣是当我常年管村里这一应事情了?



        不过,好像还真是。



        老秦头在的时候,村里的白事大部分经我们手,我前段时间离村,满打满算也就月余。



        “多谢邵老先生。”我再稍稍躬身,做足了礼数。



        邵嗣再没有吭声了。



        我并没有去和陵道人说话。



        走到椛萤房门前时,椛萤恰好就推开屋门。



        “咱们一起去。”椛萤轻声道。



        显然,我和村长的对话,她同样听得一清二楚。



        ……



        从家里离开后,径直前往刘寡妇家。



        夜色静谧幽深,能听见簌簌的风吹树叶声,还有清脆的虫鸣。



        椛萤又提了一句,出都出来了,她等会儿还是想去看看余秀。



        我便没拒绝了,说瞧过刘寡妇后,就去。



        椛萤脸上又多了几分笑容,她自然而然的握住了我的手。



        微凉的小手柔弱无骨,很快又有了一丝温热。



        我轻吁一口气,感觉心被填补的更满了。



        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刘寡妇的家门外。



        这会儿不算多晚,约莫九十点钟。



        咿咿呀呀的唱腔,从院内传出。



        这就像是在唱戏曲儿一样。



        我微眯着眼。



        村长说,和我亲耳听,对于心境来说,又是两个概念。



        一种烦躁的感觉油然而生。



        老秦头护着刘寡妇。



        不管他碍于什么缘由,并没有和刘寡妇有再进一步。



        刘寡妇其实都是自由的。



        她若是光明正大的说了,那她要找什么男人,我管不了什么



        可她不能明明已经有了姘头,却还要骗我帮她,保持所谓的贞洁名声,这就破坏了很多东西。



        椛萤没多说话,却抿着唇,同样略不适。



        我稍稍凑近了一些,透过门缝,瞧向院内。



        入目所视,正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背影。



        腰臀扭动间,那惊人的弧度,让人一时心跳加速……



        椛萤的唇抿的更紧了。



        忽地抬起手,咚咚咚的敲了敲门。



        霎时,那女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扭过头,脸便朝向院门。



        月光下,刘寡妇的脸极其温柔,往常她不施粉黛,今天有了妆容,更透着一股子妩媚。



        “谁?”她稍显的警惕。



        “我,还有显神。”椛萤直接用力推门。



        不过,门并没有被推开,只是传来门阀的咣当声。



        “开门!”椛萤声调变大,语气中的不满之意变得极其浓郁。



        椛萤怎么也这么敌视刘寡妇?



        是因为刘寡妇的所做作为,让她也看不过去吗?



        我没有开口,本来视线要挪开门缝,等刘寡妇来开门,好给我个解释。



        可没想到,我还没抬头,刘寡妇的脸上就一阵惊慌。



        她并没有转身来开门,反倒是匆匆忙忙朝着小二楼的方向走去!



        一转眼,刘寡妇就进了楼道,那婀娜背影消失无踪。



        “哼。”



        椛萤轻哼了一声,她手从我手中一下子抽了出去。



        而后,她脚用力一踹。



        砰的一声闷响,门颤动很大,却没被踹开。



        我心头都是一凝。



        椛萤这气性,怎么这么大?



        “我来。”



        话音稍沉,我快速从兜内摸出来一柄匕首,直接插进了门缝里,往上一挑!



        一下子,里边儿的门阀被我挑掉,院门应声而开。



        院内静幽幽的,好像先前一刻就没有任何人。



        小二楼上没开灯。



        楼道漆黑,两间房门亦紧闭着。



        我步伐匆匆,径直朝着楼梯走去。



        椛萤则紧跟着我。



        窄小的楼梯间内,脚步声形成回音。



        等上了二楼,走至刘寡妇房门前,我伸手扣门,沉声喊道:“刘姨?”



        开始没有回应。



        我正要用力推门的时候,房门却轻轻往里微动,露出了一条门缝。



        刘寡妇探出半张脸,充斥着不安和畏惧。



        “显神……这……”



        她看我的时候还好,目光落至椛萤身上时,话音就戛然而止。



        “夜深了,你们赶紧回去吧……我困了。”刘寡妇微咬下唇,视线重新落至我脸上,神情闪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