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17章 等你回来

第217章 等你回来

        是不好说,不能说,还是不敢说?”



        “又或是你内心有自己的计算,我这问题,影响了你的算计?”



        陵道人眼中的不喜,转变成了审视。



        他平淡的问询,稍稍也有了一丝严厉。



        这毫无声息的情绪转变,让我心跳都落空了半拍。



        他逻辑的严密,思维的敏锐,比起来邵嗣,都不遑多让。



        甚至,我觉得犹有过之。



        邵嗣大体是平和的,对我还算是信任。



        陵道人……完全没有信任可言,是直接在判断我!



        “陵道长言重了,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是好。”



        “村里的确有一个怪人,我师尊说过,她很邪门。”



        “可事实上,我不知道她哪儿邪门。”



        稍稍吐了口浊气,我脸色没有大的波澜,心里头却有了计较。



        在倒茶的邵嗣,稍稍一顿手,目光略奇异的看向我。



        陵道人神态没什么变化,是在等我说。



        椛萤的脸上,却浮现了一丝担忧。



        我微微摇头。



        其实,这动作我也是刻意为之。



        椛萤的担忧不是作假,我这样表现,算是变相告诉了陵道人和邵嗣,我信任他们,要说的话,更不会隐瞒。



        椛萤稍稍抿唇,她并没有吭声。



        “她,是个守村人。”我语气沉了许多,打开了话匣子。



        大致,我说了一遍老秦头对余秀的描述。



        不光如此,我还说了余秀在村里做的“好事”,任何大事,她都任劳任怨的帮忙。



        大部分事情都如实讲了,我最后才提到八仙。



        再看了一眼邵嗣,我略带苦笑,道:“昨天,聊的还是不够透彻,事情没有完全说明白,邵先生可能会认为,我是听了其中一个纸扎的话,才离开的老拐村,实则不然。”



        “椛萤那段时间一直住在我家,说过有纸人偷看他们。”



        “我回来后,才被纸人诱使上山,而次日我回家前,被余秀拦住,我才发现,那些纸人堵了我家的门。”



        “而后,他们像是跗骨之蛆一样跟着我……想要我上山……”



        我语罢。



        邵嗣眼中都是深思。



        陵道人却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之后,陵道人眼中思绪平复下来,又问:“没有什么怪事了?”



        摇摇头,我又一顿,才说:“还有一事……”



        我说了关于王斌年和刘寡妇的事情,包括王斌年养鬼,之后又惨死。



        我并没有提椛萤问出来那鬼说的老头。



        只是将王斌年的死,推在了他可能被反噬上。



        对此,陵道人显得兴趣不大,说这不算怪事。



        他又和邵嗣对视一眼,才说没问题,能出发了。



        继而,邵嗣脸上又浮现了笑容。



        从他家离开,我们径直赶往高铁站。



        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就是老拐村最近的地方,实际上是靳阳市。



        我和椛萤却是从穗源市来的大湘。



        邵嗣是要买去靳阳的票,还问我和椛萤要了身份证。



        我自不好多说什么。



        在陵道人的问询下,我已经被迫说了不少东西。



        言多必失……



        再多讲一些,我可能就兜不住了。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



        隍司那里,不会对我有威胁,反倒是帮助。



        明面上,监管道场除了孙卓,都不会有人害我。



        针对我的只有鬼龛,因为通过监管道场,他们晓得至少三人死在我手中。



        而后,天寿道观的人死,膏肓鬼附着的那四人死,都死的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痕迹。



        鬼龛应该不会认为是我杀了他们,甚至不确定他们死了。



        我回到靳阳,对我有威胁的,也就只有鬼龛。



        若是还能稍稍借陵道人和邵嗣的势……



        或许,我能稍稍减少一些鬼龛的威胁也不一定?



        思绪间,一行人到了高铁站。



        进站检票的时候,陵道人被几个安保来回检查。



        最后确定了他身上的桃木剑,都没有什么杀伤性,不算是管制刀具,最多算是工艺品,我们才得以候车。



        这一转眼,等到靳阳的时候,天色都入暮了。



        我们并没有在靳阳市区多停留,我想借势,邵嗣和陵道人却不愿意耽误时间。



        因此,直接就叫了车,出城,前往老拐村。



        我本身就是没有预兆便出现在高铁站,根本不可能有人跟踪我。



        很快出了城。



        再等到临近村子的国道时停下来,我领着陵道人,邵嗣,以及椛萤步行进村。



        对此,邵嗣一直点头,他表示我很慎重,这一点很好。



        陵道人一直没什么表情,板着一张脸。



        其实还有一点。



        就是关于周济对陵道人的下咒。



        中午的时候,我注意过陵道人,他没有丝毫异样。



        这就意味着,倒霉的是周济了。



        ……



        天色入暮时,我们回到了老拐村口。



        能瞧见的一些屋宅,正冒着炊烟,是村民在造饭。



        我一直领着陵道人和邵嗣回了家。



        进家门时,邵嗣眼中满是精光,四下打量。



        打量之余,他口中还在喃喃着什么。



        我完全听不明白。



        只是,我内心隐隐有些悸动不安……



        院里,不对劲……



        我注意到在各个墙角,屋檐下的位置,静静的杵着纸扎。



        那些纸扎直愣愣的杵着,一动不动……



        暮色只是暮色,天还没黑,纸扎自然动不了。



        陵道人的视线很快落在纸扎上,他眼中迸发出一阵冷冽杀机。



        “倒是有些意思,它们,在等你回来。”



        陵道人的话,无疑是点破了窗户纸,我额头上都泌出来了汗珠。



        椛萤同样神色不安。



        邵嗣的视线从打量屋宅布置,到了纸扎上。



        他眼中迸发了更多的精芒。



        “呵呵,像是守株待兔,拿捏准了你要回来。”



        “只不过,那东西应该没想到,你不是一两个人回来。”



        “显神小友,快天黑了,将这几个纸扎聚拢在一起,速度要快!”邵嗣镇定自若,更有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态。



        我强忍着那股子心惊,迅速从各个屋檐下将纸扎搬出,很快,八个纸扎聚拢在院子中央。



        邵嗣绕着纸扎一圈,在不同的八个方位,甩下八枚木符!



        深邃的木纹中,透着浓郁的焦黑色。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居然是雷击木!



        出阳神的阴术先生,果然是大手笔。



        我还记得上一次在摊摆区,瞧见了雷击木,我都囊中羞涩,完全买不起。



        邵嗣却用雷击木来画符……



        本身暮色就深,邵嗣布完符的刹那,最后一缕天光被黑夜所吞噬,我们头顶就像是笼上了一层巨大的黑色幕布,阴暗感随之而来。



        八个纸扎人身体不约而同的轻颤,血色的眼珠迅速眨动。



        下一秒,所有纸扎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雾,从木然呆板,变得活灵活现。



        其中一纸扎,忽地凶厉扑出!



        他距离邵嗣最近!



        身体眼见就要掠过雷击木符!



        啪的一声脆响,就像是电蚊拍打中了蚊子,一道银蛇电弧乍现,那纸扎砰的一下弹回后方,他胸口的位置焦黑一片,竟然出现一个洞。



        随后阴气涌动,覆盖了那个洞。



        所有纸扎都死死盯着我们,凶厉倍增。



        “呵呵。”



        邵嗣淡然一笑,道:“显神小友,看看,哪一个是对你有善念的纸人?把他放出来,于我们有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