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12章 借势

第212章 借势

        一瞬椛萤不挣扎了,身体变得格外僵硬。



        她脸色却一阵醇红,像是个红透了的苹果。



        下方那群椛家人,目光欲噬人一般!



        没有人再开口,就连椛穹,都不再吭声说话,变得无比沉默。



        我手稍稍松了一些劲,转而拉着椛萤,自屋檐匆匆走至瓦顶正中。



        目光四下扫视,我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我带着椛萤离开了椛家,疾走在来时那条公路上。



        跟随感若有若无。



        我并没有刻意去甩开。



        现在被椛家跟上,或是我将其甩掉,都没多大意义。



        天黑后,荻术中的荻鼠,才是寻人寻踪的好帮手。



        不过,有椛萤在身边,问题应该不大。



        不多时,我们就停步在我之前住的那个酒店外。



        “是祈妹?”



        椛萤稍稍挣脱了一下。



        先前从椛家出来,我就从揽着椛萤的胳膊,变成了握着她的手,拉着她走。



        这会儿我松手,掌心中都有一层薄汗。



        “是椛祈。”我话音压得很低,确保即便是有人跟着我们,他们都听不见什么。“我们去哪儿?去找她吗?唐叔呢?是不是在一起?”



        椛萤的神色镇定多了,可她眼中还是有一股掩藏不住的担忧。



        我隐隐觉得,椛萤担心的,应该不只是椛祈和唐叔。



        更多的,还是担心我。



        虽说我现在还在她身边,但她先前提过,我不是周家人的对手……



        思绪很快落定,我回答道:“椛祈和唐叔在一起,我让他们去安全所在了,现在不去找他们,我们换个地方。”



        刚好,一辆出租车从面前驶过。



        我伸手拦下,两人上车时,我还没开口,椛萤就先报了一个位置。



        坐在后排,车上了路。



        她眼中担忧不减,才低声说:“两圈路,最后去你说的地方,天黑之后才能到,我确保家里人追踪不上来。”



        我自是明白椛萤的用意了,点点头。



        约莫半小时左右,下车了一次。



        又打了一辆车,再绕了一圈路。



        上第三辆车时,我说了地址。



        椛萤一愣,她吓了一跳似的,不安的看向我。



        “你见过邵嗣先生了?”



        “见过,并聊过了。”我如实回答。



        “这……”椛萤显得很犹豫,格外不自然的说:“家里的事情,若是扯上阴术先生,就会弄出更大的麻烦……”



        我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他们不是跟不上来吗?即便是跟上来了,发现我们在邵老先生这里,也不好做什么吧?”



        我不能否认,自己多多少少,算是先利用了一下邵嗣。



        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事情的不确定因素才会更强。



        椛家对我,肯定是杀意蓬勃了。



        那个周家的鼠脸人,虽然不多说话,但他对我的杀气,肯定是最重的!



        退一万步说,椛萤带出来了。



        局面对我来说有利,我完全没必要,和他们陷入死斗。



        借势,是眼前的最优解。



        若是邵嗣不满,大不了,我还可以再拿出一个陶人。



        我思绪间,椛萤没有再开口了。



        因为先前绕路花了时间,再加上椛萤有意控制,此时的天色逐渐被夜色吞没。



        椛萤早有准备一般,手中捏着两枚竹编的荻鼠。



        当夜幕彻底笼罩下来时,她弄破了食指,让荻鼠吸食了血液。



        竹编变得活灵活现,当真像是黝黑的老鼠一般。



        出租车司机就像是瞧不见荻鼠似的,依旧正常的开车。



        我差不多明白过来,荻鼠和鬼的特性相仿。



        哧溜一下,一只荻鼠窜上了我的衣服。



        它漆黑尖溜溜的嘴巴,不停的啃食着我衣服表面的空气。



        另一只荻鼠,爬在椛萤的身上,动作相仿。



        “人身上是有气息的,家里有咱们的气息,不过,荻鼠可以寻气,也可以吞。”椛萤轻声解释。



        先前的话题,被彻底翻篇了。



        这时,司机才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



        他面色稍有疑惑,是没听懂椛萤的话。



        恰逢此时,椛萤微凉的小手钻进了我的手中。



        因为她手不够大,无法整个握住我的手,只能蜷缩在一起,像是我握着她的手一样。



        接着,她头轻轻倚靠在我的肩膀上。



        说真的。



        我先前的情绪,看似是冷静,可实质上多少也有些急躁。



        就是论事来说,我更是捅了一个大马蜂窝。



        招惹了椛家,彻底得罪了一个术士家族。



        可我不但不急躁了,甚至还觉得自己变得更为冷静,镇定。



        就好像内心空缺的那一部分,得到了填补一般。



        椛萤对我无比信任,带我回了她家。



        现在,又义无反顾的跟上我,离开了家。



        她这样对我,我还有什么缺乏的呢?



        内心,逐渐涌起了一个念头。



        只是,当那念头升起的瞬间,又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惶恐。



        我想将自己的秘密告诉椛萤。



        这样,我对她才不算隐瞒,才算得上公平相对。



        可如果,椛萤被瘟癀命吓走了,哪又怎么办?



        “你,心跳的好快。”椛萤稍稍侧头,语气比之前柔和更多,却也带着奇怪。



        “周家,我们的确对付不了,可你说的没错,邵嗣先生会对他们形成一股震慑,只要你确定,不会因为这个得罪了邵嗣先生,咱们就不会有事。”



        “所以,你完全不用害怕。”



        这句话后,椛萤脸上的担忧,全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甜甜的笑容。



        她轻声又道:“忽然有些明白,姐姐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家了。”



        “至少,她在知道孙卓的真面目之前,孙卓一定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人这一辈子,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以前姐姐说过,嫁去周家的女人,都会生不如死,虽说周家表面看上去很好,但实际上,完全不是那样。”



        “他们和椛家人不会有子嗣。”



        “这就是一场交易,她一直认为,是椛家人身上的某种东西,吸引着周家人一直庇护椛家。”



        “当时,姐姐没有告诉我,她打算反抗。”



        “一直当她离开家族,彻底和爸妈摊牌后,我才知道,姐姐肯定不会回来了。”



        “得知真相之前,她肯定格外的满足和幸福,真相来临之后,她才成了最可怜的人。”



        “我,比姐姐的运气好。”



        “我以为,你真的会走,我以后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找到你。”



        “而那时的我,已经不配再留在你身边了。”



        “可现在,你回来了。”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我和姐姐是姐妹,她没有得到的东西,冥冥中,便落在了我身上。”



        椛萤这一番话说的很长。



        刚开始,我听得似懂非懂。



        最后才完全明白过来,椛萤是对我敞开心扉。



        她对我的依赖,更强了。



        “放心吧,我不怕周家的人,就算邵老先生震慑不了他们,他们还能比天寿道场的人更难对付吗?”我轻声安慰。



        脸上的其余情绪,全部被收敛起来了。



        我暂且打消了,要将瘟癀命这秘密告诉椛萤的打算。



        同样,我不会利用椛萤的命数,去滋长阳神。



        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



        在孙卓身上的命数,我必须得抢回来!



        ……



        车停在了城中山脚下。



        我并没有让车直接停在邵嗣家外边儿,还是保持了一段距离。



        马路另一侧,就是一条河,河畔栽种着柳树,还有一些桃树。



        我先给椛萤脸上化了一道死人妆,遮掩了本身的面容。



        这才带着椛萤走到邵嗣家门处。



        微风轻拂,风铃叮铃叮铃的吹动着。



        虚掩的屋门,能瞧见里边儿依旧亮着的白炽灯。



        我同椛萤上至门前,轻轻扣门。



        笃笃声在院内回响。



        门被打开了。



        邵嗣瞧见我时,神色略诧异。



        “显神小友,你这是……”



        他视线落在了椛萤身上,话音戛然而止,目露思索。



        “邵先生,遇到点麻烦,可能要住在你家了。”我开门见山,没有丝毫掩饰。



        “原来如此,那小友住下即可,刚好,二楼有一间空房。”



        邵嗣点点头,脸上思索停止,露出微笑。



        我稍稍松了口气,椛萤的神色才完全镇定下来。



        她轻轻侧身行礼:“多谢邵老先生,椛萤有礼了。”



        “椛家的人,阴气颇重,倒是少见。”



        “看来显神小友,会带着这位椛萤姑娘同行了?”



        邵嗣捋了捋下巴,他本身胡须并不重,不过,这动作依旧让他带着一股高深感。



        我点点头,没否认。



        邵嗣的微笑浓郁不少,又道:“很好,荻术寻踪,排险,噬鬼,算是一大助力。”



        我心头微凝。



        邵嗣对椛家了解的,居然这么多?



        或者说,是因为椛家在大湘市时间太长,有很多“名气”?



        当然,邵嗣并不知道椛萤的身份,更不知道她的命数。



        死人妆遮掩了很多东西,甚至让邵嗣觉得,椛萤本身阴气就重。



        “噬鬼,并不是所有族人都能做到,小女尽量提供帮助。”椛萤彬彬有礼,轻声又道。



        “好,好,快进来说。”邵嗣立即让开了一条路,请我们进屋。



        刚入了屋内,我瞳孔就微微一缩。



        因为,房间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他身材削瘦,脸颊微微凹陷,五十多岁的年纪,鹰钩鼻,眼眸却格外锐利。



        深蓝色的道袍,腰间悬挂着一排桃木剑。



        这,竟然是一名道士!



        而我,丝毫没有感受到过他的气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