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88章 心中的魔障!

第188章 心中的魔障!

        下一秒,人首分离!



        不过,从那男人身上却率先钻出来了一道黑红色的影子。



        那影子迅速凝聚成型,呈现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与此同时,外沿的包围圈才有人反应过来,铜镜对准无头女!



        白雾太浓郁,遮蔽月华,铜镜虽然还是有种折射感,但比先前要薄弱多了。



        感觉那铜光落在无头女身上后,就和白雾疯狂的相融,并没有再对无头女造成伤害!



        无头女双臂一抖,那颗头骤然被抛飞。



        她身体猛地前倾,就要去捧那膏肓鬼的脑袋。



        忽然间,膏肓鬼溃散成了一团灰雾,前扑的无头女,直接就被灰雾裹挟在内。



        她身上的白雾疯狂的抵触,挣扎,却还是无法挣脱灰雾。



        这一幕显得极其古怪。



        按道理来说,灰气属于阴气,魂魄溃散了形成的灰雾,是没有什么攻击效果的。



        可那灰雾却限制了无头女……



        更奇怪的是,无头女被灰雾裹挟限制住后,外沿的人并没有冲上来。



        旁侧还有两女一男。



        其中一女快步冲向无头女。



        另外一男一女则疾步奔向我。



        随着他们的行动,灰雾,继续从他们的身上蔓延!



        冲向无头女的那一女距离稍微近些,已经到了无头女身旁。



        她身上大量的灰雾笼罩在无头女身上。



        分秒之间,她们所在的区域就成了一道雾墙,什么都瞧不见了。



        我来不及多管无头女,心神更为凝重。



        那一男一女,前后夹住了我。



        他们的身体就像是雾气的源头。



        不,不只是源头,扭曲虚幻的影子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摇曳着,像是要生生钻出来。



        雾墙包裹了周围的一切,我瞧不见外沿包围的人了。



        甚至,我也瞧不见鬼龛的那一男一女。



        “呵呵。”



        冷不丁的,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笑声。



        陌生中,带着一丝浓郁的熟悉,以及一点点的稚声。



        我脸色变了变。



        “呵呵。”



        又是一个笑声出现,不过这声音要厚实的多。



        当然,厚实的不是性格,而是相对来说更为年长的年纪。



        晕厥感逐渐升起,我呼吸变得粗重,不停的喘息着。



        周围的灰雾变得稀薄一些。



        我发现自己并没有站在空地处了。



        周遭是光秃秃的墙壁,以及一张铁架子床。



        床榻上是单薄的被褥,带着一股淡淡的皂角粉味。



        本身,我是站着的。



        可下一秒,我竟然躺在了床上,身体被束缚死了,无法寸动!



        “呵呵。”



        “真以为老子白养你?”



        “凭你爸妈干的那点缺德事儿,你当时没死都算命大了!



        沉闷厚重的话音,带着浓郁的讥讽,隐隐还能听到一丝丝舒爽。



        雾气逐渐散开,两个人出现在了床边。



        一人坐在轮椅上。



        正是双腿瘫痪不便的孙卓!



        他的影子弥漫在墙上,轻微的摇曳晃动,活脱脱像是个饥渴恶鬼。



        他贪婪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渴望,还有迫不及待。



        “知道为什么你能多活一年吗?”



        孙大海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幽幽又道:“因为你九岁的时候,命数最好!”



        语罢,孙大海不知道从哪儿取出来十二根又粗又长的钢针!



        他作势,就要将钢针插进我身体!



        恐惧感即将将我吞噬。



        我才堪堪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本身,膏肓鬼就会让人心中产生魔障,出现幻觉,看到这辈子最为惧怕的人,或者鬼物的模样!



        我最怕的人,就是孙大海和孙卓吗!?



        怪不得鬼龛其余那些人不靠近过来。



        膏肓鬼的灰气会无差别影响周围所有人。



        他们过来了,也得一起中招!



        我不想承认,我惧怕孙卓和孙大海,可事实上,他们的确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那无头女呢?



        她的噩梦,她最惧怕的人是谁!?



        思绪在电闪之间。



        眼见钢针就要扎在我身上了!



        我眼神更冷,更为怨毒,死死的盯着孙大海。



        明知道他们是膏肓鬼所化,可我眼中依旧充满了恨意!



        猛地咬破舌尖,腥味在口中炸开。



        我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浇灌在孙大海脸上。



        孙大海的模样快速变化起来,形成了一张皮包骨头的鬼脸。



        这其实更像是皮绷在了骷髅头上。



        黑红色的皮肤,近乎没有眼白的眼珠,这才是膏肓鬼本身的模样!



        仅仅一瞬,膏肓鬼的脸再度变化,又成了孙大海。



        不过,并非是先前我记忆中十年前的孙大海。



        而是最近的孙大海!



        他更老了一些,眼眸却更自信。



        嗤的一声,钢针刺进了我的胸膛。



        紧接着,就是密集的针戳!



        我整个身体都变得麻木,僵硬,感觉自己骨头都要被钻开了,有种说不出的东西,正在源源不断的从身体里流出!



        恐惧,再一次笼罩在我心头。



        这感觉太真实了,真实的恐怖!



        当年,我的命数,就是这样从身体里流淌了出去!



        我口中不住的哀嚎,惨叫,本能的促使,让我心头一颤,就想要求饶!



        当年,也是这样!



        我痛不欲生,求孙大海放我一条生路。



        孙大海却冷漠无比,压根没有管我死活,抽走我命数后,还把我像是扔死狗一样扔掉。



        死死的咬着牙关。



        本身舌尖的血,就在弥漫。



        浓烈的腥味充斥了口腔。



        不只是舌尖有伤,我感觉嘴巴也被咬破了,口中全都是血腥!



        哀求的话,没有说出来。



        求饶,有用吗?



        十年前没有用。



        如今膏肓鬼勾起我心中魔障。



        要针对我的是鬼龛,求饶,更没有用!



        我内心的抵抗没有停止,反倒是更浓烈。



        可随着抵抗变浓烈,剧痛就更多。



        “膏肓鬼”化作的孙大海,不停的用钢针扎穿我的身体,他脸上愈发病态的狞笑!



        就在我意识都到达临界点,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的时候。



        轰然间,脑袋多了一丝清明。



        膏肓鬼的攻势,是在我心上!



        这魔障,又像是勾起了我的心魔!



        时间不可能倒退,我不可能回到孙大海家里,被他用钢针刺体。



        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只是这幻觉太真实了,我完全沉浸在其中!



        而心魔……



        我经历过不止一次!



        十年间我跟老秦头生活在一起,我总是忘不掉仇恨,总是问老秦头,时间什么时候到!



        每次,当我深陷意识的漩涡的时候,老秦头都会让我做一件事情。



        不要东想西想,去擦棺材!擦柳木心做的阴棺!



        然后我就能沉下心,恢复冷静!



        这两种心魔,一种是自己滋生。



        另一种,是来自外力催生!



        可真要说起来,自己滋生的心魔,才是最为稳固的!



        那我自己都能冷静下来,克服心头魔障,为何克服不了膏肓鬼这外力滋生的心魔!?



        想清楚了这些。



        我不停的回忆着擦拭棺材时,内心的起伏波动。



        脑袋,忽然一下子就空了起来。



        冷不丁的,眼前的一切变了。



        光秃秃的墙壁,重新成了空荡的空地。



        远处是湍急的江水,是漆黑的山峦。



        近处,是一块一块的灰雾,以及灰雾中的一男一女。



        他们的脑袋近乎成了膏肓鬼的模样,皮包着骨头,显得极度森然恐怖。



        黑红色的眼珠,直溜溜的看着我,丝丝缕缕的灰气,不停的钻进我心口。



        此外,他们各自还伸出了一只手指,点在我心下方的位置!



        余光,还能看到四周。



        最外沿的八个人,还是待在原地,手中持着各式各样的法器,并没有靠近。



        包裹无头女的灰雾,更为浓郁,几乎成了实质。



        刺耳的惨叫声,不停的从那一团灰雾中传出。



        无头女痛苦到了极点!



        我心,在微颤。



        油然而生的,也是一种痛苦。



        我知道先前自己有多难受,就清楚,现在的无头女面临着什么。



        人的思绪,总是灵活多变的。



        鬼的思绪,更多的还是执念!



        而且,我能想通,还是因为老秦头过往的教导。



        无头女呢?



        她却在经受自己这辈子最痛苦的噩梦!



        保护了我那么长时间,我不但没有对她起到什么帮助,还将她陷入了如此境地!



        眼眶红到了极点,好像……还有种东西流淌下来了。



        我本来想要拿出来老秦头给我的手指!



        用它的时候到了!



        可下一秒,我才发现,我身上各个位置,都有某种东西在流淌而出!



        那种流淌感,还是限制着我的行动力,让我不能寸动。



        而我对面的一男一女,眼珠子忽然一颤,似是发现了我已经脱离了他们的影响!



        他们的手指,更用力朝着我心口戳下!



        剧痛,类似于针刺!



        不过他们的手指,随后就被一股黑气所包裹。



        那黑气就像是一张张极为细小的嘴巴,不停的啃咬,吞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