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5章 瘟疫,会蔓延

第175章 瘟疫,会蔓延

        领头忽地起身,陈君赶紧躲在他身后。



        张轨骤然驻足,双手各摸出一样东西。



        右手是先前的布囊,左手是一条麻绳。



        灰气瞬间滋生,比领头更胖的饱死鬼现身。



        麻绳前,则是一个耷拉着长脖子的鬼,舌头掉出来老长。



        两鬼同时扑向领头!



        杨管事已经被我制住,他就是被怨气控制了而已,倒在地上直吐白沫。



        我快步进屋内,随时准备着针对“领头”!



        “领头”却一动不动,眼中反倒是露出一股子悲悯,眉眼都低垂下来。



        他这副神态,更像是个老大夫。



        “暴饮暴食……”



        “抑郁自杀……”



        “离魂之症……”



        “果然啊,人以群分,一个有瘟病,其他病症就会开始出现,瘟疫,就会蔓延。”



        “不治好你们,我走了,也不安心啊。”



        我更觉得头皮发麻,恶寒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暴饮暴食,说的是饱死鬼。



        抑郁自杀,就是那吐着舌头的吊死鬼了。



        张轨随时能魂魄离开身体,更换尸身,不就是容易离魂吗?



        瘟病……



        魏有明,居然看穿了我的瘟神命?!



        他话说的不算直接。



        张轨皱着眉头,还没什么反应,更没有看我,注意力依旧在“领头”身上。



        顷刻间,那饱死鬼和吊死鬼都到了“领头”近前。



        饱死鬼肥厚的嘴唇猛地张开,利齿尖锐,狠狠朝着“领头”脑袋啃下。



        那吊死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拽着一截麻绳,猛地套住了“领头”的脖子,狠狠一收。



        只听接连咔嚓两声,领头的脖子,硬生生断了。



        不,断的不是正常脖子,而是纸扎人!



        “衣服,眼镜!”



        我迅速出声。



        下一秒我才瞧见,饱死鬼手中捧着的领头脑袋上哪儿有什么眼镜。



        下半截身体同样是光秃秃的纸人,并没有穿着西装。



        饱死鬼还啃了纸人脑袋一口,肥胖的胖脸上极度愤怒,脖子,头顶,甚至是左边脸上,同时张开了狰狞的嘴巴,鲜红的舌头舔舐着嘴唇。



        那吊死鬼则直勾勾地盯着陈君,绷了绷绳子,就要朝着陈君逼近。



        我目光警觉,四扫整个屋内。



        张轨同样谨慎无比,扫视四周。



        陈君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怕,只有冰冷。



        眼看吊死鬼到了陈君跟前,就要如法炮制,勒断他的脖子!



        陈君那只不太能睁开的灰色眼珠,陡然间睁得极大,淌出了浓稠的鲜血。



        鲜血浸满他半张脸,淌在他胸前衣服上。



        一只手猛地从他脸上的血中探出,狠狠抓住了吊死鬼的绳子。



        紧接着,半个身体从陈君的脸,胸口同时挤出。



        那是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脸色灰败,双目死寂,充斥着怨毒。



        陈君的脸上开始露出痛苦煎熬之色。



        这一幕太过瘆人了。



        鬼从人的身体里钻出来,这和赵希驱使鬼婴,如出一辙。



        那些血,不停的钻进那男人的身体里。



        陈君逐渐变得虚弱起来。



        不过,那只鬼却拽着吊死鬼的绳子,另一只手狠狠朝着吊死鬼心口掏去!



        吊死鬼想要后退,却退无可退。



        说时迟,那时快。



        那男人的手心掏穿吊死鬼的心口。



        饱死鬼甩下了纸人脑袋,逼近至陈君右侧,双手抓住了那男人的肩膀,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下一秒,吊死鬼心口出现一个大洞,灰气寸寸崩散。



        而饱死鬼一口咬掉那男人半个脑袋,兴奋地嚎叫着,将整个头狠狠埋下去,头脸上的几张嘴,都在疯狂的啃咬。



        三两分钟,那男人的鬼魂被啃了个干干净净。



        陈君有问题那只眼睛就像是瞎了一样,从灰色变成了黑色,黯淡无光。



        他先前淌出来的血也不见了,身体踉踉跄跄的后退。



        显然,饱死鬼对啖食血肉没什么兴趣,任由陈君退到卧室门旁。



        “别让魏有明跑了。”我扭头看向张轨。



        张轨哑声道:“外边有我们的人,他跑不掉。”



        同时,陈君旁边的屋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迈步走出。



        一身板正整齐的西装,干净敞亮,无边框的眼镜,透着一丝丝贵气。



        那赫然是唐宿!



        只不过,唐宿的模样同样有所扭曲,一部分像是自己,另一部分,像是魏有明。



        “没有治好你们,我怎么会走呢?”



        “唐宿”微眯着眼,幽幽开口。



        陈君面色煞白,脚步踉跄的躲进屋内,就像是先前一样,到了“唐宿”身后。



        我没吭声。



        手微动,更锣入了手,另一手紧握着梆子。



        没有立即动手。



        得先看张轨手段如何。



        如无意外的话,用了更锣,无头女应该会直接来。



        不过,更锣也会影响张轨。



        但凡有机会能拿下魏有明那缕魂,我都没必要再召出来无头女。



        “疯言疯语,想跑你也跑不掉!”



        张轨话音将落,那饱死鬼愈发贪婪的冲向了“唐宿”,他头脸上那几张嘴更显得兴奋,舌头乱舔着。



        偏偏就在这时,饱死鬼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



        从他的嘴巴中,猛地探出来了一只手!



        那只手伸出来极长,几乎都到了肩膀处了。



        血,不停的从那只手上弥漫。



        饱死鬼痛苦的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短短两秒钟,大量的鲜血覆盖了饱死鬼。



        饱死鬼肥胖的身体就像是消融的冰雪,很快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呆愣地站在饱死鬼消失的地方。



        从他的面容来看,赫然是先前饱死鬼吃了的那个鬼!



        “食鬼,便被鬼食,对症下药,以后,便不会有贪食之病了。”



        “唐宿”的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话语依旧带着重音。



        听起来一半像是魏有明,一半像是唐宿。



        我更觉得冷汗涔涔。



        张轨面容呆滞,眼眸随即浮上了恐惧。



        “罗兄,撤!”



        张轨一声厉喝,骤然就要后退!



        结果砰的一声闷响,门居然闭合了。



        张轨伸手要去拽门。



        门瞬间又被拉开。



        刹那间,一柄尺长的刀,随着门开启而入内。



        稳稳刺在张轨的眉心,直接贯穿了他整个脑袋。



        张轨完全反应不及,眼珠子变得死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