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61章 等我

第161章 等我

        k8领头的脸色一僵。



        我一样瞳仁紧缩。



        随后,老龚干巴巴的两片嘴唇一动,又道:“你离魂症,他脑袋病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老龚并没有吃领头身上的东西,不应该感应到领头的信息。



        离魂症,指的就是领头现在这种状态。



        他在我身边儿的是丢的一缕魂,可不就是老话说的离魂症吗?



        领头神色同样好了点儿,瞥了一眼老龚,低声说:“等我回去了,自然就好了。”



        不过,领头又喃喃了一句:“他?魏有明?”



        老龚点了点脑袋。



        这我反倒是不奇怪了。



        魏有明的日记里,的确写过,老刘认为他病了,要住进重症监护区。



        冷不丁的,我又打了个寒噤。



        因为,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活尸煞。



        他误认为我是魏有明的时候,就说过不能出来,好好待着,好好睡觉,这一类的话!



        他肯定就是日记中的老刘了。



        这就对了,如果不是副院长,谁又能将院长关进病房?



        再联想到陈君所说的那些信息,一个稍显完整的逻辑链,在我脑海中浮现。



        魏有明病了。



        因此,他开始“伤害”病人。



        所谓的病人失踪,全是魏有明演出来的一场戏。



        直到副院长发现他的病情,让他住院治疗,再到之后,老刑侦“薛方”发现更多的线索,将矛头全部对准魏有明,才发生了魏有明逃脱追捕,自杀的后续!



        再然后,魏有明因为杀人太多,成了二十八狱囚,反倒是让精神病院变成了更为恐怖,诡谲的存在。



        至于唐宿所说,所有送过病人来医院的人家,全部闹了鬼,我一时半会儿就推断不出来缘由了。



        我脸上的思索之色很明显,领头低声又催促我,让我别在这里出神,魏有明能成二十八狱囚,肯定没那么简单,现在想再多,都没什么意义,先到顶楼,找到我那缕魂魄最重要。



        我收起思绪,心知领头说的没错。



        两人开始上楼。



        第二层楼道口,第三层楼道口,都是如出一辙的铁门阻挡。



        经过三楼的时候,我眼皮又突地跳动了一下。



        先前右眼明明都没事儿了,这会儿又阵阵发凉。



        我一手捂住右眼,匆匆往上走去。



        抵达第五层时,我忽然感觉到不对劲了。



        还是安静,过度的安静。



        我们进来那么多人啊,两栋楼都来过了,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儿动静吧?



        怎么还是没人!?



        又和领头相视一眼,他胖脸紧绷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算,我们到了六楼。



        这一层楼,和下边儿五层都不一样。



        下方楼层,全都是左右一道铁门,加上锁。



        这六楼,两边的铁门加厚了两层,看起来,比监狱还监狱。



        “往右走,进去!”冷不丁的,老龚又喊了一句。



        我快速摸出铜片,开始撬锁。



        眼珠变得更凉了,忽而,有一股液体流淌了出来。



        吧嗒吧嗒落在地上,成了一滩血迹。



        “显神?”



        领头低声喊了句,语气格外担忧不安。



        我眼皮一阵阵微搐,动作没有停止。



        老龚忽然颤栗起来,眼眸中又浮现了恐惧。



        “爷……他要醒了……”老龚语气更发凉,还有些颤巍巍。



        第一道锁开了!



        我额头上满是汗珠,推开第一道铁门,开始打开第二道门锁时。



        先前地上的那一滩血,竟然凝聚成了一枚圆溜溜的眼球。



        满是血丝的眼球,瞳仁死寂,冷冷的注视着我。



        我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醒了……他来了!”老龚近乎一声尖叫。



        吼道:“爷,你倒是出来啊!”



        他前半句话,是恐惧,是告诉我。



        后半句话,就不是喊我了!



        而是喊铁门深处,我那一缕魂!



        说实在的,我同样很焦虑,我那一缕魂不知道怎么搞的,为什么我们都到这儿了,他还不出来?!



        这一瞬,那枚眼珠子咕噜一下朝着后方滚去,似要滚下楼道。



        领头突然从我身边后退,出了第一道铁门,追到那眼珠后,狠狠一脚踩下去!



        噗嗤的碎裂声,像是爆浆。



        地面又多了一滩血,领头冷冰冰的斥了一句:“跑得了,见鬼了。”



        随后,领头又快速回到我身边。



        就在这顷刻间,第二道门的锁,被我打开了。



        突然,一个沙哑,熟悉的声音传来。



        “落锁,进来!“



        “快!”



        这声音太耳熟了,简直像是我自己对自己说话!



        不,就是我那缕魂在喊我!



        我能瞧见楼道深处,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影。



        不过,我没有立即追过去,而是按照“我”那缕魂所说,回头,快速关上了第一道铁门,将锁重新锁好。



        期间,领头极为凝重谨慎的看着铁门外边儿。



        我退出第二道铁门,同样将门落锁后,额头上是汗珠淋漓。



        老龚的脑袋一歪,直愣愣的盯着楼梯口。



        我和领头近乎同时将视线落了过去。



        没有任何先兆的动静。



        听到啪嗒的皮鞋声时,一个人,从六楼的楼梯口走了出来。



        那是个身材中等的老人,穿着一身极为干净,整洁,舒适的西装。



        脖子上,却有着深深的勒痕,枯白的脸上,皮肤满是褶子,他没有右眼,左眼发暗,泛红,太阳穴上有很明显的眼镜压过痕迹。



        心,那一瞬间真的跳停了。



        魏有明,来得好快!



        他蹲身,手指朝着地上捻去。



        血迹快速的蠕动,又成了一枚满是血丝的眼球。



        他捏住眼球后,将其塞进了眼眶中。



        这一瞬,魏有明变得更为慈祥了,神态上没了恐怖感。



        起身后,他看向我和领头,那眼神反倒像是看朋友。



        “走!”领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拽着我要后退,要往楼道深处跑!



        我没有反抗,正要一同后退时。



        忽而,感觉后心猛地钻进来了一股凉意。



        那一瞬,脑袋像是浆糊一样,多了很多本身不存在的记忆,画面。



        “我”在狂奔!



        在各个楼层的楼道中奔命逃跑!



        身后,一直入骨附髓的跟着皮鞋声响。



        我钻进过满是瓶瓶罐罐的药柜。



        钻过医院地下的停尸间。



        躲过厕所,更衣室……



        这整个楼的任何地方,我都去过了。



        甚至,我离开过这栋楼,到过大门前……



        只不过,大门是走不出去的……



        记忆有些模糊,我还没有完全接纳,只记得,只要抵达大门附近,魏有明就会立即追上来……



        一直到“我”躲进第六层的重症监护病房后,魏有明便没有找到“我”了。



        我其实偷偷窥伺过,魏有明来过第六层几次,都停在了铁门前头,并没有进来。



        思绪,其实很快。



        我刚被领头拽着跑出去两步,便猛地顿足。



        领头只是一缕轻飘飘的魂,反倒是被我拽住,停在原地。



        “他进不来。”我声音极为嘶哑,干涩。



        右眼的空洞感没有了,整个人觉得很充实,很饱满,就是充实的有些过头,信息太多,脑袋疼得要裂开一般。



        领头略显错愕的看着我,眼瞳随后一缩,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我再扭过头,盯着铁门外的魏有明。



        他身上是真的干净,是个一丝不苟,又慈祥的老大夫。



        “我,看到你了。”



        魏有明的话音极度友善,脸上的笑容开始放大。



        他没笑的时候还好,这一笑,那种虚伪的劲儿就上来了。



        并且,他还给了我另一种感觉。



        就像是他在等我来一样!



        追我这一缕魂,明明能轻而易举的追到,可他并没有真追到,只是保持那种紧迫感。



        利用这股紧迫,逼我本人出现在这里!



        站在他面前!



        下一秒,魏有明嘴角的笑容开始扩大,他逐步靠近铁门。



        领头更显得警觉。



        不过,却没有继续催促我跑了。



        说实话,这层楼就那么大,我们跑,能跑到哪儿去!?



        既然碰上魏有明了,就得有个解决办法!



        再下一刻,魏有明贴近站在铁门边上,直勾勾的看着我。



        “鬼,不吃东西,人,不吃东西会死。”



        “你总是要出来的。”



        魏有明注意力完全在我身上,压根没有搭理领头。



        他眼眸深处,更透着一股异样的渴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