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90章 鬼又笑

第90章 鬼又笑

        屋内变得安静凝滞。



        我没有说太死,其实就是给了韩趋转圜和思考的空间。



        韩趋先前说,他的师父,同门都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这就代表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他。



        长时间等下去,他一样只有一个结果。



        在我看来,老龚大概率会进深村,这也刚好中了我的下怀。



        而于韩趋来说,给他一个引导,我们有可能离开,他就会自行做出选择,而不是我强求他,导致反效果。



        半晌,韩趋才回答:“唐兄,可能已经跑出去了,可能,也会跑进深村吧?”



        我心头微微一振,果然,韩趋上钩了。



        “概率是有的,不过你都被困了那么久,我实力不如你,怕是一样无法离开,只能等再进来人,才有可能脱身,倒不如赌一赌。”我沉声说道:“找到骗我那只鬼,我们立即原路返回,他仅仅是个黄页鬼,就算诡异了点儿,也仅此而已,他走过的地方,必然没有什么危险。”



        这一番话,我说的极其认真笃定。



        韩趋神态犹豫不决,正因此,便代表着他已经动摇了。



        我没有再开口,而是任由韩趋的情绪发酵。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韩趋眼神稍稍狠了些,哑声道:“既如此,麻烦唐兄施为。”



        我慎重点头,便接下来腰间的夜壶,食指上的伤口刚结痂,稍稍用力,便挤出来一丝血。



        我毫不犹豫将食指贴在了夜壶上。



        冰凉的感觉阵阵袭来,轻微的刺痛感更如同针扎。



        不过,这要比我感应死人衣强多了。



        一旁的韩趋,眼中透着一丝丝惊色。



        我面色不改,保持着心绪镇定。



        这种关头,我要利用感知的能力,就不太可能瞒过韩趋。



        对于同行来说,感知的本事,他们会羡慕,甚至是嫉妒。



        在监管的道士来看,若是和我没有什么瓜葛,他们大抵无所谓,除非韩趋知道监管要找我,抓我,才会忌惮我。



        当然,如果我脸上的死人妆不卸掉,他就算出去了,也未必知道我就是罗显神。



        那冰冷感从手指弥漫出去,逐渐贯彻我整个身体。



        恍惚间,右眼的冰凉感更强。



        让我身体微颤的是,眼中的韩趋,居然成了一副鲜血淋漓的模样!



        我打了个寒噤。



        韩趋是人是鬼!?



        可下一秒,我才发现不是这么简单……



        眼前所见并非是韩趋,那鲜血淋漓的道袍成了黑色的唐装。



        血依旧在弥漫,眼前那人的胸膛似乎被抓裂开了。



        他怔怔站了一会儿,身体忽然四分五裂,成了一团灰气……



        一声刺耳惊恐的惨叫,好像从我口中发出!



        不……并非是我口中,而是老龚!



        视线陡然上移,我余光瞧见了此时的“身体”,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



        霎时我就明白了,这一次的感知,和先前的都不一样。



        无论是感知唐芊芊,还是死人衣的主人,那西装老头。



        我都感知到的都是他们当时的状况。



        可感应老龚,竟然是他生前的一幕!?



        他居然瞧见了一只鬼魂,在他面前崩溃?



        摇晃感还在持续,是老龚惊慌失措的要冲出门外。



        骤然,视线又是一阵失重感,老龚竟没站稳,斜斜朝着地上栽倒!



        红白相间的夜壶,在眼睛中放大!



        一声闷响,老龚的脑袋竟刚好塞了进去。



        视线中的一切归于黑暗。



        再等有视野的时候,入目所视能瞧见地上一具腐烂的尸骸,脑袋被夜壶装着。



        尸体经过腐烂,缩水,明显比夜壶小了一圈儿。



        我才明白,此刻我视角,是在老龚的魂魄上。



        下一秒,乌泱泱的一大群挤进了老龚家。



        有人捂着鼻子,有人一脚踹在夜壶上,硬生生将老龚的脑袋踹断了,弄得身首分离。



        大家瓜分了屋子里所有东西,甚至就连那夜壶,都被一对老两口瓜分。



        随着他们离开,吸扯感传来。



        视角变成了在夜壶上,视线努力回转,能瞧着一具略虚幻的身体在支离破碎……



        眼前的画面,完全支离破碎。



        随之再出现的一幕,就是一间不算太宽阔的屋子,视线在上下摇动,似是摇头晃脑。



        余光能瞧见纸扎部分身体,以及跪在面前的一个女人……



        那女人容貌极其普通,还有胎记,眼珠漆黑一片,显然是个怨鬼!



        她轻轻捏着纸扎的腿。



        我听到了愉悦的调调,是老龚在哼着曲儿。



        曲声戛然而止,干巴巴的话音传出。



        “把你爷伺候的妥当,不就是几个饿死的鬼,他们想吃你,你还能吃他们呢!”



        同那西装老头不一样,老龚便丝毫没察觉到我的感知!



        我主动闭上了眼。



        视线中断后,感知同样中断了。



        再睁开眼,眼前瞧见的便是韩趋,他身上的道袍并没有鲜血,显得极其干净洁白。



        而他看我的眼神却格外慎重,道:“唐兄在隍司中的地位,不简单,我只听师尊说过,过阴人有极特殊者,可有感知能力,可通阴魂,原来你是用这种方法找到那只黄页鬼?”



        “他在哪儿?”



        我心头稍稍一凛,这韩趋,对感知也了解一些?



        这样一来,我就不好混淆概念了。



        不过,大不了就放弃带上韩趋,不用和他起冲突。



        因此,我如实说了老龚所处的环境。



        手指并没有离开夜壶,视线的深度感知中断了,隐隐约约的冰凉感牵扯还在。



        韩趋听完了我的话,一时间又思索不定。



        “韩道长,我的时间不多。”我吐了口浊气,说:“若你你无意离开,我便先……”



        “走吧唐兄,若是你一人,存活概率不大,加上我,还是有离开的可能性。”韩趋打断我的话。



        他谨慎的瞟了一眼窗外,就像是在规避什么似的,随即才推开门。



        我们离开这屋子。



        循着那股冥冥中的冰冷,我径直朝着村路更深处走去!



        韩趋一直走在我身旁。



        有一名道士在,倒也还好,安全区域的鬼并没有来靠近我,否则这些鬼东西,也足够麻烦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觉得有些小问题……



        很快我就发现问题缘由了。



        经过一些屋子时,还是能瞧见一些鬼偷看我们,他们猫着腰,凑在自家窗户前头,盯着我发笑!



        对,我肯定他们没有看韩趋,只是看着我!



        那笑容太过阴森,更充满了幸灾乐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