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89章 计算

第89章 计算

        sz我放下水碗,思绪早已理顺。



        “鄙人唐迁,隍司中隶属于纸扎匠一系,我进来是找人。”



        回答时,我面不改色。



        韩趋这才点点头,又问我找什么人?



        我稍一迟疑,才说,一样是隍司的朋友,被带进来了。



        接着我又问韩趋,除了我,他有没有瞧见过别人进来?确切来说,是一人一鬼,还开了一辆白色的轿跑车。



        韩趋沉默片刻,他看我的眼神,却带着一丝丝的古怪,还有复杂。



        “韩道长,有什么问题么?”



        我心头微凝。



        难道我说得哪儿不对?



        没想到,韩趋却叹了口气,坐在桌旁一张椅子上,怔怔地看着门。



        “我没有瞧见一人一鬼进来。”他回答。



        我眉心略郁结。



        随后韩趋又道:“他们必然不在这安全区域了。”



        “为什么?”我刚平复跳动的太阳穴,又开始微搐。



        “安全区域,之所以是安全区域,是因为,这里有一道鬼打墙,来自一只报应鬼。”韩趋顿了顿,道:“你和我,都在这鬼打墙里边儿,因此我能瞧见你,没有进鬼打墙,就会直接穿过这里,进入深村,所以你没有必要再找你朋友了。”



        “莫说正常人进入深村必死无疑,更何况,你朋友是被鬼带进去的,她恐怕已经被吃得只剩皮囊。”



        韩趋这话更让我不寒而栗。



        我们两人都在鬼打墙里边儿?意思是我还没走出去?



        可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你被困了多久了?”我深吸气,尽量保持镇定。



        “很久了。”韩趋的脸上多出几分懊恼,又垂头丧气。



        “不瞒你说,我奉命出山后,随师尊来靳阳,师尊可直接成为监管,其余普通道士,就必须经过祁家村安全区域的历练,才有资格入内,我这历练,他们大抵认为失败了。”



        “可能会以为我死了,也不一定。”



        我心头微凛,下意识就问了句。



        “历练的内容是什么?”



        “捉住深村内一只鬼,或者自行逃出鬼打墙。”韩趋回答。



        这一瞬,我没吭声。



        靳阳的监管道士,要求居然这么高?



        这鬼打墙不一般,我都还没弄清楚眉目。



        那捉住深村内的一只鬼,这要求就更可怕。



        “基本上以前的师兄师姐,都是艰难逃脱鬼打墙,我只听说近几年,有一位师兄捉过深村的鬼,我的目标也是离开鬼打墙即可,可没想到,这地方如此诡异,我一直出不去。唐兄,你可以放弃去找你朋友了,他必死无疑,我二人先全力破开这鬼打墙,出去才是上策!”韩趋又道。



        对椛萤的担忧,无疑变得更浓郁。



        只能希望赵康暂时手下留情,不要对她下手,以及他有本事,不要被祁家村深村的鬼吃了……



        离村是不可能的,破开鬼打墙,才是当务之急。



        “你是怎么陷入这里的?”我问韩趋。



        ”往东走。”韩趋立即回答。



        “往东……”我眼皮突地狂跳,下意识道:“你是否进了一条岔路?”



        韩趋面色一凛,看我的眼神变得谨慎许多。



        “进岔路,就是触发鬼打墙的方式,径直走,就可以进深村,这是两种不同的选择,只有监管知道,你也是通过这方式陷入鬼打墙!?”



        我面色不改,回答韩趋,我是被骗进去的。



        “骗?”韩趋更为不解。



        低头,瞥了一眼腰间的夜壶。



        老龚的事情没什么可隐瞒的,我简明扼要的解释了几句。



        韩趋看我的眼神更为古怪了,就像是看一个傻子。



        “从未听过,黄页鬼会有堪比算命先生的预测能力,这老龚有些诡异,祁家村中阴气太浓烈,他能脱离凶器的寄身之物,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以后唐兄还是不要轻易听信鬼话的好。”韩趋语气稍劝慰。



        我点点头,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言,而是问韩趋,他有没有想到,“节点”在哪儿?



        破开鬼打墙的方式,最简便的是找到节点,除此之外,鬼肯定在鬼打墙的范围内,除掉鬼也行。



        后者我没有提,因为就算是十个我,或者是韩趋,都没有除掉报应鬼的本事。



        韩趋沉思片刻,才道:“应该是岔路,只不过,岔路已经不见了。”



        我尽力平复呼吸,看来,和我猜测的没错。



        只是岔路能去哪儿?



        一条路,还能跑了不成?!



        我没吭声,沉思复盘着进村的一切。



        路,又走过了一遍,岔路的确消失了。



        如果没有把握,肯定不用再去走一遍了,虽然没多问韩趋,但我已经能判断,这所谓的安全区域中,还有别的危险。



        否则他先前不会那么谨慎。



        村路上的鬼,也不会那么谨慎。



        我还是没复盘出什么异样之处,就是正常走,看见了往东的岔路。



        一时间,我绞尽脑汁,却还是想不到根源在哪儿。



        鬼使神差的,我低头瞥了一眼腰间的夜壶。



        猛地便起了一个激灵。



        夜壶,是老龚的寄身之物,如果我现在感知夜壶,必然就能瞧见老龚所处的环境……



        甚至,还有一种办法,能形成另一种联系。



        找不到正常的出路,将老龚的鬼魂当成一个地标,我同样能走出去!



        只是……这就有风险了。



        一来是不知道老龚现在的环境会不会更危险。



        二来,韩趋的目的是离开这里,我们肯定无法立即离开。



        额头上又冒出了细密的薄汗,心头在天人交战……



        半晌,我还是想不到怎么破开鬼打墙,心头又开始计算。



        监管的道士,即便还没通过历练,多多少少也有本事。



        韩趋虽然没对我表露出敌意,可他一旦进入监管队伍中,就会知道我是谁,同样会对我下手!



        因此,我太过仁慈,反倒是对之后的自己狠厉。



        内心镇定不少,我看向韩趋,道:“韩道长,我想不到办法怎么破开这里,恐怕再拖,也没有意义,可我有另一个办法,能找到骗我的鬼。”



        “有可能那只鬼已经跑出去了,你要跟我走么?”



        我话音落罢,韩趋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