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49章 我有什么脸?

第49章 我有什么脸?

        砰一缕灰烟从混凝土搅拌机的口子里冒出来。



        冷风席卷而过,灰烟散于无形。



        那工人的声音,同样四散消失……



        我脸色不变,心头却一怔。



        把它吓得溃散了?



        人若受到惊吓会丢魂,稚童和老人尤为甚。



        鬼若受惊至极,到达临界点,同样会崩溃。



        这身西装的主人很凶,肯定在血怨之上,可我没想到会这么凶……



        仅仅是他的模样,配上这寄身之物,就能吓溃一只鬼。



        伸手,触碰了一下混凝土搅拌机。



        那工人的尸体应该就在这里边儿了,我先前判断在大门附近五十米,现在精确到了具体位置。



        停了几秒钟,我转身走向烂尾楼。



        灰雾丝丝缕缕的凝聚,争先恐后的涌向我。



        进单元大门时,凄凉的哭泣声在回荡。



        除却哭泣,还夹杂着悲怆话音,喊着还我男人。



        我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右侧。



        一块略凹陷的空地,周围砌着台子,里边堆满了潮湿的泥土。



        挺着大肚子的妇女跪在泥巴中,不停的挖掘着。



        她双掌都是鲜血,分外凄惨,旁边泥土堆了冒尖儿,露出下边儿的水泥封地。



        我眉头微皱,这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外来鬼。



        外来鬼属于游魂野鬼,会四处飘荡。



        只有枉死鬼,才会停留一地凄哭。



        施工意外死了工人能理解,怎么会死孕妇?



        还有,花圃里边是泥土很正常,为什么会水泥封地?



        我心头格外幽冷,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到赵康的眼镜!



        迈步进了单元,走到电梯前边,按了往上的按钮。



        半分钟左右,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



        冰凉死寂的话音随即传出:“你又来了!”



        随着电梯门完全打开,一个瘦竹竿儿似的人,兴奋无比的舔舐嘴唇!



        我记得清楚,椛萤说过,他叫许婪,我也问杨管事要过名单,的确有这么一号人!



        下一秒,他漆黑的眼瞳忽然缩紧,死死的盯着我。



        我稍稍抬头看着他,神态极其冰冷,嘴角却缓缓勾起弧度。



        这笑容,就和那老头凑近镜子时,露出的笑一模一样!



        舌尖舔舐了一下嘴角。



        鬼能吃人阳气,鬼同样也能吃鬼。



        被打散后,鬼还能恢复,可若是被吃了,就是真的烟消云散。



        悄无声息间,许婪忽然一动不动。



        不,不是一动不动,是他瘦高的身体,竟然成了一张薄薄的纸扎。



        方形的纸脸棱角分明,两个漆黑的小点格外瘆人。



        灰气四散开来,钻出电梯门,消失不见……



        工人是被吓得溃散的,许婪却不是,它并非本身鬼魂下了电梯,而是利用了纸人,承载了一缕幽魂走出来。



        很显然,他以为还是我进了烂尾楼。



        可实际上,他都没认出来“我”!



        他怕被吃,才主动溃散,魂体很快就能安然无恙的回到本身鬼魂上。



        我脸色恢复冷寂,进电梯后,按了十七楼。



        出电梯时,再没有丝毫意外发生了,甚至十七楼的楼道都变得格外安静。



        我径直走到左侧最末端的门洞前,入目所视,客厅完全空荡荡,半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地面上堆着我上次撒过的狗骨灰。



        跨过狗骨灰,走到客厅中央,四扫光秃秃的水泥墙壁。



        “出来吧,你看到我了。”



        我语气空洞,又刻意压低,有一种老态的感觉。



        周遭还是寂静无声,赵康并没有出现。



        我面无表情,从兜里抽出来折叠的皮质,哗啦一下摊开,手指快速折叠。



        顷刻间,一道纸人出现在我面前。



        这纸人,我就没有点睛了。



        放血,就能放出我身上的阳气,立马就会知道,我只是披着死人衣。



        点睛是刻意吸鬼,即便是不点睛,若是赵康想进来,一样能钻进来。



        “物归原主,换一样东西让你寄身。”我语气依旧空寂。



        依旧没有声音回答我,从阳台灌入进来的只有呜咽的冷风。



        我心微微一沉。



        赵康必然能感觉到我身上气息和他眼镜气息的相同。



        可他过于胆小了。



        竟然被吓得不敢出来了?



        明明他是这凶狱的“核心”,却如此胆怯。



        可想而知,死人衣的气息应该比眼镜浓烈的多!



        本意我是想他自己进纸人,再交出眼镜,我不费吹灰之力,也不会有安全隐患。



        现在他不出来……直接就破坏了我的计划。



        心沉了不少,只能用第二准备了。



        “如果我找到你,你就没有机会了。”我幽幽说。



        轻微呜咽的风,卷起了一些发黑的狗骨灰,不停的旋转着。



        我抬头,四瞥天花板。



        客厅最中心,有一个锈迹斑驳的铁钩,钩子中间的铁锈很薄,像是有人用绳索不停地拉拽摩擦。



        我走到了铁钩斜下方,眼神更为死寂。



        灰气悄无声息的弥漫,铁钩上多了一根绳索。



        绳索上挂着一个人,正在随风微微飘动。



        脸颊饱满有肉,肤色苍白,两团腮红飘在脸上。



        无边框的眼镜下,一双黑漆漆的眼瞳,带着丝丝缕缕的暗红,死死的盯着我!



        这赫然是赵康!



        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栗着,是在恐惧。



        我嘴角勾起笑容,探手,朝着他眼睛上摘去。



        下一瞬,赵康脸上的恐惧崩溃了,双眼的漆黑,陡然变得血红!



        “我什么都没有了!”



        骤然间,他垂在身侧的两双手骤然抬起,死死抓住了我的右臂!



        我内心陡然沉到了谷底。



        剧痛从右臂上传来,我强忍着这疼痛,脸色依旧不变,幽幽回答。



        “物归原主,你就有了自由。”



        “你没有眷念的人吗?亲人,妻儿?”



        赵康死在这里,凭借着眼镜上的怨气,自身变得很凶。



        恰好工地上有很多失踪工人的尸体,怨气同样冲天,才形成了凶狱。



        这是白日见鬼,阴气蔽日之地,活人勿近,同样是鬼的囚牢!



        我刻意提亲人,妻儿,就是让他想起来妹妹,想起来老婆,孩子。



        没想到,赵康眼珠子却溢出了鲜红的两道血。



        他极为悲哀,凄哭:“我对不起她们,我有什么脸回去?”



        “工作,工作没了,补偿,补偿被我弄丢了!房子,买了一个家,却买了烂尾楼,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债啊!“



        “我就只剩下一个念想了!你还要拿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