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30章 金子

第30章 金子

        少爷,打开看看。”唐全低声说。



        我立即打开木盒盖子,触感冰凉,瞳仁却一阵紧缩。



        里边满满当当装着金饰,项链,戒指,手镯,粗略一估计,少说得有十几斤重!



        先前我就推断,老人是见了鬼才“疯”,金子和钱也是因为穷鬼丢的。



        老龚,也说出了金子在桃树下。



        可我着实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



        这一个穷鬼,再加上病鬼,将这城中村越掏越空……



        “穷鬼偷钱,是因为这里的人,瓜分了他所有遗产,甚至铲平了房子,于老龚来说,算是他谋来的赔偿。我们不可能挨家挨户去还,一旦说出来金子在这儿,什么牛鬼蛇神都来了,会惹上大麻烦。”



        我顿了顿,才道:“这些金子,你全部收着,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城中村如果有什么人急需钱治病救命,你就去捐一笔吧。”



        唐全吞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透着喜色。



        “对了,拿出来十分之一,送给那个妇女。有钱能使鬼推磨,看她先前和老龚搭话,应该是病鬼给老龚做事,按照时间拿钱,虽然她不是什么好人,但钱能够封口。”



        唐全慎重道:“我明白了少爷。”



        我嗯了一声,困意一时上来了,饶是快速掩嘴,还是打了半个哈欠。



        唐全让我赶紧休息休息,奔波一夜了,他这会儿去办事。



        语罢,唐全又给唐芊芊续了一炷香,才开始分出来金饰。



        我并没有立即回房间,看着唐芊芊的遗照,内心却格外复杂。



        自罗家落魄,唐全断腿之后,厄难就笼罩着他们一家人,即便是现在,唐芊芊都没办法好好去投胎。



        我站了许久。



        唐全都将木盒收起来,又夹着一个小包袱出门了。



        最黑的时段已经过去,天色蒙蒙亮了,鸡鸣声接连起伏。



        我才挪开视线,看向了内侧门槛下的地砖。



        先前我叮嘱过唐全,万一老龚钻出来,要说什么,让他别信。



        唐全什么都没提,看来老龚并没有出来,此时天也亮了,阳气上浮阴气入地,白昼难见鬼,我也无法问话。



        回去东屋,我将从城隍庙取出来的香灰,泥土放在床头,装满家伙式的衣服脱了,才躺上床。



        困意涌来得更快,意识很快便陷入了漆黑,我沉沉睡了过去。



        只不过,这一觉我睡得很不安稳,胡乱地做了一大堆梦。



        先是我拖着行李箱,一直在村路上行走,是老秦头发丧后,我要离开村子,结果一直被入骨附髓的脚步跟着,听到老秦头喊我后,我就回了头。



        结果被一双纤纤玉手捧住脑袋,身首立即就分离了……



        再之后,我又做梦被一群人追杀,一部分人穿着道袍,可他们没有五官,脸模糊一片,一部分人是隍司的椛萤和杨管事为首,他们都显得无比凶厉,非要置我于死地!



        骤然睁开眼睛,我猛地坐直,起得太快,一阵昏厥感袭来,我用力捂住了额头。



        阳光很刺眼,透过窗户晒在脸上也很熨烫,好半晌,我才缓过劲儿来。



        从枕旁的衣物里翻找,拿出来了那个巴掌大小的纸人。



        缩小的纸人,纸皮的质感更接近人皮,阳光透过其上,甚至能瞧见毛孔。



        血红色的眼珠一动不动,白天时间,饶是这血怨厉鬼,一样要受困于阳气。



        心跳平复了,直觉却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这纸人不能用出来。



        天知道这里边儿有没有地气?



        城隍庙的司夜嗅过我两次了,都没发现我有什么问题,万一因为这纸人而暴露,那边得不偿失。



        瘟神命能招惹众怒,一旦暴露,就不只是孙家针对我,我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穿好衣物,我拿起床头的香灰包和土包出了房间。



        唐全早就回来了,居然没睡觉,坐在堂屋里头,眼巴巴的看着灵堂。



        唐芊芊遗照前边儿,刚好新点过一炷香。



        “唐叔,你去睡吧,白天我盯着。”我喊了一声。



        明显,唐全的反应慢了半拍,应了一声,这才站起来。



        他都哈欠连天了,还坚持说自己不困,饭菜一直给我热着呢,他去端。



        我都走到堂屋外头了,抬手,拦住了唐全要去厨房的动作。



        “等会儿我自己去,唐叔你去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得走,你还得盯着灵堂。”我沉声说。



        唐全这才点点头,回了西屋。



        即便是这样的担忧,他还是相信我,多的一句话都没问。



        将香灰包和土包放下,我再回了一趟房间,拿出来几张黄纸,铺平在木桌上。



        进厨房,打了一盆水,又拿了两只空碗,我顺道吃过东西,才回堂屋。



        将香灰和城隍泥混合均匀,倒入水搅拌,成了粘稠的稀泥。



        我开始叠纸人,很快,五个小臂高的纸人出现在桌上。



        将那些稀泥均匀地涂抹在纸人身上,黄纸人变成了灰褐色。



        这期间,我自然没忘了给唐芊芊续香。



        当日暮西山时,五个纸人全都涂抹好了,阵阵浓郁的阴气从它们身上溢出。



        我又取了一张白纸,写下来了一封长信,折叠成了一个纸条,用细绳栓了,挂在其中一个纸人脖子上。



        老秦头同我说过,寻常的纸扎匠,扎纸人招鬼控魂,可他让我学的不一样,我不但可以招孤魂野鬼,还能请冥鬼,就是进过阴冥,有名有号的小鬼。



        想要找到唐芊芊,就得先找到那一群即将投胎的魂魄在什么地方。



        大批鬼魂聚集,必然阴气冲天,正常情况下,人只有在距离很近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阴气,可冥鬼却不一样。



        最后,我去厨房取了生米五碗,各立插一双筷子,挤破了食指,各滴了十滴血。



        将米碗放在井旁,又将五个纸人放在米碗旁边。



        这时,唐全从房间出来了,睡了一觉,他神色明显好了很多。



        他略显谨慎地瞧我,却并没有多问什么,小步进了堂屋,去给灵堂换了一炷香。



        我做完了一应布置,同样回到堂屋内。



        “唐叔,你就好好看着香,等天黑,它们就会带我找到芊芊。”



        我视线落至井旁。



        唐全连连点头,低声道:“辛苦少爷。”



        唐全的规矩和客气,都让我习惯了,便没多言。



        天色愈发晚,暮色逐渐吞噬了夕阳。



        当天彻底黑下来的那一瞬,纸人还没什么反应,门槛下的地板却发出轻微的闷响,似是有人在磕头。



        冷不丁地,老龚皱巴巴的脑袋出现在地砖面上。



        一根根黑红色的朱砂绳缠住他头顶,丝丝缕缕的灰气萦绕着。



        老龚眼珠提溜乱转着,似想要开口,头上的朱砂绳却发出噼啪声,就像是被电打了一下。



        头顶一处变得焦黑一片,它又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