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章 误会?

第17章 误会?

        住手!”山羊脸一声厉喝。



        我斜瞥过另外两人。



        “退开!”椛萤立即斥退两人。她俏脸紧绷,额间全是薄汗,眼中的震惊比之前的更多。



        “你把她收了?”山羊脸神色阴厉,沉声说:“这只血怨是你母亲,你收她走绝对不容易,敢在这里把它放出来?不怕再也带不走她吗?”



        我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手再往下压。



        “住手!”山羊脸大惊失色,立即喝道:“你可以走了,刚才的事情是个误会,我们不需要招纳新人!”



        围我那两人退得更远,门也被让开了。



        我并没有直接走,而是凝视着山羊脸,忽然说:“你和罗家有仇?”



        老秦头告诉我的事情,太少了。



        可以说除了教我九流术,关于家里的事情,半句没提过。



        如果这山羊脸是罗家的仇人,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我前脚走出去,后脚,他就得来找上我,甚至找到唐全。



        此刻,他们只是忌惮我在他们老巢放出血怨而已。



        思绪间,我手还在缓缓下压,差一毫就要割破纸人了。



        ”没有仇!”山羊脸忌惮无比,满脸阴霾的道:“多年前,罗牧野同顾箐请了一批人入山,全都是隍司的人手,结果只回来一人,还成了疯子。这算不上仇怨,最多是隍司想要一个交代罢了。”



        我顿时恍然。



        他所说的罗牧野和顾箐,就是我爸妈。这些信息,和唐全对上了。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意外和凶险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既然你说不是仇怨,那就不要来招惹我,否则发生什么,后果自负。”我沉声说完。



        山羊脸眼中杀机更浓,随即又强压下去,哑声说:“道理的确是这样,我不会来找你麻烦,你可以走了。”



        我转身离开之际,还有一道目光凝视。



        通道狭长,走至前方大厅时,这里依旧安静。



        有些通道门关闭了,过分的安静中,透着一丝丝隐杀的气息。



        我没有驻足,进了电梯后按下上行的楼层。



        回到车库,循着指示牌,很快就走到地面。



        车库上方,是一个高层小区,我记住了小区的名字。



        再等我回到浆洗街时,都时值正午了。



        唐全杵着拐,正在门前来回踱步,满眼的血丝,神态透着焦虑。



        “唐叔。”我喊了一声。



        唐全猛地抬头,看向我时眼中惊喜满溢。



        “少爷!”



        他一瘸一拐的走至我面前,嘴唇嗡动:“您走了整整一天了,我还以为您不回来了……”



        “唐叔,你想多了,先进屋。”我示意唐全往屋里去。



        我顺手关上屋门,迅速道:“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咱们先离开这里。”



        “少爷,是出什么事了?”唐全稍显得警觉。



        “可能会有人来找我们,得换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住。”我简单回答了一句。



        就进房间将背包背起,又拖上了行李箱。



        唐全立即开始收拾,很快就背着一个背包,肩头还挎着个袋子,里头是唐芊芊的遗照。



        这才小心翼翼的问我:“少爷,是不是丰瀚轩要来报复?”



        “不是,和罗家有瓜葛。”我简单解释。



        唐全显得更慎重了,没有多问,快速说:“您要是没有想好我们去哪儿,我有个地方,肯定安全。”



        “嘘。”我示意唐全噤声,斜瞥了一眼屋门。



        唐全紧张起来,视线警觉的看过去。



        几秒钟后,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



        伸手,我直接拽开门。



        和我四目相对的,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鬓角略有花白,脸上却充斥着和蔼笑容。



        此人居然是徐方年!



        唐全神色微变,显得极为错愕,道:“老徐!?”



        “唐老哥,好久不见。”徐方年笑眯眯的看向唐全。



        以前,唐全开车送我去徐家好几次,他自然认得徐方年。



        眼睛逐渐微眯起来,我声音微冷,说:“你是来退还聘礼的?”



        其实,昨天就是第三天。



        我没有等天黑就去了别墅,就是想看徐方年会不会来。



        他并没有出现。



        此刻他出现在唐全家门口,肯定不是来退聘礼。



        我那样说,不过是投石问路。



        唐全似是看出来一些眉目,没接徐方年的话了。



        徐方年视线回到我脸上,微叹:“显神,我还以为你说的气话。没想到,真是当真了?”



        我并没有开口,依旧冷眼看着他,想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徐方年稍稍有些苦笑,又说:“那天是徐叔叔过分了,我本来想着,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得你们年轻人自己做主。”



        “这些年,我又太娇惯暖暖,见你打了她,一时就气上心头,才会说那些重话。”



        “事实上,暖暖出言不逊,没有教养,才惹恼了你。”



        “还好,稍作调查,就知道你到老唐家里了,本来两天前我就该来接你的,只不过我当时才知道老唐的家事,就嘱托人料理了一下,送了害死老唐女儿的元凶一程,算是略尽绵薄之力。”



        “今天才把善后的事情处理了,好亲自登门和你道歉。”



        本来,我很镇定。



        可听徐方年说完了,心头却惊疑起来。



        那辆大货车,他安排的人!?



        唐全眼眶红了,显然,徐方年的话触动了他。



        他颤声开口:“老徐……我……”



        “哎……你我兄弟,不用多言,这几年是我疏于打探你的消息,徐家的重心都在找显神上,否则,也不会让芊芊侄女儿……”徐方年尽是遗憾。



        “是芊芊福薄。”唐全愈显得苦涩,眼中对徐方年的警惕,完全消失。



        他又看向我,哑声说:“少爷,咱们去徐家吧,听老徐这话,你们有误会,刚好这误会也化解了,有老徐帮忙,我从旁辅佐,咱们就不用这么瞻前顾后,肯定能查出很多事情!”



        我微眯着眼,盯着徐方年。



        徐方年微微躬身,态度是十足的谦卑。



        可我内心,却如堕冰窖。



        我不是当年的八岁小孩儿了,会被一两句话骗走。



        丰瀚轩,车祸,给唐芊芊报仇?



        这不过是用来瓦解我心理防线的手段罢了。



        是什么促使他们,刚和我翻脸,又反悔,甚至策划了这样一桩事情,再重新获取我的信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