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库 - 网游小说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5章 冷漠,薄情,不负责任?

第15章 冷漠,薄情,不负责任?

        唐芊芊拉我手,同样吸走了我一些阳气,可这种程度的吸食,完全不在一个台阶上。



        我很快就觉得手脚酸软,无力,眼皮更撑不住的往下闭。



        困顿,就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



        冰冷,好似没睡觉这三天,都浸泡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



        纸人左臂抬起,纸皮裂开,形成了一根粗糙的手指,杵在我眉心处,异样的刺痛和冰凉!



        我思绪都开始变得迟钝了。



        这鬼,不是我妈……



        老秦头说过,徐家悔婚后,我还会有性命之忧!



        这,就是我的祸不单行?



        我是肯定会来解救我妈的,这就意味着我肯定遇到祸事,逃不掉!?



        老秦头为什么不明说啊!?



        意识在拼命挣扎,四肢虽然不能动,但嘴巴勉强能蠕动。



        我在咬舌!



        舌尖的至阳煞血,肯定还有些作用。



        我还贴身装着老秦头给的保命手段!



        可我得恢复行动力,才能拿出来手指或者绣花鞋!



        刺痛,从额头处开始扩大,像是皮被穿透,划开了一样。



        上下颚僵硬,我咬不破舌尖了……



        绝望的情绪逐渐蔓延。



        十年前,就是这样的绝望。



        失去阳气的冰冷,和身处于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地相差无几。



        视线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纸人,好似变成了舅舅那张冰冷的脸。



        地面开裂,出现了一股一股黑气!



        临死之前,眼前都开始产幻。



        以前我不知道那气息是什么,可我现在清楚,那是地气,是瘟癀。



        更加刺痛的感觉袭来,好像我额头的皮被生生剥开了!



        舅舅的脸,支离破碎。



        复而在我眼中的,还是那纸人。



        它距离我极近,巴掌大小的脸正在不停的放大!



        忽的,两股黑气交缠,猛地卷住了纸人!



        它疯狂的抽搐挣扎,似乎要拼命靠近我,将额头贴在我额头上!



        可巴掌宽的距离,对于它来说却是天堑一般的沟壑。



        它被黑气拉着,逐渐朝着地面贴去。



        地面,是一团巨大的黑影,好似我身下蔓延出去的影子。



        又像是这里本身没有光,一切都是阴暗的,黑气就来自于那团阴暗。



        几秒钟后,黑气彻底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本来齐人高的纸扎,竟成了巴掌大小一片,直挺挺的立在地上。



        纸皮的缩小,让其变得更有质感,表面略粗糙发黄,像是死人的皮肤。



        我一个激灵,忽地发现自己能动了。



        第一反应,是捂住额头!



        错愕了一瞬,额间光滑平整,并没有伤口。



        撑着站起身来,手脚的疲软,却让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我快速从贴身的衣兜里,摸出来了老秦头给的那根手指。



        这节骨眼上,把绣花鞋穿在脚上,明显不是个事儿。



        冰冰凉凉的手指,让我镇定了几分。



        纸人还是杵在那儿,没有丝毫的反应。



        先前的一幕在脑海中回放,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



        那黑气救了我?那不是地气瘟癀吗?



        老秦头说过,只有大三破日,地气才会携带甲子瘟癀,而大三破日,一甲子才有一次,怎么会那么巧合的出现?



        蹒跚往前,我弯腰将纸人捡了起来。



        僵硬中透着黏腻,好似这不是纸人,而是一块没有皮的死肉。



        感觉告诉我,那无皮鬼魂魄还在里头,只不过被完全封死在纸人中,无法出来了。



        我盯着这纸人,好半晌,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把它留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它盘踞在此处,我家这别墅就一直是凶宅。



        我爸妈的灵位放在这里供养,所有的香都被它吃了,轮不到我爸妈头上去。



        因此,我将纸人揣进衣兜里,又蹒跚走到灵堂前。



        双臂撑在桌面上,怔怔看着灵位,先前的问题又浮现上来。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那我爸妈,他们真死了吗?



        ……



        “你没死?”悦耳的女声,透着一股愕然和惊诧!



        我猛地回过头。



        先前那风衣长靴的女人,正站在铁门外。



        她没敢进入铁门内,仿佛天黑后,我家别墅就是禁地。



        精致好看的脸上,隐隐还有些震惊!



        我还没开口,女人娥眉微蹙,快速催道:“你赶紧出来!刚才阴气冲天,有人要来了!”



        这一次,我没有迟疑了,转身往外走去。



        脚步还是蹒跚的,我险些栽倒在杂草中。



        迈出铁门那一瞬,那女人搀住我手臂,扶着我,朝街口走去。



        我没有力气挣扎,只能任她施为。



        街口停了一辆白色的轿跑,我被推进副驾驶,她又上了驾驶座。



        轰鸣一声,强劲的推背感袭来,车窗外的一切在声浪炸响中,被黑色吞噬。



        我的意识逐渐沉重,黑色同样在吞噬我,眼皮终是闭合了。



        这一觉睡得浑浑噩噩。



        当我猛然惊醒过来时,依旧躺在副驾驶上。



        天窗是打开的,阳光格外刺目,秋蝉发出最后的嘶鸣,这条街丝毫不平静。



        额头阵阵熨烫,浑身充满了气劲,身体的反应告诉我,阳气已经完全恢复了。



        扭头看向旁侧,女人手肘撑在方向盘上,手指顶着下巴,腰身微微下塌,和臀腿勾勒了近乎完美的弧度。



        阳光映射下,她五官愈发精致,凤眸显得有古典女人气质,卷发红唇,又夹杂着一丝丝妩媚。



        此时,她正用那妩媚的眼神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坐起身,直接推开了副驾驶门。



        “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一点点冷漠,薄情,不负责任呢?”她幽幽地说道。



        我皱眉,停止了下车的动作。



        “你有什么目的,说吧。”



        女人没有撑着方向盘了,她舒展了一下双臂,风衣扣子是打开的,下边儿是薄薄的毛衣,遮不住姣好的身材。



        “你不是同样有目的么?譬如你的求知欲,以及想利用我去保护那个瘸子?”



        “再者说,姐姐救了你一条小命。”



        “你没有救我。”我皱眉回答。



        “不带你离开那条街,你能走掉吗?”



        “还有,你昏睡在我车上,能够醒来,是不是也算保住了小命?”女人眉头一挑,眼中好奇更浓郁。



        “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那么重的阴气,那只厉鬼被你惹得发狂了,竟然没有杀你?你是怎么让它放过你的?”



        我沉默了,半晌没有吭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